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人心不如鬼

玉家的厅堂之内,一时无声。

众人自然见到了冲进来的金环儿,甚至在对方接近这间屋子时,便有所察觉。

但这名女子终是凡人,这些贵公子们没谁在意,便也由着她,想要看看会发生些什么趣事儿。

见到金环儿冲到了不成人形的玉山身前,听着她的哭喊,众人也明白了原来这名女子,是这人的妻子。

“倒是有点儿意思。”

坐在厅堂中的葛彦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一幕,随意饮了口茶,却又觉得这凡间土茶实在难以入口,吐在了地上。

那名叫做陈莫的青年看了葛彦一眼,却也没有继续动手,笑容中颇有些别的意思。

厅堂之内,其他人也笑了起来,笑容泛着些莫名的寒意。

“这凡间小妞虽没有筑基洗髓,但这脸蛋倒是不错。”

“这身段倒也少见了,可惜肚子里还怀了崽儿。”

众人哄笑着,甚至有人动手调戏金环儿,让本就惊慌无助的金环儿不知所措,只能搂着浑身浴血的玉山,声嘶力竭的哭着。

面对修者,凡人从来便没有反抗之力,早已是不同生命层次的存在。

偏偏葛彦等人的境界不差,远非寻常修者可比,恐怕随意一人,都足以屠灭这座小镇。

“葛公子,您对着小妞是否有点儿兴趣?”

陈莫依旧凑在身边讨好着,笑容中没有什么怜悯,就如同众人看向金环儿的视线一般。

凡人在他们眼中,不外乎草木,生与死皆在一念之间,只是如同山野的鸟兽,是可以随意猎杀的资源。

或许唯一不同的是,浮生大陆很大,修者很多,凡人更多。

所以像是他们这等权贵子弟,便是屠戮在多凡人,也终究九牛一毛,不会掀起太大风浪,很容易便能够将事情压下。

“确实不错。”葛彦点了点头,略微扬眉。

事实上,金环儿的容姿若是与寻常女修相较,恐怕也没有太大优势。

但作为未曾修炼的凡人来说,却算是人间绝色,偏又透着一种小家碧玉的书卷气,让人看了便心生涟漪。

恰逢这些贵公子闲来无事,本就是在带走寒冥鬼体之前,找些乐子,便有不少人的视线,从玉山身上转到了金环儿身上。

厅堂内的氛围一瞬间更冷了些,让金环儿发自内心的觉得冷。

她早已哭红了的眼眸微微抬起,不明白自家如何得罪了这些人,又不明白他们为何下手如此狠毒。

年少曾闻世间事,未想亲临,却是人心不如水。

“那我们换个人逗逗?”

陈莫奉承般笑着,看出了葛彦也颇有兴趣,又与众人环视一眼。

见无人反对,倒也准备下手,终究是一个凡尘女子,便是就地弄死,也不会如何。

只是在陈莫拉扯间,重伤的玉山用尽最后的力气,单手将金环儿抱在怀中,死也不准备放手。

他隐约明白这群禽兽要做什么,甚至没有力气喊出让金环儿逃命的话,只是拼尽最后,不愿让妻子受伤。

玉山心中的思绪渐渐模糊,却又不禁有些懊悔。

若是当年,没有将这丫头娶回家门,或许她还是那位金家的闺秀小姐,会嫁个更好的人家,平淡且和乐的过着快活的一生。

见到那陈莫伸来的手,金环儿又如何不知道这些衣冠楚楚的恶魔想做些什么,只是她除了无力的抱着玉山,便再也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厅堂内,有风雪来,吹进些许雪花,落在发梢之上。

便是陈莫也觉得有些厌烦,正准备将玉山仅剩的一只手斩断,看他还拿什么护着这个小娘子。

“你们……放开哥哥与嫂子。”

厅堂外的门扉摆动,原来是内室的玉茗走了出来,在风雪之中,她的眉都透着两分寒意,似乎随时都会冻僵。

即便刚吃过七心雪莲,但寒冥鬼体实在诡异,让她的血液都近乎凝固,在这雪天里,简直就像是厄劫。

她拿着笤帚,在门口发抖,也不知是畏惧,还是快要被冻死。

见到玉茗现身,金环儿连忙叫喊,想让这位小姑子逃命,她隐约也明白,或许这些人是来捉拿玉茗的。

只是此刻,金环儿却不禁凄然笑了起来。

寒冥鬼体?

