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玉家兄妹

不多时,借着夜色,两名少女从药心谷偏门而出,又临至了无人小路。

显然药命儿知晓那位姑娘体质特殊,也特意嘱咐过,若是对方再来求药,便走这条罕有人烟的小道。

“我小时候经常溜出来玩,这里本没有路,后来我走的多了,自然也就有了路。”

药命儿轻轻笑了笑,颇有些感慨道。

锦瑟山脉绵延千里,便是药心谷的各条大路皆是繁华,但难免也有偏僻无人的山野。

这处偏门方向本就罕有人烟,何况是更偏处的一道山野,若非是药命儿儿时顽皮,走出来了一条路,恐怕很多年也不会有人踏足。

苏蓁蓁点了点头,看向周围也颇为了然。

这里相较之他处,尽是山岩,连药材都没有多少,便是采药人也不会来,何况那些求药人。

相较之锦瑟山脉,这条小路两旁的野生药材未免太过寒酸,除却一些怯风寒的凡尘草药,便都是些红枫灌木。

“也挺好的。”

苏蓁蓁有些羡慕,她曾经没有玩伴,便也没有偷溜着去玩的意义,当然或许更是没有那种心情。

此时,苏蓁蓁觉得与药命儿这般,偷溜着下山的情况,倒是让人心情颇为放松。

大抵就像是与小铃铛聊天,算是除了与姐姐相伴的时光外,难得的开心事情。

唯一让她压抑的是,那位寒冥鬼体的姑娘,让人不由得心疼,心绪又不由得低落。

因为有过同样的经历,自然便能够理解对方的心情,所以难过,亦是感同身受。

……

……

又走了些许时间,两名少女也终于来到了半山腰的某处岩台之上。

这里是一处天然的岩台,是锦瑟山脉中多年的雨流汇聚,所冲平的一块山岩,药命儿曾经偷偷溜出来,很多次都会在此处歇息。

岩台之上,也早已经等候着两人,那一男一女看样子不像是修行者,只是颇为富裕的凡尘人家。

男子背着个包袱,看起来不算轻。他的身旁歇息着一名鹅黄衣裙的少女,正坐在裹布上歇息。

那名鹅黄衣裙的少女眉目如画,看起来很是清秀,莫说是于凡人,恐怕便是与修界炼过骨体的女子比较,也不会逊色。

她安静的坐在那里,很是端庄秀气,同时乖巧的将竹筒取出,给那男子递去饮水。

远远望去,苏蓁蓁怔了怔,因为这两人不久前她恰好见过。

“他们是兄妹,哥哥叫玉山,妹妹叫玉茗,好像是凡尘的官宦人家,那位玉山小哥,听说现在在锦瑟山脉三百里外的桐城做县令,是个好人。”

显然,药命儿在对方上次前来求药时,已经认识对方,私下也做了些调查,所以心中不忍,想要帮上一次。

临进岩台的路上,药命儿小声告诉苏蓁蓁。

当两人踏入岩台,玉山兄妹也见到药命儿两人,不由得连忙打招呼,少女玉茗也恭敬起身行礼。

对于凡人而言,便是药命儿两人样貌稚嫩,较之她还要小些,但总是仙家,不能以凡尘道理而论。

“等了许久了吧,不用这么拘谨。”药命儿笑了笑,同时介绍着身旁的苏蓁蓁。

众人寒暄几句,又是沉默。

终究是没有太多话题。

玉山想了想,便将身后的包袱取了下来,准备递给药命儿。

即便是求药,也总不能白求。

虽然他心中清楚,恐怕药命儿看不上这些钱财,甚至这些钱财远不如一株七心雪莲的价值,但这包袱里的金银灵物,却近乎让他散尽家财。

玉家近乎七成的财产,都被他置换成了这一小包袱的回礼。

见到玉山颇有些急切的模样,药命儿的神色也有些尴尬。并非是嫌弃礼太少,只是这次的事情变的麻烦起来。

事实上,她想要救这两人,所以才问父亲买下了那株尚未成熟的七心雪莲,栽种下来,等候成熟赠予。

谁能想到,如今王小凡也要为苏蓁蓁讨那株药,这便不好轻易给这两名凡人。

见到药命儿面有难色,玉山的神情也是一黯,不禁有些颓然,反倒是一旁的那名鹅黄衣裙少女看得开,笑容依旧。

“七心雪莲种植不易,想来命儿姑娘也有难处,能够帮衬至此,我兄妹已经很感激了,也不妄奢求更多。”玉茗认真的对药命儿行了万福礼,感谢道。

她也清楚,药命儿为此忙了许多,也许最后结果不尽人意,但却是一份很让人感动的心意。

玉山亦是颓然的叹了口气,笑容有些苦涩。

“这些时日劳烦命儿姑娘了。”

有些事情自然不好强求,帮是情分,不帮亦是本分。

何况对方作为仙家,依旧能够按时赴约,告知自己兄妹此事,已经是极大的尊重。

药命儿抱着那只玉匣,沉默不语,心情很是复杂。

一旁的苏蓁蓁想了想,认真的看着玉茗,这才隐约感觉到,对方体表泛着幽幽的寒意。

与她曾经周身的寒意不同,不那么霸道,但却更为冷冽,像是要将玉茗的血液冻结。

若非玉茗右手腕所戴着的那只蓝玉镯子,能够遮掩并抑制绝大多数寒气,恐怕玉茗早已经被活生生冻死。

即便此段山路,对凡人都算暖和,玉茗的身子还是有些微颤,难以受冷。

“寒冥鬼体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解决吗?”

苏蓁蓁问向药命儿,提出了一些王小凡曾经给她抑制寒毒的法子,若是凤燎香与暖玉石佩有效,或许玉茗并不一定需要七心雪莲。

她此刻寄希望于之前所想,希望王小凡的那些法子会有奇效,毕竟药命儿年纪还小,医术难免受限于眼界。

听到这些方法,药命儿无奈的摇了摇头。

她自然明白苏蓁蓁的意思,但却明白这没有意义。

“我曾经问过祖父,就连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除了七心雪莲,即便是凤燎香与暖玉石佩也收效甚微,何况后者太贵。”

苏蓁蓁能够想到医者受限于眼界的问题,药命儿曾经倒也想到过,于是去问过药心谷老祖。

想来单论医道,整个天下也没有谁能够超过那位药心谷老祖。

至于那些只有一方域主方才知晓,能够以巨大代价逆天改命的手段,早已脱离了医道的范畴。

那些法子也许能够救得了寒冥鬼体,但无一不是逆天之法,对那些一方域主而言,不值得为玉茗使用,代价太大。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200 玉家兄妹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