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醒来是一片竹林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她不仅仅瞒着王小凡,便是花念与魅妖儿这辈,也应该罕有人知。除却南大仙子与妖主青帝这些友人,世间知晓此事的人就真的很少。

天下皆知她有个儿子,但却无人知晓孩子的父亲是谁。

至于王小凡,更是应该被很多年前那个谎言瞒着,以为她早已嫁为人妇。

不问世事的王小凡,只要身边的魉鬼也瞒着,便真的不可能在猜到任何事情。

既然王小凡猜不到,花念便是遇到王小凡,也不应该有所察觉才对。

花念笑了笑,抿了口茶水,不禁扬眉。

“我又不是妖儿妹妹,没那么傻。”

又是一声清钟音,花念看向殿外的云海不禁觉得那里的景色很美。小时候,魅妖儿总是跟在他身后,两人是自幼的玩伴。

那时,两人借用仙舟,泛舟云海。

远远的,偶尔能够看见母亲花不语批文累了,便会站在云台之上,遥望某处,眼眸间泛着从未有过的柔意。

长大了,他才知道那里是中州的方向,若有所思。

如今,他自然更是猜到了,母亲看的或许便是洛城,是那位很悠然且让人捉摸不透的华服男子。

因为他在那儿。

……

……

笑够了,问够了,便在无话。

花不语没有让花念退下离开,因为猜到他还有事儿要说。

如若不然,为何他要撇下魅妖儿,独自先回天门?

“你还想做些什么?”

敛去那些柔意,花不语的眼眸中却是更多关切。即便她贵为魔尊,看见孩子鬓角染白,心中也自然难受。

这一刻,花念才敛去笑容,认真起身。

他很认真的走到了覆舟殿的正中,未行人子礼,反执臣下礼,无比执着的伏拜在了地上。

“花念,请封地死界。”

少年的声音很清亮,回荡在覆舟殿内,让很多人听见,也让花不语听见。

那名大红裳裙的女子怔了怔,却是沉默无言。

许久后,花不语睁开眼,回应她的是花念执拗且不肯退却的视线。

花不语心中微痛,却终究没有过度干涉花念的想法。

孩子终究是长大了,总有自己的选择。

花不语的喉咙有些痛,却认真的点了点头。

“准。”

……

……

冷湖连着江海,浩瀚如烟。

随着那艘远去的竹筏,便再也没有人能看清冷湖之上还有些什么。

夜幕与晨曦之间,湖面泛起熹微之色,如同将镜面点燃,勾勒出无数焰火。

奇异的是,这些焰火并没有将竹筏点燃。若是花念在此,一定会疑惑,为何他所设下的阵法,竟是失效了?

竹筏之上,那名黑裙女子静静的沉睡着,有些悲伤。

她料到了所有,却还是看轻了花念对她的感情,他终究是没舍得亲手将她的‘尸身’烧毁,借此竹筏设了延迟的阵法。

延迟,便意味着可能出现问题。

比如那道自燃阵法的失效,比如更多与她原先的计划相违背的状况。

魔幽的裙摆之间,一道信封隐隐泛着亮意,是很好看的月白色。

这些月白的光芒止住了竹筏自燃的阵法,同时在蒸腾着她体内的毒血,修复着她受到破坏的经脉。

月华,本就是天地间至灵的大药。

可治百毒,可愈百伤。

随着她裙摆间越加透亮的月白光辉,早已被设下的传送阵法也即刻启动,竟是不亚于万里符令的威能。

……

……

等到魔幽再度苏醒,又是一个暮色。

她躺在竹林间的一间小筑,屋内家具很是简朴,只有一张简床,一张木桌,一把竹椅,还有一些闲散物件。

她有些口渴,便兀自起身,取过桌上的茶壶倒了些水喝。

是林间的清露,甘甜可口,透着些女子的香意。

魔幽静静的将水饮尽,才悠悠的看向右手,她的无名指上,又被花念戴回了那枚骨戒,很是好看。

这名黑裙女子一声叹息,也不知是心中欣喜,还是怅然,情绪间却是无比的失落与遗憾。

“真是个坏事儿的小混蛋。”她的笑容有些苦涩,有些无奈。

他怎么就不肯听自己的劝告,将她的‘尸身’直接烧了呢?

有那封信件在身,她便是连自尽,都极难做到,何况与人所言,那更会连累了花念。

月玲珑曾经给她的那封信,自然不仅仅是用来传递情报的,还有更多的作用。否则她又何须去见花念,徒给他留下一道心伤。

恐怕也只有在那洛城,花念才能真正的杀死她,不至于被那封信影响。

而那竹筏载着她,远离了洛城,那封信自然便能够做到很多的事情。比如救活她,比如将她载来。

而今,她已经骗过了那月白襦裙的女子一次,自然不能在骗对方第二次,已经没什么可能再让对方放走她。

轻轻放下茶杯,魔幽理了理一袭黑裙,便恭敬的走出了这间小筑。

她这才发现,小筑外面是一片竹林,竹林的尽头有一道悬崖,悬崖下连着远走的江河,不知终向何处。

悬崖前,站着那名月白襦裙的女子,很是安静,没有什么情绪的看向远处江河。

魔幽看了看远景,隐约觉得这里很像南岭的泪江,也只有南岭的泪江,才会有这么多花斑雨竹,青翠的枝杆间,像是女子点点泪花,好看却很可怜。

“月前辈。”

走出竹林,临至悬崖前,魔幽恭敬且认真的行礼问候。

她没有趁机逃走,也无意做些无谓的反抗。这些反是会显得她太过愚蠢,两人之间的境界差距太过悬殊。

远比她的父亲比花不语的境界还要悬殊,任何的手段都没有意义。

那名月白襦裙的女子这才转身,清秀稚嫩的面颊没有什么情绪,就像是世间最精致美好的布偶娃娃。

若是但看面容,她似乎比魔幽还要年轻一些,矮一些,就像是个小妹妹。

“你骗了我。”月玲珑的声音很静,让人听不清喜怒。

“你去洛城,并不是为了你的父亲与弟弟复仇,去杀死那花家小子,而是为了让他杀死你。”

魔幽静静的跪在地上,如同侍奉恩师长辈。

“是。”

她没有在选择撒谎,这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月玲珑眼眸微动,却并不如何意外与生气,仿佛早已知晓。

“其实我一开始就知道你在撒谎。”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