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负心人

夜色入暮,殿内灯火摇曳,却愈加安静。

见那长水老祖被小铃铛一剑斩之,众宾客只留骇然与畏惧。

连那位长水老祖都如此,若是南大仙子真的发怒,恐怕只凭她这位弟子,便能将在场的人杀个干净。

众宾客无声跪拜,没谁敢抬起头来,静静等着。

那杜族老祖亦是如同鼠辈,与众人一般匍匐在地上,同样跪拜在地上的,还有那位杜家族主,杜世美。

只是此刻的他,眼瞳微闪不知在思衬些什么,偶尔将目光打量在苏桃桃身上,想要说些什么。

顿了顿心神,他好似下定决心,不顾众人的诧异,起身站起。

他顺手将同样因畏惧腿软的杜媚拎起,眼中闪过一抹狠色。

“你这毒妇,我与莺莺当年伉俪情深,若非遭你威逼,赘入杜族成婿,又怎会薄凉了她!”

说罢,杜世美将杜媚摔打在地,抽出了随身佩剑,甚至没有给杜媚说话的机会,便一剑刺之。

那杜媚则是诧异的看着他,全然没有料到丈夫会行此节,甚至来不及动手反抗,便被一剑入腹。

她怔着,下意识触及剑锋,依旧难以置信。直到腹部沁出的鲜血滴落在脚面,才让她晃神抬头,看向杜世美的目光多了一抹复杂之意。

“你好狠的心……”

杜媚隐约料到,她可能活不过今日,但却未曾想到过,杀她的竟会是他。

原来这人不止是没爱过那苏家女,多年的夫妻,在他眼里,自己也不过是一个跳板。

面对杜媚复杂难言的目光,杜世美的眼瞳更加阴霾,似是担心她开口,在说出什么对他不利的话,便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手腕微转,将剑抽出,杜媚倒身在地,没了生息。

临死前,杜媚还在看着他,渐渐黯淡的目光中,有些不愿相信。

随着杜媚尸身倒地,一旁的杜族老祖亦是目光发狠,透着恨意,但却依旧跪在地上,不敢发出一言。

才渐渐苏醒的杜凤凰亦恍惚间看到这一幕,无法理解,父亲为何会杀死母亲?

她的哭声瞬间弥漫在殿内,成了唯一的声音。

杜世美看着她,觉得有些烦,哭声也很难听,在思衬是否要再刺一剑。

他很明白,虽不知那华服男子是谁,但其地位绝对远高于这金陵杜族,若能够攀附,未来修路上得到的援助,自然远非如今可比,会让他走的更远。

修路漫漫,终究是看谁走的更远,繁华落寞后,不过烟云过眼。

在杜世美看来,只要能够走的更远,一切的一切,便都不在重要。

他自然也能够看出,那华服男子颇为在意苏桃桃的意见,既然今日造访,想必也会为苏桃桃处理一些事情。

反正今日终归都要清算,不如由他出手清算,说不得还能挣回一些筹码,让苏桃桃不好驳他的脸面,借此攀附上那华服男子。

咬了咬牙,杜世美又提起了剑。

正抱着杜媚尸身哭泣的杜凤凰抬起头,眼眸间亦是难以置信,下意识的想要闪躲。

那杜族老祖的眼瞳泛着血意,却依旧跪在地上,假装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

“你在……做什么?”

终于,有人出声了,是苏桃桃。

她的声音中亦是不可置信,难以理解杜世美在做些什么,感觉浑身都有些发冷。

她出声,止住了杜世美的剑,没有让他杀死杜凤凰,自然不是因为怜悯,也不是因为同情,只是无法理解。

甚至就连刚才杜世美杀死杜媚时,她都没有反应过来,无法想象杜世美如何下得去手。

她与苏蓁蓁自然都有报仇的道理,但杜世美却没有杀杜媚的道理。

或者说天下人都可以杀那名妇人,她与妹妹是为了复仇,陌生人至多只是结一份血仇,但唯独杜世美毫无道理,他本应是那个倾尽生命,拦在那些想杀她的人们身前的人才是。

“我在替你娘报仇,当年你还小,不知这女人的恶毒……”

杜世美言语间,好似将父女关系拉近,将罪责统统推在死去的杜媚身上。

他亦是清楚,苏桃桃不太可能认他这个父亲,但碍于纲常伦理,碍于他诡辩的一些话语,哪怕她明知是假话,也得应下来。

苏桃桃无心去听,自是觉得越加寒冷,替死去的娘亲有些可怜。

娘亲自然哪里都好,只是眼光太差,如今看来,更差了。

苏桃桃没有让杜世美在说下去,认真的看着他,眼眸清澈且安静。

“我与蓁蓁自然恨她,但娘亲说过,不许我们报仇,我们本就没有搭理她的打算。”

这自然是真话,苏桃桃虽然至今依旧不服,心有难平,但却没有丝毫违抗的意思,因为这是过世的母亲的意思。

她那时说过:人的生命很短,要尽力活的幸福些,不要去想那些坏事儿,忘记那些难过悲伤的事儿。

苏桃桃本不愿忘记,但却不打算违逆母亲的遗言,便是遇见的坏事儿再多,也会尽力忘记,去活的幸福些,安宁些,即便她的幸福对于常人来说,只是在寻常不过的小事儿。

听到苏桃桃的话,杜世美微怔,觉得喉咙有些发悔,但他将这种情绪咽了回去,此刻到更是在意令一件事儿。

苏桃桃与他的言语间,透着太重的生疏与漠然,这有些麻烦。

杜世美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最终他的声音有些落寞,像是在乞求可怜。

“我终究是你的父亲。”杜世美说。

听到他的话,殿内众多宾客没有言语,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不禁心中嗤笑杜世美不要脸,却无人能够反驳。

这是事实,无可更改,即便这位苏氏少女寻了一个如意郎君,也不行。

苏桃桃古怪看了他一眼,神情愈加觉得难以理解。

这件事儿不是早就商量完了吗?那时他都不提,准备将自己嫁出去了,这时又说个什么?

苏桃桃正色,认真的看着杜世美。

“娘亲之所以是我的娘亲,是因为她在用生命疼惜我,待我好,所以我敬她、尊她、爱她,若是她的话,便是要我的命也是应该的。”她说,眼眸间无比清澈。

“但你不一样,我从来就不欠你什么,我与妹妹吃的、穿的、用的,从来便是我自己挣来的。你莫要提说生养之恩,那是你欠娘亲的债,她不问你要了,你也不能拿这来做文章骗我。”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