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活着

冬雪已来,自然便宣告着一年间的时节快要走到了尽头。

明年大概又是个好春。

金环儿悠悠的看着窗外的厚雪,正在与家中的厨妇包着饺子,是夏时晾晒的榆钱与槐花,虽然成了干沫,但重新浸入温水中,在冬日里也沁出一股甜香。

今日玉山还买回来两斤羊肉,已经剁好了碎馅儿,也足以够家里几口人享受。

其实金环儿不太喜欢吃油腻的东西,但此时身子重要,为了腹中的胎儿健康,她又哪里会在意自己的喜好。

在浸泡槐花时,金环儿又轻抚了抚肚子,眼眸中是温婉的柔情与期待。

“夫人一定怀的是个大胖小子。”

正在擀面的厨妇说道,面容虽有些皱纹,但农家出身,体质极是健硕。

她被玉家雇佣,却也没有被当做下人,平日里照料金环儿和玉茗,关系自然亲善。

“那就借李家婶子吉言了。”金环儿笑着,有些开心,又与这位李家婶子打趣了两句。

冬日对于凡尘人家而言,向来便没有太多的活动,至少对于大人如此,何况金环儿此时怀有身孕。

“还有不少时候才到年关,外面这么早就热闹起来了。”

偶尔听到院外孩童的喧嚣与鞭炮声,金环儿也不禁笑了起来,这也是玉镇自古以来的风俗,至少从她儿时便是常见。

莫说新年的前十天,恐怕离年关近两个月时,农事已过,人们便渐渐开始期待热闹的氛围。

小镇的生活也开始慢下来,只有孩子们更加闹腾。

“也不知这孩子,以后会不会这么闹腾。”

金环儿笑着想着,净了手便将剩余的厨事交给了李家厨娘,并非想要偷懒,只是得去给自家小姑子沏药。

这件事玉山与她交代过,也从未瞒过她,金环儿自然分得清轻重,不敢让他人察觉。

便是凡人罕有人能够看出玉茗的体质,但多一份小心,也总是好的。

……

……

对于那位自有体弱的小姑子,金环儿自然心疼。

与玉山青梅竹马的她,也是看着那位小姑娘长大,多年相伴,感情极是深厚。

在金环儿眼中,玉茗与她自己的妹妹也没什么区别,甚至说因为年龄差着大几岁,更让她有种心疼后辈的感觉。

来到玉茗的闺房,金环儿轻轻敲了敲门。

在玉茗应承后,她才走了进来,走到床边,看看玉茗的身子如何。

似乎入了冬之后,玉茗本就寒冷的体质,越加的麻烦,此时便是屋中烧着暖炉,她盖着棉被,身子依旧有些发抖。

金环儿心疼的握着她的手,伸在被窝里暖着,极是亲昵。

随着金环儿的闹腾,玉茗的心情也才稍好,不至于总是感觉心情压抑。

“嫂子莫要这样,小心冻着手。”

玉茗提醒道,虽有些不舍,还是想将手抽回。显然她的寒冥鬼体太过特殊,体表泛着幽幽寒气,担心冻伤金环儿。

何况此时的金环儿身怀有孕,自然更不能受半点风寒。

“没事儿,茗儿的手肉乎乎的,哪里会冷了。”

