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红尘不语

魉鬼将他从天门所带回的食盒提了出来,是一只很秀气的食盒,但也很普通。

普通的精致,普通的秀气,但正是因为显得太过普通,却又不是那么普通。

普通的食盒里装着普通的点心,是一些耐放的酥饼,层层酥皮上点缀着红妆,有些可爱,内里是五仁馅的,蜜饯少些,果仁多些。

很甜,却也不至于太甜。

这是北疆很常见的一种吃食儿,是家乡的味道。

只是不知这次的家乡味,是不是还是那么甜。

“尊上,死界无事。”魉鬼将食盒放在王小凡身前,恭敬的回应刚才的问题。

只是,他不确定这个‘无事’是否是真的无事。

“天门亦无事。”

魉鬼说道天门,脸上自是有一种洋洋自得,因为他亦是天门四将之一,是那座镇守北疆的魔城的四个护道者之一。

辅佐魔城的统治者,守护北疆的魔尊,向来都是魔修值得自豪的事儿。

虽然魔修自称为‘魔’,却还自豪,在那些道修,乃至佛修看来都是一件怪事儿。

但怪也怪了万年,奇也早就这般奇异,浮生大陆早已无人理会这点小事儿。

魉鬼顺手将食盒的盖子打开,却没有动里面的酥饼。

因为酥饼不多,王小凡不一定够吃,虽然在他面前,王小凡应该不会吃。

“红尘大人也挺好的。”

说完死界太平,道完北疆太平,魉鬼没有再说天下太平。

他只说了一个人,她也挺好的。

听着魉鬼的话,王小凡沉默了会儿。

他依旧在看向北方,那里自他离开,已经度过二百三十一载岁月,今夕几何,却是不知。

并非难知,只是不想知道。

这个世上于他而言,已然没有太多难与不难,只有想与不想,亦或者……能与不能。

“我没问她。”

