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 不劝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侍女的声音很清脆,自然不知屋内何情,但却很好的打断了那份安静,让气氛不至于太冷。

“先等等吧,一桌子饭,有凉有热,让人看着难受。”

魔幽静静的回应,侍女应声退下,看来那桌饭还得等会儿。不知为何,魔幽今日不想太早吃这顿饭。

花念依旧看着魔幽,像是在质问她,但他却什么也没有问出口。这是很简单的道理,正是因为明白,所以无解。

魔幽为花念添了杯冷酒,递给了他,这才仔细看了他一眼,觉得他的头发有些长。

“我替你修修吧。”

花念饮了那杯冷酒,也不好继续赌气,便点了点头,坐到了椅子上。

北疆的魔修不像是东土的道修,没有太多‘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损伤’的道理,对魔修而言,头发就是头发,女子尚倒无妨,男子的头发太长太乱,着实有些难看。

所以男子魔修会修头发,小时由父母剪理,长大便由自己剪理,若是在大些,有了妻室,那把剃刀,自然便又交了过去。

见着花念静静闭眼的模样,魔幽也取出随身的发簪,纤细且锋利,是一件不错的法器,偶尔也能用来代替修发的剃刀。

她从空中携取了一抹无根净水,顺去了花念的发冠,替他洁清长发,然后开始削去那些凌乱的发,让他看起来更俊朗了些。

锋利的发簪划过花念的脖颈,但花念却没有丝毫的防备,恍若不察。

魔幽的笑容有些苦涩,摇了摇头,又用发簪划过他的鬓角,理去那些细绒,让他看起来像是谪仙,丰神俊朗。

见着花念安然闭目的模样,魔幽的眼眸间愈加难受,最终不想去看,于是专心为他修发。

修发,自然便会有些许肢体接触,于未婚男女间而言,太过失礼,有违规矩。

但对于两人而言,在这七十六年间,却早已经习惯。

前二十三年,只是做戏,谁知这场两人心知肚明的戏却越来越真,甚至骗过了天门,也骗过了天煞魔宗。

直到后五十三年,终于骗过了他们自己。

未有夫妻之名,未有夫妻之实,却如同真正的夫妻。

气氛有些沉默,渐渐的,便是花念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不知为何,他竟是提起了魔星。

“你弟弟我杀了。”言语出,花念有些后悔。

他为何要提这些谁都知道的话?

魔幽没有停下手,依旧细心的为花念修着发,锋利的发簪偶尔划过花念的脖颈,自然小心翼翼,没有一道伤痕。

“是我不舍得杀,让他去送死的,算是我杀的吧。”

魔幽的声音很静,却像是藏起了很多情绪。

这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饶是父亲魔泉与她,都已经千叮咛万嘱咐,谁料魔星还是自顾自的沾染了尸道,没有回头。

那时,发现已晚,魔幽便已经明白,她已经在没有任何道理,护着那个愚蠢的弟弟。

她不忍动手,便只能借花念的手。

这些都是她早已经计算好的事情,唯独没有料到的是,魅妖儿竟是真傻,连她自己的师尊的算计都没有看穿,竟敢将花念强行拉入万里符令,导致两人重伤。

好在他们运气足够好,竟是流落到了中州的这处洛城。

早些年间,魔幽便听说过一些传闻,她不曾知晓更多,但也能够猜到不少。

更重要的是,她是女子,自然也懂得女子的心思。

所以魔幽临至谋算,依旧按照了原先的打算,遣魔星前来围杀花念,也自然料到了如今的结局。

除却今日花念洗澡快些,来的早些,一切与她的算计没有任何差别。

待替花念修完发,魔幽也收起了发簪,重新从空中携取无根水,仔细的为他净面,手划过对方的脸颊,有些不舍。

花念亦是不舍,听着魔幽刚才静静的言语,心中不是滋味。

他的声音有些颤,有些心痛,还有些更难过的情绪。

“为何不劝劝魔泉前辈?”

花念知道,他这句话问的着实蠢了一些,甚至就不当问。与刚才的蠢话不同,这是真的蠢。

但他无可奈何,即便知晓真正的答案,却还是想问,就像是望着远处的离别海船,不舍的伸出了手。

即便明知不可能将对方留下,也想试试。

魔幽怔了怔,声音依旧很静,却也再掩饰不住悲伤。

“若是能劝,花姨不早就劝了,何必用二百三十年,布下这场瞒天局。”魔幽自然明白,花不语布下的局,并没有太多阴谋与隐藏。

只要父亲魔泉肯放手,肯安居一隅,花不语的局便永远不会落下,父亲便依旧是风光的死界之主,是权势滔天的天煞魔宗宗主,是北疆至高的权贵之一。

花不语不会动他,其他人更不会,只要父亲肯抑制住那份执念。

“若是能劝,炼无极叔叔与可心姨也在母亲死时就劝了,他们与父亲情同兄弟,是当年过命的交情。”

北疆有天门,天门之下有三宗,这本就是北疆的天下定局。

外人不知,以为天下三分,却从未有人想过,三家本就是一家,情谊世交,不分彼此,共携手,助天门,定北疆。

但就如同魔幽所言,魔泉反意已定,自然不是贪恋那所谓的天下权势,也非为了万古留名,而是他心中,尚有执念未除,也除不去。

“但你能劝。”

花念的声音有些颤抖,觉得自己有些残忍。

这亦是事实,整个北疆都知道,那位天煞魔宗的宗主魔泉,极其宠爱女儿魔幽,也很听她的话。

即便天门的魔尊劝不住,即便过命的老友劝不住,但只要魔幽开口,想来便是天大的执念,那位魔泉宗主也能忍住,闭关直到终死,不再出山。

窗外冷风静静,明月亮的刺眼。

魔幽已经为花念洗净脸颊,却也不再看他,眼眸间泛着些苦意,泛着些煞意。

她恼的自然不是花念,也不是天门,而是活在当年的记忆中的很多人,那些人大多来自中州的宗门权贵。

“可我不想劝!”

魔幽的声音有些嘶哑,近乎喊了出来,原来眼泪不知何时,竟是溢满脸颊。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卷三 犹似当年醉里声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51 不劝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