14 这饭真香

王小凡安静的将食盒放下,自然不会逼魉鬼吃,这没什么意义。

他知道,就算魉鬼吃了,厨艺也不会有任何提高,以后做饭还是会很难吃。

所以王小凡不仅仅是提着食盒进来,还拿着那些奇异的木锥。

里面大多数是他绘刻的,还有两根是苏桃桃绘刻的。

王小凡将木锥取出,递给了魉鬼。这是有必要的事情,他如今道行大损,无法去做很多事情,但魉鬼可以代替。

将这些木锥递给魉鬼,让他替自己去做那些事情,也是王小凡自定居洛城以来的习惯。

魉鬼恭敬的接过了这些木锥,很是小心,他知道这是什么,所以不敢有任何大意。

“尊上,还差七十五根。”魉鬼认真的数着,看起来有些奇怪。

以魉鬼的道行,看一眼木锥,自然便知道有多少个,但他还是像孩子一样挨个数着,是怕出错。

他不敢出错,这也不能出错。

“时间够用了。”

王小凡回应,他知道魉鬼也知道时间够用,只是魉鬼在紧张,他是在告诉魉鬼不用紧张。

魉鬼点了点头,一根根将刻好的木锥收起,只是收到某支时,他怔住了手。

这上面刻的什么鬼?

像是哈士奇?

“尊上?这……”魉鬼有些懵,不知该说些什么。

王小凡点了点头:“苏桃桃刻的。”

听到此言,知晓不是王小凡的手笔,魉鬼简直想骂人。

“那女人疯了?她知不知道她毁了这……”魉鬼止住了话,因为感觉握在手中的木锥有些奇异。

魉鬼自然知道这木锥的木头是何其的珍贵,整个浮生大陆也没有多少,毁了一根,便会少一根。

而如今,这木头不能毁,否则会有大麻烦。

只是握着手中的小木锥,魉鬼想到了什么,这是王小凡递给他的,尊上从来就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

不,自家尊上从来就不开玩笑。

魉鬼止住声音,连忙将自身的灵气注入这小小的木锥。

按理,只是轻轻一瞬,莫说着小小木锥,便是这房间,也应被他碾为粉尘,但此刻无论他注入多少灵气,也如同泥牛入海,消不起一丝涟漪。

“这……能用?”魉鬼睁大眼睛,感觉他又见鬼了。

“确实能用。”王小凡点了点头。

魉鬼沉默了会儿,依旧不信,他将王小凡所雕刻的二十三根木锥与苏桃桃所雕刻的两根并排摆着。

除了上面绘刻的图案,实质作用上竟无一点儿区别。

“角木蛟、尾火虎、心月狐、女土蝠、奎木狼……哈士奇……”魉鬼一个个的看着,看到苏桃桃雕刻的那个木锥上的图案,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但,他说不上哪里不对。

“鬼金羊、昂日鸡、室火猪、张月鹿……尊上,这是个啥?”魉鬼举着苏桃桃雕刻的另外一支木锥。

王小凡想了想,他记得:“那丫头说是小奶猫,她觉得挺可爱,便刻上了。”

魉鬼又沉默了会儿,感觉他的人生观受到了巨大挑战。

他两只手拿着两支木锥,左看右看,然后看着地上摆着一排的出自王小凡之手的木锥。

“这也行啊?”他有些懵。

王小凡没有回答,亦沉默着。

不久,魉鬼再度问向王小凡。

“尊上,这为什么行啊?”他难以理解。

王小凡还是没有回答,他也不知道。

魉鬼觉得见鬼了。

若是这样也行,那他回头找人这样雕刻,岂不是省下了大功夫?

旋即,魉鬼驱散了这个念头,因为不可能。

‘伏天’所用的压阵木芯,从来就不是看上面雕刻了些什么,而是看绘刻的人。

整个浮生大陆有资格雕刻这东西的人,两只手便数的过来。

王小凡可以,爱雕星宿。

东土的那位仙君白帝可以,擅刻百兵。

西域的佛祖也可以,能绘男色。

还有南岭的那位妖主……

此外,便是连他都不行,换上天门四将中的那位首将,比他甚至强上一个境界的魑魔来,也不行。

所以魉鬼所震惊的,并非木锥上的图案,只是想不通为何苏桃桃可以,她怎么没把这木头雕废?

竟真的雕活了?

诧异恍惚之间,魉鬼看着这些排的很整齐的木锥,觉得有些懵。

下意识的,他拿起旁边的食盒,顺嘴吃了起来。

“我擦,这饭真香。”

魉鬼突然觉得,或许那个阴阳合欢体的丫头有点意思,至少他现在不敢随便捏死她了。

不然莫说王小凡,便是东土与西域那两位知道了,也得想折过来捏死他。

真是……又见鬼了。

……

……

时间又过三日,平淡如常。

三日间,苏桃桃也足以将室内收拾的井井有条,很干净。

看来无论是清扫还是厨艺,她远远强过魉鬼。

闲来无事,苏桃桃自然也是帮助王小凡刻着木头小锥,能够做些活计,偿还日常开销,让她也安心不少,只是少女不知,她手中雕刻的究竟是为何物。

不同于王小凡的认真,苏桃桃雕刻的也很好,但她的心情从来就不全在木雕上,经常会去照料妹妹,抽空做些家务,木雕之时,甚至偶尔还会开开电视看会儿。

“你在绘刻的是‘天道命木’。”

王小凡不禁提醒,感觉胸口气血有些淤塞。

苏桃桃微怔,听到王小凡的话停了下来:“什么是天……天什么木?”

她没听太清楚,便是听清,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只是见着王小凡罕有的郁闷神色,她不禁有些羞愧。难不成她这些天雕刻的木锥没卖出去,让这木头赔了钱?

“恩、恩公……”她突然有些慌:“这东西不会比红衫木还贵吧?”

“该、该不会比紫衫木还贵吧?”

她说的是市面上常见的高档家具用的木材,大抵这么一块,抵得上好几天的饭钱了,这么算来,她也有些心疼。

王小凡怔了怔,敛去了古怪的面色,觉得他刚才的郁闷有些蠢。

“是比红衫木贵些,但没紫衫木贵。”他想了想说。

“你绘刻的也很好,没赔钱。”

听到王小凡的话,苏桃桃再度放心,轻笑了起来。

她就说嘛,她萝卜刻的那么好看,刻木头又怎么会赔钱。

绘刻着手中的木锥,苏桃桃继续时不时看上一眼电视。

“咦?恩公你看,电视上那个老爷爷破辟谷境界,度天劫时不知被谁偷袭了,被雷劈的好惨。”苏桃桃有些心疼的看着,替电视上那位老者不值。

“真不知是谁,这么损德,对这种年纪的老爷爷下手。”

王小凡顺势,看向电视,上面正在继续着三日前的新闻。

救护车上,一名老者正从洛城医院转移至临安,那里有专治天劫的道医,只是贵很多。

担架上的老者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很是令人心酸。

“哪、哪个天杀的,我、我傲天老祖与你没完……没完……”老者哭着,被霹的外焦里嫩,浑身缠着绷带。

王小凡沉默了会儿,对着电视拱手,心中暗叹。

“道友见谅。”

这次是他算错了,本以为那老者修玄门正宗,体质不应如此遵弱,但没想到比他料想的还要弱些,竟是连他本身的雷劫都抗不住。

但此事,他终有因果,不好抽身。

于是心有愧疚,同时思衬,改日遣魉鬼去看看这位‘傲天老祖’,偿他何种造化才好。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