金环儿笑着,又与她打闹在一起,让玉茗觉得心头很暖,想要抱住这位嫂子,可惜又担心冻坏对方,不敢拥抱。

对于玉茗而言,兄如父,嫂如母,从来便很贴切。

幼年时,父母早丧,那时的她虽然记事,但年龄真的很小,甚至说是哥哥玉山带大的也不为过。

那时的玉家过的很苦,除了祖传的重要之物,还有父母的些许遗物,便是连祖宅都卖了出去。

也是那时,早于玉家有故的金家帮衬,加之小镇众人的呵护,才不至于让兄妹二人孤苦死去。

那段最苦的日子,陪伴兄妹二人最多的,也是金环儿。金家长辈也长长有人笑骂,倒是真的生了个赔钱的,怎地还没嫁,就成了外人家的。

与金环儿欢闹些许,玉茗也小心翼翼,担心冻伤这位嫂子,眼眸中却舒怀许多。

除却兄长玉山,嫂子金环儿自然便是她最亲近的人,也是很好的人。

所以她那时结识苏蓁蓁与药命儿时,便想将嫂子金环儿介绍给她们,想来她们也会很喜欢她,因为自家嫂子金环儿真的很好。

这让玉茗有些骄傲。

金环儿也重新为玉茗压好被角,便去准备取药,为玉茗抑制体寒。

房间的内桌上,那株雪白的七心雪莲正养在瓷盆之中,纤细且美丽,虽屋内无风,窗户关的很严,但依旧有种盈盈摇摆的美感。

金环儿多看了两眼,觉得真是好看。

对于凡尘人家而言,这种灵药自是平常罕有缘分相见,何况冬日的莲花,还能如此盛开,又何尝不是让人心旷神怡的奇事。

金环儿如同往常,按照玉茗说过的用法,取下了一片花瓣,放在了桌旁的石臼之中,加了些干净的井水,捣碎摇匀。

凡尘熬药的办法,不能保证七心雪莲的新鲜度,会失去药性,只能这样勉强萃汁,总也是个办法,比直接吞咽药效快些。

摇匀那雪莲瓣液后,金环儿又用烛火在碗底温了温,确保药效没有蒸腾,也不至于寒冷后,便回到了床边,递喂着玉茗。

“吃了这周的药,你的身子又能好些,等回头冬去春归,暖意重来,我和相公再带你去外面晒晒太阳。”

金环儿笑着为玉茗喂药。

冬季虽然很是安逸,但对于玉茗来说,却不是一个好季节。

这个时节,玉茗莫说在院子里走走晒晒太阳,便是在屋子里,血都是冷的,实在让人担心。

偏偏今年玉茗的症状更麻烦了些,好在有这株七心雪莲缓解血寒,否则恐怕初冬的第一场雪,便已经要了她的命。

“对了,今天是羊肉馅的饺子,正好能给你暖暖身子。”金环儿在给玉茗喂了药之后,又笑着说道。

羊肉性暖,对于驱体寒的效果不错,虽然对于寒冥鬼体没有什么意义,但吃着也应该会让玉茗的身体舒服些吧?

金环儿如此想着,或者说如此希望着。

玉茗见金环儿重新捧住自己双手的手,心中更是感动,也很是愧疚。

她很清楚,她拖累了兄长与嫂子太多,若是没有她,他们应该能生活的更好,总不至于过于劳心自己。

“其实……您与兄长大可不必理我,反正我总是要死的,我真的不想在连累你们了。”

玉茗念及此,竟是又哭了出来,不知是委屈还是难过。

她自然清楚,兄长与嫂子从来便没有嫌弃过她,但她却有些嫌弃自己。

不仅仅连累了兄嫂,还这般没有意义的活着。

玉茗很清楚,她终究是要死的,即便不被修者发现异样,即便有这株七心雪莲帮助过冬,驱散血寒。

但之后呢?

她终究不是修者,玉家除了那只祖传的暖玉桌子,也在与仙家没有交集。

无论怎样折腾,她终究活不了太久,早晚会死去。

多活一年两年,在玉茗看来没有意义,反倒不如早些死去,不至于牵连这个家,让兄嫂的日子好过些,对小镇的人们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听到玉茗的话,金环儿怔了怔,眼眸中的情绪渐渐严肃,她很认真的握着玉茗的手,拍了拍小姑娘的头。

“别瞎想,你就是在屋里待的太久了,回头春天到了,带你出去散散心就好了。”金环儿安慰道。

“你这么年轻,什么死呀活呀的,好好过着日子就好,哪里有那么多杂七杂八的念头。这人呀,就得好好活着,遇见什么都得好好活着,日子总会越来越好的。”

“何况你兄长与我这么喜欢你,你若是真的去了,我们不得难过一辈子。你不能这么狠心呀。”

金环儿的声音又变的轻快,将玉茗搂在了怀中,就像是安慰女儿的母亲,眼眸中满是疼溺。

“所以别想太多,慢慢活着就好,别着急,生活总会越来越好。”

即便只能多活一天,也总是有意义的事情。

听着金环儿的声音,玉茗的情绪渐渐平复,脸颊微微羞红,却还像是个哭鼻子的小丫头,腻在了金环儿身边。

突然,屋外有些嘈杂声。

玉茗不知为何,莫名有些害怕,身子更冷。

金环儿怔了怔,听着像是外屋的家具被砸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卷三 犹似当年醉里声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208 活着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