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恨天黑太慢

苏桃桃的私人物件并不算多,只是一趟,便足以从她与妹妹的房间全部搬到王小凡所居住的主卧。

苏蓁蓁也有帮忙打扫,在稍微替姐姐整理后,便乖巧的离开了主卧,还为屋内的二人带上了门。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那清脆的关门声应入苏桃桃耳中,就像是在提醒她,房间内只剩下她与王小凡了。

下意识的,苏桃桃的呼吸有些急促,稍稍抬头看向王小凡,眼眸间有些醉意。她的心跳的很快,脸颊绯红。

为了不让王小凡察觉到她的窘态,她扭捏着衣角,将视线转移,看看房间分散心情。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见到王小凡所居住的房间,但这次进来,心情却与以往全然不同,这里以后也会是她生活的房间。

是她与王小凡共同生活的房间。

房间内的床很大,并非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双人床,只是因为颇为奢华的造价,所以宽阔的足以睡下两人。

苏桃桃的被褥也摆在了上面,与王小凡的并排放在一起,都是很柔软的料子,颜色也很搭配。

“今夜你睡左边还是右边?”

王小凡突然问道,倒并不像是苏桃桃一般紧张。虽然没有太多意识,但他倒并非没有常识。

既然已经确认了心意与名分,他自然也不会纠结什么。凡间的夫妻相处之道,他也从书中了解过。

随着王小凡的声音,两人同时看向了屋内唯一的床铺,气氛变的安静。

苏桃桃看了眼床,又看了眼王小凡,耳垂微烫,又匆匆偏过头假装看床。

“都、都行,睡在你身边就行。”她的声音细若蚊喃,眼眸间泛着好看的水意。

不知想到了什么,害羞的要命,苏桃桃移步到窗边透气,有风徐来,但她注意到的却是明亮的天空。

天很晴,太阳还很高,夜晚还有些远,她有点生气。

时间过的好慢,什么时候才到晚上呀?

微风拂面而过,些许凉风让苏桃桃冷静下来,这才忍住心中的羞意,想到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似乎……即便到了晚上……

她回过头,可怜巴巴的看着王小凡,神情有些慌乱。

王小凡正坐在床边歇息,不知在想些什么,眼瞳间透着些沉思。察觉到 苏桃桃委屈的视线,才抬起头,问她怎么了?

苏桃桃小心翼翼的走到王小凡的身边坐下,将头倚靠在他的肩膀上,声音有些委屈,还很是害羞。

但想到对方是自家夫君,本就是最私密的眷侣,这点事儿又岂能隐瞒不言,若是让他事后不满,又该怎么办呢?

苏桃桃揉捏着衣角,鼓足勇气,视线紧紧盯着鞋尖,眼眸间快要羞的泛起泪花。

“夫、夫君……”她的声音有些颤,像是被轻轻触碰的含羞草,随时都会将声音合拢,直至听不见。

“我、我虽然已经是大人了,但是从没有姨母、婶婶之类的长辈教导过,所、所以也只是从一些书生小姐的闺阁小书中了解过些故事……”

事实上,这是无依无靠的苏桃桃此刻最为头疼的事情,她不像同龄少女,出嫁之时会有长辈教导,如何与夫婿相处。长大至今,她所唯一的了解,也只有这些年偶有看书消遣,所见过的那些言情小书。

便是连上一次误入王小凡书房打扫,所见到的书桌上的那些图绘,也是生平头一遭,当时险些惊讶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可如今,她却有些后悔了,若是当时能多看两眼,今日便也不至于这么窘迫。至少不至于连怎么履行妻子的职责,也要冥思苦想半天。

“如果可以,你那些图书……能、能借我看看吗?”

将这话说出来后,苏桃桃的脸颊如同绯霞,鲜红欲滴。

“不然、不然我担心我什么也不懂,会服侍不好夫君,惹你生气……”

听着苏桃桃羞怯的细声细语,王小凡怔了怔,有些感同身受。

事实上,他刚才沉思的也是这个问题。

虽然活了漫长的岁月,见过无数人与无数事情,莫说是寻常的夫妻相处之法,乃至那些邪修的诡法,他也略微见过一二。

但知晓与实践,从来都是两回事儿。

过往的他并不觉得那些事儿能有什么意思,只是在修炼,而二百三十一年前至今,他更多了一项绘刻木锥的任务,早已将那些凡俗之事抛之脑后。

就在刚刚,王小凡认真的回溯漫长的生命记忆,确认了那些他所知晓的记忆中,并没有任何实践的经验,也在为此事头疼,或者说不太自信。

或许,他也应该看看那些图书,学习一二。

“晚上我去要来那些书,我们……一起看看。”王小凡的声音依旧沉静,却稍有些不太淡然。

即便是他,面对此事儿也觉得有些促狭,尤其是在苏桃桃展露此般羞怯神态之时。

苏桃桃轻轻嗯了一声,泛着水意的眼眸看了眼窗外。

天怎么还这么亮啊?

……

……

天还亮着,自然不能睡觉,那张大床暂时也用不着。

苏桃桃的心情很慌,甚至都没有过多在王小凡身旁撒娇,便声称出去准备晚餐。

太阳还高,足够她准备四五次晚餐的时间,但她总需要个借口出去透透气。

客厅里,苏蓁蓁正好奇的看着桌子上的那些小木锥。

有王小凡绘刻的,也有苏桃桃绘刻的,她都觉得很好看,于是自己也拿起了一道未曾雕刻的小木锥。

只是刻刀绘刻在木锥上,竟是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苏蓁蓁的眼神有些惊异,平日看姐姐绘刻的那么轻松,怎么到了她的手里,这木锥就和铁打的一样?

正在苏蓁蓁怀疑人生的时候,正好归来的魉鬼出声道。

“你未曾修行,自然绘刻不动这些木锥,不过等你修行以后,起先也尽量不要去刻,这东西很珍贵,每刻坏一根,都会很麻烦。”

天道命木,但凡体内拥有灵气的修者,自然可以辅之刻刀,在上面留下痕迹。但能够刻下图案是一回事儿,那些图案能够‘活过来’又是另一回事儿。

前者天下修者都能做到,后者举世却不过寥寥。

即便苏蓁蓁是仙韵道体,在她达到八阶境界之前,魉鬼也不觉得她有这个能力。因为便是他们天门四将中最强的魑魔,也绘刻不活这种木锥。

所以那日,见到苏桃桃真的将这木锥绘刻成活,他才无比惊讶,那苏家女可才是二阶炼体修为,究竟是凭借什么?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卷三 犹似当年醉里声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00 恨天黑太慢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