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黄沙、枯骨、将军与琴

漫天黄沙之下,阳光都被吹散,让人视线有些模糊。

小小的茅草屋内,残破不堪,便是连顶棚的茅草都所剩无几。

薪火推成的床榻之上,那位穿着麻衣的姑娘,早已瘦弱的可怜,脸颊之上也有数道难看的疤痕。

魔泉没敢问,他不敢想象妻子究竟受到了何种苦难,但他却想要杀人,将很多人杀尽。

无论是那些天煞魔宗的宿老们也好,还有这些枉顾人世的中州的宗派子弟们也好,他只是念着,便觉得无比烦躁。

魔泉将身上最好的丹药,轻轻送至小晴唇边,那女子却浅浅的摇了摇头,已经用尽了她最后的力气。

她明白,自己的身体已经耗到了极致,如同无芯灯,便是有在多的灯油,也是无用。

小晴静静的看着魔泉,眼眸间罕见的温柔,也有些疼惜与不舍。

她没想到在最后的时刻,还是能够与他重逢。

轻启唇齿,缓缓细语,这位姑娘说了她最后的话,便合上了眼睛,再也看不见人世间的一痕污秽。

她是笑着离开的,可魔泉却在哭。

仙凡之恋,本就是生离死别,只是对他们而言,却还是早了些,本应还有数十年的美好时光与记忆,却顷刻消散。

魔泉抱着那位姑娘的尸体,将披风盖在了她的身上,他决定为她盖一座墓,但在盖墓之前,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做完。

于是他再度从下属手中,取过了方天画戟,披上了金甲战衣。

这一刻,那些因为忌惮而按兵不动的中州各大宗派子弟们,终于明白他们为何觉得冷,会像是被猛兽盯着。

魔泉没有嘶吼,但整个龙城,似乎都听见了他的嘶吼。

顷刻间,战声四起,再也无人可以制止,这是真正的死战。

龙城的子民在魔泉那些下属的安排下,在尽力的避难。因为他们清楚,魔泉只有一人,但中州各大宗门的修炼强者有很多。

若是北疆在没有更多强力的援手来相助,恐怕整个龙城,便真的会被那些中州各大宗派的血虫们蚕噬殆尽。

在这片满是黄沙的小城里,人潮分成了两涌。

一如矛,像是要将龙城刺穿,满是锋利与煞意。一如雁,四散南飞,毫无头绪的追寻着生机。

人潮间,除却手持方天画戟,身披金甲战衣的魔泉,却还有一道逆行的小影。

那是一名年幼的少女,是魔泉与小晴姑娘的长女,唤作魔幽。

“幽小姐,这里暂时交给少宗主了,我们先带您与二少爷离开。”死界十二煞中的丑耳尚还年轻,追随着天煞魔宗的少主魔泉。

年幼的少女静静的看了他一眼,认真谢过,却又摇头拒绝。

“我们还能退到哪里去?”

她的声音很静,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悲凉,眼眸间亦是不应属于这个年纪的恨意与成熟。

