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他教过个小姑娘

六月的天气总是比五月热些,洛城的周遭水域不多,主有一道淮水,却也不算少。

恰好会有梅雨,只是今年比别处晚些。

清晨的风夹杂着些杨柳的味道,让人有些难以安眠。

王小凡夜里睡的时间并不多,多半是在看着那片星空,极少好眠,自然醒的更早。

“小凡先生,您醒啦。”苏桃桃的声音很清,泛着甜甜的笑意。

她已将早餐做好,正在给桌上排好的三只碗添粥,大概等他去洗漱完毕,粥也恰好温到能入口。

不知为何,这些事儿在她手中,竟是与那些天道大衍的神算一般,永远恰到好处。

王小凡点了点头,这是他的回应。

自然不是轻视,只是他性格向来如此,能少说的话,便不去说了。

苏桃桃曾经说过,他若是每逢她做些事情,便要感谢,那她与妹妹借宿王小凡家中,一天到晚也只剩感谢了。

相互感谢来感谢去,也便没有时间做别的了。

王小凡觉得这很有道理,就像是很多年前,他与白帝、无名两人做事,从来就只有交待,这已足够。

虽然让他养成不爱说话的习惯的,是另一个人,与那二人无关。

至于苏桃桃对他的新称呼,半月有余,王小凡自然已经适应。

那时,他说‘恩公’有些不适,总提在口中,让他有些古怪。

于是苏桃桃姐妹便对他换了称呼。

起先,苏桃桃叫他‘公子’,但也只叫了一声。

王小凡止住了她,这个称呼比起‘恩公’,更让他难以适应,会让他想起一个人。

还是让他养成闭口禅习惯的那人。

她曾经唤了自己近百年的‘公子’,直到两百三十一年前,自己不让她唤了。

“小凡哥哥,早。”

微衬时,洗漱后的苏蓁蓁也走了出来,她恭敬的行着半师礼,很认真。

王小凡亦是没有在意苏蓁蓁的称呼,起先她与苏桃桃改的一样,不知为何,后来又改叫了一次。

他没去想,也没在意。

只要不叫恩公就好。

公子,自然也不行。

……

……

用餐时,苏桃桃诉说着家长里短,还谈了几句隔街的菜价哪家会便宜些。

王小凡不知这有什么意义,他记得他给了不少钱,便是菜价翻倍,也能吃起。

事实上,他本可以给更多钱,让苏桃桃将整条街买下来,但那样依旧没什么意义。

苏桃桃谈话时,苏蓁蓁认真的应着,很开心。

王小凡不太理解,他教了苏蓁蓁近月的书,知晓这个看起来病弱的小丫头才学不低,较之大族才女也未必不如,很是聪慧。

但她却对那些特价菜,那些家常琐事感兴趣。

思衬片刻,王小凡想了起来,或许是因为这是苏桃桃说的。

饭桌上,他依旧没有多话,只是待苏桃桃询问饭菜是否可口时,他回应了一句。

“挺好的。”他说,因为苏桃桃的手艺真的很好。

家务也好,餐食也好,她似乎从来就不会出一点错误。

唯一一个不算问题的问题是——

“少放些糖。”

不多时,餐食用毕,各人便各自忙些事情。

苏桃桃继续着厨房的活计,乐此不疲。王小凡也不好让她这时候去绘木锥,便去沐手,静心,自己来。

苏蓁蓁则在背书,温习昨日王小凡新教她的一些散书。

王小凡没有告诉她这些书叫什么名字,但她知道这些书一定很了不起,因为她听了一遍,都险些没有记住,那么这些书就一定很了不起。

王小凡后来又重新给她背了一遍,她才记住,她问王小凡,为何其他书都只背一次,这些书要背两次?

为何她没说,小凡哥哥便知道她一遍没记住?

“因为我学的时候,听了三次。”王小凡昨天如此回应。

连他都要听上三次才能记住,苏蓁蓁在如何天赋,总得听上两遍。

那些书,真的很难背,更难懂。

客厅里,继续着一月以来的常态。

除了苏桃桃在风风火火的打扫,将家里安排的明白白,王小凡则是很安静的绘刻木雕,时而想着些什么。

苏蓁蓁在背书,有些不明白的地方,也没有问。

因为王小凡说,这些书不太一样,他也不完全明白,先记下来便好,等自己以后明白。

书读百遍其义自见,苏蓁蓁知道这个道理,自然会先安静的背书。

只是背书间,这名豆蔻年华的少女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一个不知算不算得上严肃的问题。

“小凡哥哥很会教人背书。”她突然觉得,这就像是他以前做过很多遍的事情。

这是好事儿,教书本就是一件好事儿。

可问题是,他似乎很会教小姑娘背书。

苏蓁蓁自然也是小姑娘,所以她这样想,也觉得没错。

背书间,苏蓁蓁睁开眼,悠悠的看了王小凡一样,他依旧在安静的绘刻这木雕,很专注,透着几分儒气。

苏蓁蓁又看了一眼正在厨房忙碌的姐姐。

她突然替姐姐有些担忧。

……

……

一日又是无事,在苏桃桃的帮助下,王小凡绘刻木锥,竟是比往常的年份还要快了些。

快些,自然是好的。

这样能够为他省出更多的时间,让他得以利用。

虽然王小凡自知他自己的时间,不像是东土那位金银宗宗主一样能换元宝,也不像万阵阁那位老人,能够教育出了不起的武将,但他的时间,更加值钱。

因为能够绘刻更多的木锥,看更广阔的星空。

“那边如何?”

王小凡将这月来绘刻的木锥拿到内室,他知道,魉鬼刚刚回来了。

正像他告假时说的那样,一个月就是一个月。

几号离开的,便会几号回来。哪个时辰走的,便是哪个时辰回来,向来很准时。

魉鬼在内室静静的待着,直到王小凡进来询问,他才开口。

只是这次他没有半跪,没有心虚。

“无事。”

无事可以说无事发生,也可以说已然无事。

两种是截然相反的意思,但最终的结果都是好的,总归是安然无事。

“真的无事?”

不知为何,王小凡多问了一句,有些奇怪。

魉鬼自然知道奇怪,自家尊上从来不说废话,知道结果,更不会多问。

既然他多问了一句,自然是想知道比‘无事’更多的事儿。

魉鬼舒展眉,不知为何舒了口气,显得安心了许多。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卷三 犹似当年醉里声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7 他教过个小姑娘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