听见王小凡淡淡的声音,魉鬼罕见的想笑,但他当然不敢,只是半跪下去恭敬请罪。

“是属下想说。”不然,他也不会将这食盒带回来。

窗外有风徐来,王小凡没有责罚魉鬼,他一直都不会如此。

只是静了静神,王小凡拿起了一块酥饼,轻轻掰开,里面自然是五仁馅儿。

她的手艺也很好,不似苏桃桃温柔,却一直都很精致,谈不上谁更厉害些。

馅儿料里面,没见青红果丝,厚实之间,有着几分纯绵。

就像是昊天七百八十九年,他给她的那两个半块儿一样。

……

……

那一天,天有些阴,要下雨,路上行人匆匆。

南岭的怀城不大,但离万兽峡很近,所以居住的妖与人不少。

街道上,一面不算严整的土墙之下,一名年幼的少女跪在草席之上,她的身后插着一根芦苇,是河边常见的那种。

少女低着头,跪在草席之上,身前是一层层纸契,那些是她欠给福寿店的债条,真不知她究竟埋了多少家人,才会欠下那么多债条。

雨前的风有些压抑,吹着那如同白纸钱一样的债条,发出躁耳的响声,不算大,却也令人心躁,少女脖颈后的芦苇随风飘摇。

来往的行人都不自觉的看了她一眼,觉得有些可怜。

不大的年纪,衣衫褴褛,又是个女娃,自然惹人疼惜。

但却没有谁将她买回家,因为这不划算。

她太年幼,干不了重活儿,值不了那些钱。更重要的是,容姿太过寻常,污泥满面,让人提不起什么兴致。

她的脚似乎是瘸的,眼神也像是睡着一样,如同死鱼,说不定是家中遭逢变故,吓成了个傻子。

这个世道不太富裕,谁都有些可怜。

可怜人在还可怜的时候,自然更少帮可怜人。似乎只要看着天下有更可怜的人,他们便不在那么可怜。

偶有几个卫道士会施舍给这名跪在草席前的木讷少女几个铜钱,扔在她面前显眼的位置。

她没有去捡,反应很慢,果然是个傻子。

那些人摇了摇头,有些可惜的走了。

一个容姿不显的脏兮兮傻丫头,便是卖去勾栏里,老妈子都会嫌弃,没有什么人会稀罕。

除了偶尔,会有一些怪物看上。

不远处,公孙府的大门打开了,这家是怀城最大的公孙老爷家,据说与万兽峡的蛟仙人有故,本身道行也很高,自称公孙乌龙。

但谁也知道,他是一条黑泥鳅精,是百年前怀城泥池里一条走了狗、屎运的泥鳅。

公孙家的管家蹒跚走出,佝偻着背,眼睛如同枣核,有些晦暗,他咧嘴笑着,露出两颗金牙,像是戏台上的小丑,随手扔下一个馒头在年幼少女身前。

年幼少女怔了怔,下意识伸手去拿,却被他一脚踩住,被狠狠踩的通红。

少女没有哭,只是想用另一只手拿起馒头,让行人有些不忍心去看。

“果然是个傻子。”公孙管家有些开心,嘴咧的更大,像是能够将这个女娃一口吞下。

“小妮子,跟老子回府吗?”他看着年幼的少女,就像呆滞的少女看着馒头。

“府里不仅有馒头,还有馅饼子,肉的。”他咧着嘴,更开心了些。

年幼的少女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却未等被管家托回府去,另一旁来了个人。

一名衣着华贵的青年,他静静的走着,只是路过怀城。

但他只是路过,街道两旁的人却下意识的让开,隐约让人不喜接近。那位公孙管家自然也见到了这名青年。

他不知道这过路青年是谁,但知道绝不好惹,若对方想要卫道,犯不上为了一只肉鸡和他起冲突。

公孙管家很明智的回了府,顺脚将馒头踢在了道边,没让小丫头去吃。

恰好路过的华服公子正拿着快酥饼,静静的吃着,他不饿,但是偶尔想吃,刚才是正好在城外的茶馆见着,就买了。

只是许久未吃东西,进了城,他连一口都没吃完,酥饼自然还是热的,被咬开的那一口露出的是五仁馅儿。

他自然只是路过,从始至终只是看了这边一眼。

那座府里的管家知趣的回去了,他也顺路走了过来,虽然看向这边的本意不是如此。

顿了顿,王小凡蹲下身子,与那跪在草席上的年幼少女平视。

“你饿了?”他问道。

然后将手中用油纸包裹的酥饼掰成两半,将其中一半递给了年幼少女。

只是——

年幼少女依旧呆傻的跪在草席上,没有看他一眼。

直到他在唤了一声,她才伸出手,然后啪的一声,将王小凡递来的酥饼打在地上,翻滚了些许泥土。

看来她还是喜欢馒头。

路旁有不少人笑道,看着这个傻妮子这样不识好歹,取笑声不绝于耳,压抑的雨前也轻松了些。

王小凡怔了怔,自然不会去将酥饼捡回,那没什么意义。

只是他顺手将另一半酥饼放在了地上,这一半自然也用油纸包着,他很平静的放在地面上,离少女所跪的草席约有三步距离。

“这是……五仁儿的。”说罢,他便走了。

路人不由得觉得有些奇怪,难不成他以为这个傻子是不喜欢五仁儿馅才打掉他递出的半个酥饼的吗?

她是根本就傻的什么也不懂。

没谁去管默默起身离开的王小凡,像他这般云游的华贵子弟实在太多,大都自以为是,就是不知他来自东土,还是西域?

跪在草席上的少女也没抬头,自始至终,她便没有看王小凡一眼,除了挥手将那半块酥饼打落在地,显得不满至极,她与他没有任何交集。

终于,阴沉的云撑不住,雨如瓢泼倾泻下来。

又大,又急

路上行人没谁在关注一个傻丫头,都开始捂着头纷纷往家里跑去,附近没有能避雨的地方,除了公孙老爷宅邸的屋檐下,但没谁敢在那儿避雨。

不肖几刻,街上已无行人,空荡荡的只有雨声,浇灌在地上如柱如倾。

少女不在跪在草席上,悠悠起身,将那叠湿的通透的纸塞进怀里,仰头看着天空。

雨水浇灌在她的脸上,将泥土洗刷,露出一张稚嫩秀气的容颜,远比所有人的想象都要美好,可惜眼神依旧如同木偶,没有神彩,让人觉得怪异。

虽着雨水倾泻,她束着的鞭子冲开,长发顺下,被雨水洗刷的乌亮好看,透着两分随意。

站起的她,一点儿也不瘸,看着很秀气,却弯下身子,从刚才跪着的草席下抽出一把寒刀,雨水在两边倾泻,却没有水珠能够停留在上面。

连落下的雨珠都能切开,刀身却沾染着整片的暗红,不知是铁锈还是鲜血,泛着些让人胃寒的味道。

年幼的少女托着长刀走了两步,与她娇小的身躯相比,刀实在太大,但她没有在乎这些。

她今天本就是来杀人的

杀很多人

还有一条泥鳅。

念及此,她才活了过来,眼睛里重新燃起了火焰,很明亮,只是不似少女的春意与美好,而是一股火,比太阳更加炙热,像是要将整座城焚尽,却又如同永夜的冬,让人看上一眼,便心中畏惧。

她突然驻足,因为在踏一步,便会踩到半块酥饼。

因油纸包着,这半块酥饼倒是没被大雨冲碎。

她沉默了片刻,将油纸包着的酥饼捡了起来,上面有着被小小咬过一口的痕迹。

原来最开始,那位路过的华服公子递给她的,是没有咬过的那一半。

她左手拿着长刀,只得用嘴咬开右手的酥饼油纸,然后轻轻咬了一口,吃的很秀气。

就像是不久前王小凡问的,她是真的有些饿了。

“有命,还你。”

年幼少女的声音有些疲倦,如同厌倦了尘世的木偶,透着些悲戚。

顺手,将没吃完的酥饼塞在了怀中,她又将怀中稍微温些的那叠湿纸取出。

左手是一柄长刀,血红满刃。

右手是一叠白纸,势难两立。

她向着那座府邸走去

唯一有些可惜的是怀中的酥饼被雨淋了,味道差些,但五仁儿馅确实好吃。

曾经,爹娘常做给她吃。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