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 闲谈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悠悠风来,携着些许暮色。

覆舟殿内再度安静下来,众人无声。

炼无极与可心饮尽了最后一杯酒,将魔泉坐化的衣冠收好,准备带回去立碑,与花不语请安告辞。

魑魔与魍怪自然不会阻止,便是花不语也仿佛这场争执没有发生过,死界依旧是那个死界。

不是天门的死界,而是北疆的死界。

但谁也知道,故人又少了一位,这便等同于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痕迹又少了一些。

岁月往往便是如此,不知不觉间将人们存在于世的痕迹渐渐抹除,最后一笔,便真正擦个干净。

晨钟暮鼓,生活依旧要继续。

对于花念与魅妖儿的下落,花不语虽然至今不知,但却并不如何担忧。

两人的命牌完好,便都还好。

待众人散去,花不语才在画秋的搀扶下,坐回那书案前,轻咳了几声,脸色有些浅,像是不太舒服。

“您喝的酒太多了,我去给您热些解汤。”画秋关切道,连忙便去吩咐后厨,为花不语熬制灵药。

这是画秋等近身侍女们,至今也想不明白的一点。

为何以花不语这般高深的境界,体质竟还如凡人一般,会困倦,会疲累,会喝醉,需要吃饭,需要休息?

她既然已经拥有了天下至高的境界,莫说这些风寒,便是那万海的寒毒,妄死城的阴风也应该避不入体,为何会因为秋天的凉风咳嗽?

又为何时常如同凡人,需要小憩安眠?

花不语静静的坐在书案前,心绪有些微乱。

她再度将那幅万里江山图徐徐展开,看着上面的云海,看着上面的重山,眼眸间泛着盈盈的笑意。

“北疆既然是万民的北疆,您当年为何还要我帮您守着?”

她轻笑着,回想着那名华服男子离去决战的背影。

殒天一役,他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的。有很多话便不便说,也不能说。于是便再也没有了机会。

……

……

云海成涛,北疆如同节令,四处庆贺。

自然是因为北疆的魔尊突破了那一道境界,真正屹立于修者的巅峰,不至于在让其它三域看轻。

花不语终究不是曾经斩杀过那位禁忌魔尊的天下三君,也不是南岭那位修行最久的妖主青帝。

过往的年月,便是那位红尘魔尊与外三域的域主关系很好,但终究免不了底下会有很多人说三道四。

或说资历辈分,或说女子品行,但谁也知道,最根本的原因,仅仅是她比其他三人,差了一道境界。

真正屹立于修者巅峰,达到无敌化境的第九境界。

魔曰‘无劫’,道唤‘大乘’,佛称‘悟尘’,妖为‘妖天’。

各自道统各有各自法门,但修炼臻至至高境界,便会越加明白,殊途同归。

万般法门,终究只问一句,好用吗?够强吗?

这是真正一力盖压天下的境界,自然便不会有人在说任何不是。

就像是当年那位禁忌魔尊,斩杀了老仙君,诛灭了古佛祖,若非在南岭出了一些问题,便真的没谁能言,也无人敢言之错。

因为那些人都死了,便是化为低阶尸妖,也是不会说话的。

……

……

又有悬铃声来,有人请谏。

这次的来者,倒是没有像之前魔泉等三宗之主一般,强闯覆舟殿,而是静静的等人通报。

是天门的小公子回来了。

随着花念步入天门,众人也随之安心,急忙向花不语禀告。

覆舟殿内,在侍女的接引下,花念踏回家中,稍有漠然的情绪才舒缓了些。

年幼时,母亲花不语便总是在处理文案,协调北疆大事。便是照顾他时,也大都在覆舟殿内。

他与魅妖儿是花不语养大的,年幼的大都时间,也都被养在这覆舟殿里。

“娘亲,我与妖儿妹妹都没事。”

花念入殿,行礼后便安静落座。

自然是先报平安。

花不语早已停下手中公务,认真的看着返归的孩子,见他气息无恙,这才稍感安心。

听到花念的话语,她又暗松了口气,心中的石头方才落下。

便是见着两人命牌无恙,也终抵不上这一句平安。无论花念还是魅妖儿,都是她自小养大,自然亲近,难免记挂。

这时,花不语才想问些事情。

只是见到花念鬓角有些发白的发丝,却终究没有问出口,静静饮了口茶。

花念也没有提,安静的思衬了一些事情。

两人很默契的,都没有提及天煞魔宗的事情,更没有提及那位魔幽姑娘。

似是有些安静,花念这才说了第二句话。

“我与妖儿妹妹流落到了中州洛城,见到了一个人。”

听到这话,花不语的情绪又有了起伏,眼眸间竟是罕见的泛起了趣意。

她当然听明白了花念指的是谁,又还能是谁。

“可以与我说说吗?”花不语问道。

花念自然应承,便将他与魅妖儿流落中州洛城后,从云山初见王小凡的大致细节,都讲给了花不语。

无论是王小凡教导他天魔大化,还是那位苏家姑娘做的五仁酥饼,亦或者那位小苏姑娘的奇怪体质……

花不语倚在书案旁,静静闭目养神,如同听着故事,嘴角不时含笑。

便是这个故事中没有她,却也很好,因为那人很好。

“然后,我想称呼那位前辈为‘大哥’,却被拒了。”花念继续说着,颇有些憔悴的面容间,也是泛起些许笑意。

听到这里,花不语怔了怔,罕见的笑出声来,这是她二百三十一年来,从未有过的快意,因为觉得真的很有趣。

“谁都能叫他大哥,但你不行。”

笑够了,花不语的眼眸间泛着些柔意,也不知在想什么趣事儿。

花念顿了顿,有些无奈。

“可我还不想叫他父亲。”花念认真回应道。

作为修者,花念自然敬仰那位前辈,作为受恩者,他自然记得对方恩情,作为友人,花念亦是倾慕对方的品性与博学。

唯有作为人子,那声父亲他暂时还叫不出来。

听到花念的话语,花不语认真的看了他一眼,有些无奈,却也没有多劝。

“你是何时猜着的?”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卷三 犹似当年醉里声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64 闲谈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