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贺礼来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在替苏蓁蓁渡过寒体锁魂的第一劫后,虽会面临更大的麻烦,但至少此刻,能够稍事安宁。

窗外的斜阳泛着悠悠暖意,苏蓁蓁正坐在沙发上调养,饮着甜甜的绿茶,感觉身体罕有的轻松。

此时的她,即便没有修炼,竟也能够感受到周天之间隐隐的灵力,体悟到那种从凡人踏向修者的奇妙感悟。

“姐夫,我也算是修者了吗?”

苏蓁蓁好奇的问着一旁的王小凡,王小凡依旧在思索着之后应该如何替苏蓁蓁渡过那些很麻烦的劫难。

“你现在的境界比桃桃还要强一些。”王小凡平静回应。

对此变化,莫说是他,即便是对仙韵道体知之甚少的魉鬼,也都没觉得奇怪。

仙韵道体是浮生大陆最为特异的体质,既然仅仅渡过了第一重劫难,境界超过道修二阶炼体境的苏桃桃,也不是什么怪事儿。

或者说,若是不如苏桃桃,才会让人有些奇怪。

事实上,除却南岭的妖修,无论是魔修、道修、亦或者佛修,在第一阶的筑基期,都几乎与凡人无异,唯有修炼到了第二阶的炼体期,才会获得超越凡人武者的体能与力量。

只有修者步入第三阶辟谷境界,才算是真正踏上修路,成为凡人眼中的‘仙人’,罕有凡人武力可敌。

每一个境界之间的差距无比巨大,修行越到深处,便越是如此。

真若修行到那般移山填海的境界,恐怕同一个境界之间的修者大能,也会有着云泥之别,往往战斗或许只需一瞬,便分生死。

而以苏蓁蓁这般年龄,步入二阶炼体修为,莫说是对于那些修路上的罕见特异体质,便是比之寻常宗门的贵子,恐怕都要晚些。

那些寻常宗门的贵子,自出生起,便能够得到很好的培养,天材地宝数之不尽,只要天赋不太差,便是修炼到三阶辟谷境界,也不过需要十数年华,恰如苏蓁蓁一般年岁。

“不过比之同龄人,只能算作中下。”王小凡静静的说道,以过往的经验做着评判。

他自然没有将苏蓁蓁与那些凡人少年做对比,甚至忽略了如同洛城万药、长水剑宗这种颇为偏小的宗门。

既然是仙韵道体,便是最初的比较,也应该与那些天下间的巨擘宗门贵子作比,相互评教。

“莫说是南大仙子那位昊天剑体的弟子,便是魅妖儿那小丫头,在你这般年岁的时候,听说也已经步入了三阶辟谷境界。”

王小凡回忆着当年,虽然那时的他早已不在北疆,无缘得见那位稍稍长大的故人遗女一面,但也多少听闻过一些消息。

听到王小凡这些话,才刚刚有些欣然的苏蓁蓁,却又感觉心绪难言。

修炼路上,从来不乏天才,这话果然没错。

忽然,苏蓁蓁有些好奇,眼眸间泛着些趣意。

“姐夫,那您十几岁时,修炼的境界几何,又能够排入前几?”

听到这般提问,王小凡怔了怔,却又笑了笑。

曾几何时,他与无名、白帝小聚,青梅煮酒,倒也坐而论过天下英雄,那时确实有些意思。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王小凡悠悠看向窗外阳光,惬意的扬起嘴角。

“所以您记不清了?”

苏蓁蓁有些遗憾的偏着头,眼眸间有些可惜。

“其实这件事情我记得,还没忘。”王小凡回应,觉得更加有趣。

“只是我不方便与你们说,会打击到你们修炼的心境。”

听到此言,苏蓁蓁才沉默了会儿,顿时觉得与这位姐夫聊天,其实蛮伤人的,怪不得那时花小公子每每与王小凡聊天后,便没什么好脸色。

“不过我却也不是进境最快的。”

正在苏蓁蓁无奈之时,王小凡继续言之,声音中亦有些羡慕。

这天下间,有资格让他羡慕的人极少,即便是那位剑道天赋万古难寻仙君白帝,也不会让他太过羡慕。

“还有人比您的修炼天赋更高?”

“是南家二仙子,她的性子有些怪,但很了不起。”

听到此言,苏蓁蓁沉默了会儿。

她对于那位传说中的南二仙子没什么了解,唯二的两次认知,也不过是从那个有些奇怪的传说里,还有那次杜族大殿内,柳十三与小铃铛的两句言语。

那位南二仙子原是仙君白帝的妻妹,在白帝与南大仙子和离后,变成了那人的新妻。

她修炼的亦是无情剑,小铃铛的无情剑,便是那位南二仙子教的。

苏蓁蓁轻轻叹了口气,没有对这段不甚了解的故事做以评价。虽然心中更倾向于小铃铛的那位师尊,但却也不好贬低南二仙子。

因为她看得出,无论是王小凡还是小铃铛,对于那位南二仙子并无厌意,皆是有些赞许。

至于那位南大仙子的态度,似乎更有些奇怪。

……

……

恰在此时,有敲门声来。

客厅中正在聊天的苏蓁蓁看了过去,准备起身开门。王小凡若有所思,倒是觉得稀奇。

厨房中的苏桃桃在煮饭,今日做了六道可口的餐菜,正在做最后的摆盘与调味,她也准备去开门。

魉鬼比她们都要快些,罕见的去开门迎客。

平日里,这间屋子罕会有人来访,但若是真的有人来访,自然得去开门迎客,而那种层次的客人,由作为天门四将的他去迎接,倒也理所应当。

魉鬼开了门,认真行礼问候。

“秋诗道友。”

门外是一名温婉可人的少女,穿着琉璃色的裙摆,一身广纱透着娇俏可爱。单看外貌,她比苏蓁蓁大些,但若论实际年龄,恐怕也仅比魉鬼小百十来岁,算是魉鬼的同辈。

“魉鬼道友。”

这名唤作秋诗的少女认真回礼,即便她手中捧着一个很碍事的玉匣,礼数依旧完备,挑不出一点儿错误。

在未被邀请进门前,秋诗继续说清了来意,声音温婉,不慢不急,满是秀雅之感。

“敢问鸿羲前辈可在?”她恭敬的低着头,看着手中捧着的玉匣子。

“我家大姑爷……不对,现在应该叫二姑爷了……”她的笑容透着温婉,却有着一种让魉鬼说不出来的怯意。

这位被赋予‘秋’姓的太白侍女,在太白宗的地位从来便不低,比之北疆天门中天门四将的威信,也不遑多让。

她是侍女,侍奉的却从来就不是人,而是剑。

那把太白宗的镇教神剑,无双。

“他说鸿羲前辈不久前,向他老人家讨了新婚贺礼,便遣我送了过来,还说让鸿羲前辈别嫌烫手。”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72 贺礼来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