她紧跟着父亲杀伐过的路,踩着每一个敌人的尸体,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与怜悯。

这些时节,她已经见过太多更残忍的事情,或者习惯了。

“你们带着那孩子先离开吧,我就不走了。”魔幽指着在寅森怀中,正在痛哭的二弟,觉得有些无趣。

然后她又问丑耳要了一只古筝,娘亲曾经教过她怎么去弹。

……

……

狂风卷,黄沙漫天,整个龙城像是笼罩着一层罩子,罩子内泛着血煞的味道。

前来龙城的中州各方宗派的弟子有很多,无极宗也好,万兽宗也罢,便是连那向来以道德自居的君子书阁,竟也有人前来。

数十个来自中州的宗门,或大或小,皆有不弱的修者助阵。

在当前北疆危机,正在倾尽全力围剿尸妖之际,这些中州各处的宗门,枉顾盟约来此,自然不是为了观光,更不是为了献上一份助力。

他们看上的是龙城以及周围诸城的财富,还有那庞大的修炼资源。在没有强者庇护的此般时节,这些北疆的边疆子民便是待宰的羔羊。

只是今日,羔羊群中终于出现了一只猛虎,将这些豺狼的锋利爪牙撕碎,将它们的血肉刺穿。

龙城城内,一片尸山,皆是那些未曾来得及撤走的中州各大宗派弟子们,鲜血将城内蔓延成河。

这般动静,自然惊动了这些宗派的那些长老与供奉们。

他们本以为龙城无北疆强者,便任由那些宗门子弟肆意掠夺,谁能想今日,魔泉竟是赶来大开杀戒。

等到各大宗派的真正强者前来围城,将那万里黄沙的大漠踏遍烟尘,意欲对北疆的子民大开杀戒,为那些宗门弟子报仇时,龙城已是空城。

但还有人没走。

……

……

人去城空,黄沙漫天起。

龙城的城门之外,独留魔泉一人,着黄金战甲,周身浴血,手持方天画戟,映艳阳光,宛若魔神。

城楼之上,还有一名少女,穿着麻衣,青丝如瀑。

她坐在魔泉的身后,静静的奏响母亲当年没有弹完的那支曲子,似乎全然没有在意城外的万千敌者。

正对龙城这座城楼的,是中州数十个大宗的精英修者,其中不乏赶来报仇的宗门长老或供奉。

他们的实力,自然远非那些之前被魔泉杀死的弟子们可比,便是一方巨擘宗主,面对此等集合战力,恐怕也只得暂退锋芒。

“竖子,竟敢杀我宗门骄子,今日我让你龙城万民陪葬!”

那方,一苍髯老翁怒喝着,显然因为后辈子弟葬身龙城而懊恼,手中的拂尘又哪里还有仙风道骨的模样。

魔泉独自站在城门之前,静静的看着以那老翁为首的万千敌者,神色却满是嗤笑。

“你们来龙城做什么?”

此言一出,众人无声。

任谁也知道,魔泉问的不是他们这些人,而是他们所代表的那些宗门势力。这一波人是为了复仇,那上一波呢?

溯本回源,总有因果。

这个问题亦有些诛心,让众人无人能答。

既然来的就不光彩,便也应该做好被人留下的打算。如今狗急跳墙,更是难看。

众人无言,也不准备与魔泉讲理。在他们看来,即便这位天煞魔宗的少宗主很强,但人力终有尽,他又能挡得住多久?

待他倒下的那一刻,龙城还未撤走的子民,便自然要给己方宗门的那些天骄陪葬,那必然会是一条血路,将他们撤去的道路铺满尸体。

魔泉也没有与众人多言,他本就不会让这些人在踏入龙城一步。

小晴的墓在龙城,他无处可退。

黄沙起,古筝声也轻轻作响。

那一道古筝声,在漫天的风沙间微不可闻,但却有一丝别样的不同旋律,原来那名少女也没离开。

她坐在父亲身后的城楼之上,轻抚着古筝,恍若未察袭来的千军万马。

“你也不走吗?”

“娘亲便在这里,我还走到哪儿去?”

父女二人的对话,被淹没在黄沙里,然后便是漫天血尘,百里枯骨。

……

……

不知多久,北疆的援手终于赶来,是三大宗门的几位宿老,还有魔泉的两位挚友,焚城少主炼无极,乱月阁大弟子可心。

只是等到众人临至龙城城外,却早已难见活人。

夕阳如暮,残阳似血

映照在尸山血海之上,那名男子的黄金战甲早已残破不堪,正用手中断了的方天画戟,刺入最后一名敌者的胸膛。

谁也不知,他是如何坚持到了现在,又为何此刻还没有倒下。

但那万千敌者,却无人能够越过龙城的城门,无人能够杀死城楼上的稚女,更无人可惊扰了城内的那座坟。

城楼之上,那名稚嫩少女脸色苍白,周身亦是被流石划破几道伤痕,险些致命,但她依旧轻轻的拨动着古筝。

风与古筝的旋律,奏响了满是黄沙的龙城传说。

一个关于龙城飞将军的传说。

一夫当关飞将军,万里黄沙枯骨海。

纵枭血敌千万首,枇杷园中墓影孤。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62 黄沙、枯骨、将军与琴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