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开始,便已经结束

清风拂过天台,卷起秋季特有的萧瑟味道。

王小凡在安慰苏桃桃之后,便来到了天台之上,不仅仅是为了思索一些事情,也是因为想问魉鬼一些情况。

魉鬼原来逃到了这里吃那些银杏核桃酥,只是看数量,他连一块都还没有吃完。

“那年,究竟是……”

王小凡斟酌着,罕见的有些紧张。

魉鬼恭敬的起身,但却没有丝毫回应的打算。

“红尘大人说过,不能说。”魉鬼的神情亦是无奈,看起来有些欠打。

“若您真想知道,去见见她不就什么都清楚了。”

魉鬼这话便有些无赖,事实上,他也清楚,既然王小凡能够问出这个问题,那么便多半已经猜到了答案。

他并非是真的想要从自己这里确定那个答案,只是需要一个接受并且思考如何处理的过程。

太阳底下,从来就没有什么新鲜故事,便是很多传奇,也不会太过复杂。

听到魉鬼的回应,王小凡倒并未动怒,也不准备逼问些什么。一切正如刚才与苏桃桃所言那般便好。

时隔二百三十一年,王小凡终于想再回北疆看看。

想起那片山水风光,想起那覆舟殿外的云海,王小凡的目光也有些意动。

他曾经在那里生活了很多年。

“有什么能说的吗?”

王小凡静静的站着,迎着晨曦与秋风,看向北边。

魉鬼也将那些银杏核桃酥收好,准备与王小凡禀告不久前的行程。

那亦是个没什么意外的故事,就像是历史重复过很多次的闹剧,唯一有些不同的是,这次降临到了他们的身上。

“红尘大人自然赢了,魔泉宗主……败了。”言语间,便是魉鬼也有些惋惜,有些遗憾。

那位天煞魔宗的宗主魔泉,曾经亦是他的战友。即便不如天门众将亲近,但当年的他们,都曾追随王小凡,征战过那段岁月。

王小凡沉默着,没有看向远方的天空,秋风将他的衣裳吹动,透着一份萧瑟的响蕴。

败了,便是死了。

……

……

这是不久前的故事。

比魉鬼返回洛城要早些,比魔幽临至洛城要早些,是一切的开端。

故事开始的时候,便已经结束,注定了结局。

但很多人都知道,或许这个故事,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结束,早在那名小晴姑娘死在龙城的时候。

……

……

北疆 天门 覆舟殿

随着秋意微凉,覆舟殿外的云海也薄了些,但依旧让人看不清边际,浩瀚如烟。

只是今日,有些安静。

整个天门随着那三人的到来,都有些安静。

古色生香,嵌着许多明珠的殿内,不同于平日的威严与恢弘,反倒透着一股肃杀的意味。

殿外的守卫们没得吩咐,无人敢动。便是红裙女子随侍在侧的侍女画秋,都戚戚然的研着墨,暗替她着急。

大殿内,暗落下风的魑魔与魍怪也警惕在两侧,像是在戒备三宗宗主出手。

以魔泉为首的三人,已然将话挑明,依旧在等花不语的回复。

他揉了揉便便大腹,感觉身上的金钱衫又短了些。或许也是他又吃的肥了些,长的胖了些。

“您要借的那柄剑,恐怕短时间内等不来了。”魔泉恭敬的提醒道,催促着花不语尽快做出决定。

“万里江山虽好,总不是您今日能画完的。”

他知道,花不语如今唯一破局的可能,便在那位南大仙子身上,可惜她结义的那位姐妹如今不在北疆,至少暂时无法为她助力。

听到此言,魑魔与魍怪的眼瞳微闪,也明白远水救不了近火。

便是南大仙子与花不语关系再好,人不在,终究不可能出手护住她。

那座最高的书案前,花不语依旧执笔,将图卷上的松墨挥匀,像是绘出了朝阳前的云海,像是勾勒出整个天下。

万里江山图,本就如此。

“我确实是在拖延时间。”花不语终于停笔,然后开口。

殿内无声,所有人都在等着她的决断,想知道她准备如何。

“但不是为了等南姐姐来帮我。”

花不语看着画好的万里江山图,隐约觉得有些可惜,她擅长簪花小楷,若是以此提字,未免不够大气。

魔泉站在殿内,眉头微挑,有些不解。

“那您在等什么?”

花不语暂时放弃了为那副画提字的打算,准备稍等墨干,便让画秋卷起来,等以后再说。

她看了一眼魔泉,没有回答。

“若你肯就此退下,今日之事既往不咎,我不会责你分毫,亦不会动天煞魔宗。”

听到花不语此言,那名大腹便便的魔泉宗主才敛去笑容,自然不是轻蔑与讥哨,而是认真的感谢。

他知道,既然花不语这般说,便会这般做。

他若肯此刻离开,重整天煞魔宗,肃清那些污秽,他依旧是这片大地之上,尊崇无比的魔宗宗主。

魔泉轻轻弯腰施礼,但却没有退意。

“若我肯退去,今日便不会来。”魔泉的声音透着坚决,却总有一种莫名的疲倦。

花不语微微闭目,有些可惜。

确实如此,若魔泉肯放下,他今日便不会来。而他不肯放手,便是再给多少次机会,也是无用。

“那就出手吧。”

花不语的声音很静,在安静的殿内,更是透着一抹怅然的意味。

但谁也知道,这便是她的决断。

她的意志,便是魔尊的意志,是整个天门,乃至北疆的意志。

魔泉没有后退,拉开了架势,顷刻灵力鼓动衣衫,将那袭金钱衣鼓吹的瑟瑟作响,透着些超然的灵动。

“那我们就得罪了。”

魔泉唤着身旁两人,注意力愈加集中,显然准备与花不语开战。

既然自己的条件对方不肯接受,对方的劝诫自己亦不会听,最终还是会走上那条老路。

只有活下来的人才有能力,也有资格决定之后的事情。

魔泉紧盯着花不语,将周身的灵力与境界提升到了极致。即便己方三人境界与实力略胜于花不语三人,但他依旧不敢大意。

即便是此时,魔泉也不曾知晓,花不语究竟还有什么底牌?

“那我们也得罪了。”

开口的是魔泉左侧身后的炼无极,与声音一同袭来的,还有他那焚天功法中最为霸道的一记焰阳指。

魔泉下意识反身,以掌力接住了老友这一击,但却又不可置信的看向了右侧。

那位可心阁主也动手了,将黑曜短剑刺入他的腰腹,这次他再也防备不过来。

“你们两个?”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59 开始,便已经结束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