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 厄难

不知为何,今日的冬雪有些冷,便是小镇之中也安静了许多。

街道上此刻再无孩童玩耍的欢闹,无数雪花落在屋檐,成片成堆,明明相互依偎在一起,各自又显得有些孤单。

金环儿的心中莫名不安,为玉茗压好被角,便连忙跑到了厅堂。

今日的玉家厅堂之内,多了许多人。

并非是寻常总是来玩的小镇孩子们,也并非是关系极好的邻里,甚至不是来求学的童生,他们不是这座小镇的人。

金环儿怔了怔,眼眸中有些错愕,也有些恍惚。

除了这些烨然若神人的锦服公子们,她还看到了本应在厨房的李家婶子,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后背有着很长的一道剑伤。

一名神情颇为傲慢的公子,正将李家婶子不知生死的躯体踩在脚下,斩断了丈夫玉山一条手臂。

玉山又哪里还有刚才书房中处理公务的余韵,眼瞳间泛着恨意,但流血太多,意识已经渐渐模糊。

他咳着血,却一直在沉默着。

“那个寒冥鬼体的丫头在哪?说了给你个痛快的。”

这名锦服公子嚣张的问着,但周围的同伴们却又觉得有些无趣,尤其是为首的那位葛彦公子。

其实他们都很清楚,若是搜搜屋子,想来便轻易能够将那个寒冥鬼体的丫头找出来,以他们的境界与实力,几个凡人又如何能够玩出花样来。

但那样未免太过无趣,何况玉山刚才冷漠拒绝的态度,让几人心生大火,便随意寻了个由头,刻意折磨他,等出气了,在捉那寒冥鬼体,去换赏钱。

无非就是几个凡人的性命,他们又如何会去在意。

这几位锦服公子都是修行宗门的贵子,其中为首的葛彦,更是东土屈指可数的贵胄名门。

他师承十二重楼,乃是当代第三重楼楼主的嫡孙。

以葛彦的身份与地位,在东土莫说是要几个凡人的性命,便是杀了些宗门贵子,恐怕也很少有宗门敢报复。

十二重楼立宗久远,虽不如太白仙宗,但放眼整个东土,也再几乎没有能够超越它的宗门。

单论其在东土势力,无异于北疆的三大宗门,是真正的一宗之下,万宗之上。

而今的东土,除却执掌仙君之位的太白仙宗与剑人阁,十二重楼从来便不会畏惧任何一方势力。

尤其是那位第一重楼的楼主张陵,乃是活在当世的仙师,备受东土无数修行后辈敬仰,辈分甚至较之天下三君还要老些,乃是与药心谷谷主同一时代的人物。

虽葛彦乃第三重楼所出,但这些同行的贵子们,谁也心知肚明。

第三重楼楼主葛洪与那位张陵天师有结义之情,乃是十二重楼里,关系最好的两人,就像是真正的弟与兄。

那么葛洪的嫡孙葛彦,在第三重楼乃至整个十二重楼,究竟享有何种地位,自然不必多说。

只是他最近出了些状况,有些缺钱,所以才需要寻个由头,换点钱。

事实上,单单一个寒冥鬼体换取的赏钱,葛彦大概也不会看上,但问题是,如果是葛彦去‘换钱’,又怎么可能与寻常修者一样,势必会有更多的惠利,这些额外‘赠予’的惠利,甚至远远超乎寻常修者想象。

这里面有着并不复杂,也很简单的利益关系,只是知晓内情的修者们,从来都不会点破,也不敢说破。

如今葛彦带人来捉寒冥鬼体,也不过是需要一个‘正当的’,让他能够额外捞些钱的由头,让明面上好看一些,不至于被其他宗门声讨。

寒冥鬼体,恰恰是一个很合理的由头,这是自古以来便有的规矩。

将寒冥鬼体猎杀,便可在天下任意名门大宗,换取适当的‘赏钱’,对于修者而言,这些赏钱自然不是凡尘的银钱。

大都时候会是一笔不菲的灵石,甚至还有可能获得罕有的灵药与法器。

对葛彦而言,这次自然便是无比适合钻空子的由头,像是瞌睡遇到了枕头,极是舒服。

唯一让他觉得有些不爽的是,进门索人之际,这名唤作玉山的青年,竟是神态冷漠,拒不合作。

虽然玉山是否合作,对于他们找出那个寒冥鬼体的少女,并将其带走毫无影响,但这份态度,依旧让葛彦憎恶。

从小到大,便是同辈的骄子,也罕有人敢这般冷待于他,何况玉山仅仅只是一个凡人,在他眼中卑微如蝼蚁。

“莫子,别这么快弄死他,再打断他一条手。”

葛彦对着正在残虐玉山的锦服青年吩咐道,显然对于对方奉承般的举动极是受用。

这名叫做陈莫的青年也讨好般的笑了笑,显然他的地位远远不如葛彦,所以平日里便是尽心讨好,希望能够通过葛彦的关系,拜师于第三重楼。

陈莫自然也清楚,葛彦并非是想从玉山口中得知那名寒冥鬼体在哪儿,这种小事儿他们一搜便可。

葛彦只是出于刚才的不满,刻意让他折磨玉山,摧毁这名青年的自尊,让玉山亲手交出那名寒冥鬼体的少女。

左右在众人看来,这些人都是随意鱼肉的凡人,便是尽数杀了,也远不如他们平日里惹得麻烦,都是小事。

面对陈莫的殴打,玉山紧咬着牙关,双瞳都已经渐渐黯淡,但他自然不可能出卖妹妹。

即便玉山心中也清楚,恐怕玉家今日便走到了尽头,但便是死去,也总的有活着的尊严。

他紧咬着牙关,意识都渐渐模糊,这时却听见厅堂外的一声轻呼。

厅堂之外,落雪纷纷,那名淡黄色宫裙的女子怔怔的站在门外,似是因为打击太大,言语失声。

仅仅片刻,她的泪水便模糊了视线。

无论是已经倒在血泊之中的李家婶子,还是已经快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丈夫,都让她心痛无言,甚至快要昏死过去。

但金环儿还是紧咬着嘴唇,双拳紧握,任由指甲刺入肉中,保持着清醒。

可惜即便在如何清醒,心口翻涌的情绪依旧掩不住她的泪,让她不自觉的冲到了丈夫玉山身边。

没有任何犹豫,她伏在了玉山身前,拦住了陈莫等人的施虐。

厅堂外,偶有风雪吹进,吹在金环儿的身上,让她显得可怜且无助。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卷三 犹似当年醉里声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209 厄难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