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油焖春与龙井醉虾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那一天,黄沙淹没了龙城,带着鲜血的颜色。

那一天,哀嚎被马蹄声掩盖,携着残酷的刀影。

即便那时的魔幽还小,但却依旧记得所有的细节,乃至今天,她都会梦到那些,分毫不差。

这些年来,便是偶尔合衣与花念同床而眠,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心安,都不足以使她忘记母亲临死前的笑与泪。

有些事情不做,心永远静不下来。

有些人不杀,终究意难平。

即便她能够无畏生死,即便她能够看穿大道,即便她能够谋算古今,年幼的心结终究抹不平。

结下的结,自然需要解开,否则便永远无解。

听着魔幽的哭声,花念也紧忙起身,取过手帕为她擦去泪水,暗恨刚才的自己为何犯蠢,要问她这些问题。

又有敲门声来,依旧是那名侍女。

原来九道菜品已经做好,她问是否此刻用膳?

花念为魔幽擦去泪水,告诉侍女可以上菜,便先让魔幽坐下,换换心情。

不多时,菜品一道道的上来,都是些珍品,想来食材都是魔幽从北疆带来的,透着几分北疆的风韵味道。

魔幽怔怔的看着一桌子菜,神情渐渐平静,眼眸却又稍黯。

侍女将菜品摆好,便立刻退下,桌上的九道美食琳琅满目,其中的油闷春与龙井醉虾格外好看,透着几分鲜亮的味道。

油闷春是花念喜欢吃的,取了北疆特有寒春的笋,掺了一些透亮的山菜,有种清新且浓郁的味道,入口清脆,透着些咸香。

至于那道龙井醉虾,则是魔幽喜欢的菜品,花念净手后,便认真的将每一只醉虾为她剥好,摆在她的碗中,很是好看。

这是他五十一年来的习惯,所有的龙井醉虾,都会剥给魔幽来吃,而他看着她吃,心中便会觉得高兴。

趁着花念剥完醉虾,重新净手的功夫,魔幽也为他温好了酒,替他将鲜嫩的笋夹在碗中,这些是她春天亲手挖来的竹笋,如今吃到秋天,被花念快要吃完。

春天去挖些竹笋,晒够两人一年吃的,也是她五十一年前,开始养成的习惯,只是不知为何,今年挖的少了些,不够吃到明年开春。

这大概是最后一顿。

吃饭的气氛依旧有些沉闷,似乎是因为刚才的对话,两人之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即便是只对魔幽厚脸皮的花念,也不知该说些什么讨巧话来缓和气氛。

直到看着魔幽静静咬着虾仁的模样,他才抿了抿唇,有些馋意,可惜他看的是魔幽的唇,不是虾仁。

“你就不分一只给我吃?”花念的声音有些刻意的幽怨,也再次逗乐了魔幽。

那名黑裙女子随意看了他一眼,像是有些小脾气。

“过去这些年,你怎么不肯问我要一只来吃?偏偏今日,我一只也不想给你吃。”她依旧像在赌气。

花念无可奈何,只能由着她,默默的吃着碗中的竹笋,觉的很是可口。

唯一让他有些可惜的是,魔幽即便厨艺很好,却很少下厨,也不知今日这些菜,有哪些是她提前做好温着,与其他大厨做好的菜品一齐端上来的?

大概这道油焖春,应该是一道。

花念这样想着,于是多吃了两口米饭。

魔幽看了他一眼,提醒他将碗里的饭粒儿吃完,这让花念有些哭笑不得。

两人这顿饭,便价值几何,为何又会在乎几粒米饭?便是节俭利民,也不是这么用的。

但他自然不会拒绝,很认真的吃着,吃尽了最后一个米粒。

“父亲吃饭时,也不会浪费,虽然他很有钱。”魔幽突然开口,不知为何打开了气氛。

听到这话,花念也笑了笑:“魔泉前辈贵为天煞魔宗的宗主,自然有钱。”

想着那位胖胖的土地主模样的中年男子,花念也不禁暗笑,觉得那位天煞魔宗宗主的品味,实在有些偏奇。

既不附庸风雅,也不简朴素衣,而是将金光灿烂的金钱衫穿在肥胖的身子上,活像是民间故事里的老财主。

“其实他年轻的时候,可没现在这么有钱,也不胖。”魔幽又道。

花念点了点头,自然也听说过那位魔泉宗主年轻时的事迹,这是北疆魔修们至今津津乐道的传说。

那时,魔泉还是天煞魔宗的少宗主,没什么权利,也没什么钱,但他很帅。

这一点花念从来没有怀疑过,因为即便是那位让他看不起的魔宗二公子魔星,单单看脸,也能看出几分神俊。

何况魔幽更好看,至少在他眼中,是最好看的女子。

“那时,父亲纳了母亲,便将仅有的钱袋子交给她管,他便再也没有钱去青楼。”

这依旧是整个北疆都知道的故事。

那位魔泉还是少宗主时,竟是纳了一名青楼女子为妾,便是清倌人,也终究不太让人看得起,何况还是个无法修炼的凡尘女子。

那些时候,整个天煞魔宗都被笑话了好久,魔宗的很多宿老与长辈,甚至想要将那名青楼女子打死,想来便是魔泉贵为少宗主,日子也过的很是艰难。

魔幽的声音很静,花念听的也很静,就像是从雪山下来那年,两人便多了些默契。

她会与他说些私话,他会安静的听,偶尔补上一句。

“我从来不去青楼,但钱袋子依旧可以给你来管。”花念接了一句,像是在开玩笑,但声音却没有玩笑。

“而且我应该比魔泉前辈年轻时有钱些。”花念细细思量,得出这个结论。

听到花念这些话,魔幽便又笑出声来,很是清脆与欢快,与花念在一起,总是会让她感到安心与美好。

“难不成你想把我废成凡人,在纳回房暖床,当成个猫儿一样养?”

纳妾并非娶妻,意思便有些不一样。

花念沉默片刻,明白魔幽这句讨巧话,却是如今唯一的可能性。

天煞魔宗反叛,魔泉与魔星已死,便是他信得过魔幽,天门信不过,很多人信不过,又如何会允许境界超然的魔幽活着。

这是最无奈的事情,也是无解的问题。

就像是当年的魔泉,贵为天煞魔宗的少主,作为战功卓越的飞将军,依旧有很多事情不能左右自己。

“我不会娶妻,就像魔泉前辈一样。”这是承诺,也是心意。

一生只一妾,白首不娶妻。

魔幽的笑容愈盛,很是好看。不知为何听到这些话,她的心情也好了许多,泛着些罕见的柔意。

她当然知道这是真话,只是数十年后对花念未免太过残酷,那也不是她愿意过的生活。

有时候长痛总是不如短痛

“真好,可惜不行。”她否决了这个提议。

花念还想说些什么,却渐渐的睁大瞳孔,眼瞳间有些不可置信。

魔幽的嘴角滑落一道黑血,眼眸间的生气也渐渐散去,她吃了碗中的最后一只醉虾。

“菜里有毒?”花念急忙想要打落魔幽手中的碗筷,却被她轻易躲过。

“只有醉虾才有毒,其它的放心吃,别浪费。”

魔幽的声音与笑容依旧很静,吃完了碗中最后的饭粒。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52 油焖春与龙井醉虾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