和这些人相比,究竟谁才是鬼?

事实上,未待金环儿看见玉茗,厅堂内的这些贵公子们就几乎都发现了玉茗。

修者的感知力远超于凡人,若是他们连个凡人来到都无法察觉,未免让人嘲笑。

何况即便玉茗戴着那只淡蓝色的玉镯,将体内寒意尽数封着,但如此接近,众人自然便已经察觉那种奇异的寒意。

不同于冬雪与寒风,那是一种发自灵魂的彻骨寒冷。

“这就是那个寒冥鬼体的小姑娘?”葛彦笑了笑,转了转手上的扳指,眉眼间却也亮了些。

玉茗虽未修行,但特殊的体质终究不凡,虽是厄难,却也让她拥有较之寻常女修还要卓越的容姿。

虽然年龄尚小,较之苏蓁蓁也不过大上一岁,但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颇有一种冬日雪莲的清秀与纯美。

“是啊,就是她。”

陈莫点头笑着,就是他在药心谷求药时,偶然察觉到了上山的玉山兄妹,觉得这个小姑娘是寒冥鬼体,于是告知了葛彦。

“倒是个美人胚子,可惜了。”葛彦盯着玉茗,语气颇有些遗憾。

“若是在长大些才有味道,要是我最近不缺钱,倒是能多养两年在宰了,拿去换赏钱。”

听到葛彦的遗憾,众人也是纷纷奉承安慰,尤以陈莫为最。

“那葛公子今个儿就尽尽兴,先将就将就,反正等赏钱到了,便是欢月阁的那些水灵仙子们,也不是尽由您挑。”

葛彦赞许的点了点头,便挥手让人将玉茗拿下。

显然,稚嫩的玉茗毫无反抗之力,面对修者的暴行,甚至没有任何逃离的可能。

玉茗有些绝望,继而看见还有人在欺辱金环儿,已经将金环儿的外衫褪去,不由得痛哭呵斥。

“你们……你们是来捉我的吧?”玉茗隐约猜到,看来终究是她的身份暴露了。

她近乎哀求的看着葛彦众人,甚至跪拜在了地上。

“我、我愿意跟你们走,怎样都可以,要我的命也好,只求你们放过我哥哥与嫂子,别再、别再……”

玉茗的心痛如绞,早已经不敢去看浑身浴血,不知生死的哥哥。还有因为反抗,脸颊都被打青的嫂子金环儿。

她用尽最后的力气与尊严哀求着葛彦等人,希望他们能够放过兄嫂一条生路。

显然,便是葛彦等人,也明白玉茗为何如此哀求。

因为金环儿在如何被毒打,也一直会护着隆起的肚子,不敢让腹中的胎儿受伤。

“这会不会有些……”

这些贵公子中,终究还是有一位提出了些质疑。便是在如何残酷,对未出世的孩子下手,总是有伤阴德。

虽修者并不信所谓的轮回与往生,但却也明白天地间有气运这种玄奥之意。

葛彦不屑的看了那人一眼。

“平日里你弄死的小姑娘难道就少了?这种时候讲因果。”突然,葛彦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事儿,残酷的笑了笑。

厅堂中,他的笑容愈寒,透着几分恶魔的诡异。

“也对,不好对她腹中的胎儿动手。”

随后,一声清脆鸣响,是葛彦将一把镶嵌着灵玉的名贵匕首抛在了地上。

“那就先把那个小杂种剖出来,在弄她不就得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210 人心不如鬼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