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 一支山茶花

夜幕间,锦瑟山脉里,清风拂过,对于凡人来说都颇为暖和,但穿着颇为厚实的鹅黄衣裙的玉茗,却稍有些冷。

但总比之前好了许多。

她恍惚的接过苏蓁蓁递来的七心雪莲,心中刹那翻涌起无数情绪,最终却流露成淡淡的暖意。

玉茗有些感动。

不仅是对方将七心雪莲让给了她,更是因为一种前所未有的情绪。

就像是很孤独的海妖,在黯淡的海底茫无目的的游荡了许多年,终于碰到了一只同类。

即便没有太多言语,即便不需要太多交流,只需要远远的看见对方一眼,便会觉得无比感动。

心中流露着莫名的暖意,玉茗也稍稍低着头,掩饰着眼眸间微微湿润的颜色。

“可你是个好人,也并非寒冥鬼体。”

玉茗听得出来,曾经被当成寒冥鬼体,那么这位小苏姑娘,自然便不是真的寒冥鬼体。

虽然这并不影响她的感动心情,也有些庆幸。

这么心地善良的姑娘,总不至于真的经历与自己一般的残酷命运。

“其实也没什么差别。”苏蓁蓁笑了笑,轻轻挽着玉茗的手臂。

药命儿在一旁也舒了口气,总算没出什么问题。

不知为何,气氛突然便活络了开,便是一旁的玉山也从未见过妹妹如此健谈的模样,有些开心。

于是他悄悄远离,寻了块山岩坐着歇息,没有去打扰那些少女们聊些私房话。

他也有些感动。

自家妹妹这是……第一次有了朋友?

夜幕又深,天气却越来越暖,不知为何这锦瑟山脉便是深秋,也有着别处夏夜的温度,让人心怡。

玉茗没有朋友,今夜像是要将曾经没人倾听过的话说完,眉眼间很是开心。

苏蓁蓁朋友很少,也喜欢听人说话,今夜便静静聊着,笑容也渐渐绽放。

药命儿朋友不多,在一旁静静听着,偶尔不禁会想起,为何情况会变成这样?但也挺好的,她也轻松了许多。

“还有呀,我家嫂子可温柔了,以后有机会也让你们认识。”

少女间的话题,总是漫无边际,不知何时,玉茗竟是开始邀请两名少女来家中做客,像是遗忘了对方仙家的身份。

事实上,她少时本就极少出门,虽有这些常识,但心中却并不畏惧修者,处之倒也泰然。

苏蓁蓁与药命儿没有拒绝,连连点头。

她们也从玉茗的言语中,感受到了那份家庭的温馨与喜悦,不自觉的打趣她的哥哥玉山,真是好福气。

竟是娶了那么温婉贤淑的女子,而今又要快做父亲。

生于这种温馨的凡尘人家,有时未必便真的比修者差,终究不过一生岁月,长些短些,总不等于好些坏些。

闲聊间,夜色又迟。

药命儿算了算时候,她的母亲也应该与苏桃桃絮完了话,此时若不回去,恐怕又会有人来寻。

于是药命儿多嘱咐了玉茗几句,是关于七心雪莲的用法,便准备告辞。

临别之际,玉山坚持将那一包袱的金银灵宝送给了药命儿。

“也许命儿姑娘看不上这些凡俗之物,但终究是我兄妹的一点儿心意。”

显然,便是求药,玉山也不愿意白取,总是不好落了礼数。

包袱里的钱财不多,对于作为仙家的药命儿而言,恐怕更是微乎其微,但这已经是玉家近乎七成的财富,是玉山能够给予的极限。

见到此般坚持,药命儿也不再推辞,认真的接过了这个包袱,即便这对于她而言,真的不值钱。

玉茗亦是抱着那只玉匣,知晓内里七心雪莲的价值,恐怕远非这些财物能比。

好不容易结识的朋友,她自然也不愿被看轻,即便或许药命儿与苏蓁蓁并不会有这种想法,但她却会认真对待。

沉思片刻,玉茗取下了戴着的一只玉簪,簪体为碧翠暖玉,簪头雕纹着山茶花,小巧又好看。

这支玉簪并非仙灵神宝,也并非多么值钱的古董,只是玉茗儿时,母亲亲手为她打磨的一支玉簪。

母亲已经过世很多年,这支玉簪承载了她许多思念与情感,玉茗向来珍惜。

默叹片刻,玉茗亦是将这支玉簪认真的递给了药命儿。

药命儿有些犹豫,没有收下,她看得出,这支玉簪对于玉茗而言,或许不同于寻常财物,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

“命儿姑娘便收下吧,这支玉簪只是暂放在你这里,等我凑齐这株七心雪莲的钱,再换回来。”玉茗犹豫片刻,继续说道。

“也有可能我这辈子也未必能够凑齐这笔钱,你也可以在我死之前,拿这支玉簪,让我做一件事情。”

只要我能够做到,哪怕是去死也好。

这些话玉茗没有说出来,但眼眸中却有着决然的意志。她很清楚,对于仙家而言,她的性命没有多大价值,甚至远不如一株七心雪莲。

但对方持善意以待,她自然便会以最诚恳的态度回应。

药命儿怔了怔,认真的用双手接下了这支玉簪,表达了最大的尊重。

……

……

夜风微瑟,药命儿与苏蓁蓁目送玉家兄妹下山,便也返回了药心谷。

一路之上,两人有些沉默,心绪难言。

最终还是背着包袱的药命儿打趣,想要将包袱的金银分给苏蓁蓁一份儿。

苏蓁蓁笑着摇头,自然不会接受。

“那株七心雪莲本来就是命儿姑娘的,我借花献佛就罢了,若是连玉家兄妹的见礼也拿了,未免太厚脸皮了些。”

药命儿倒是不在意这种事情,也不再提,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倒是颇为开心。

苏蓁蓁暂时无恙,那位玉茗姑娘也算是无事,药命儿作为医者,至少此时不算为难。

只是返程的路上,临回那道偏门之前,两名少女却愣住了。

偏门外站着两人,并非是来寻她们的侍从,也并非是苏桃桃与那位谷主夫人,而是更要命的两个人。

王小凡与药心谷老祖。

借着莹莹月光,药命儿便知大事不好,便是在如何侥幸,她也绝对不会认为她与苏蓁蓁能够瞒过这两个人。

天底下能够同时瞒过他们的人,恐怕屈指可数,这些人里,也绝对不包括她与苏蓁蓁。

没有任何犹豫,药命儿跪倒在地,轻伏在那位药心谷老祖身前。

“祖父,命儿知错了。”药命儿的声音有些委屈,就像是被雨水浇灌的小猫,颤颤的有些可怜。

“命儿拿自己的药送给外人,简直十恶不赦,丧心病狂,连凡人都救,简直是邪修都羞耻与命儿为伍,您打死我吧。”

听到药命儿的话,药心谷老祖还未发作,便觉得胸口有些郁闷,花白眉毛也不禁扬起,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苏蓁蓁犹豫片刻,也跪了下来,小心翼翼的看着王小凡。

“姐夫,也有我的错,要不……您也打死我?”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卷三 犹似当年醉里声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202 一支山茶花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