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 夕阳就在那里

伴随着铃铛少女稚嫩且清脆的声音,殿内的气息也瞬间肃然。

众多宾客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却皆是被两股相冲的剑意所浸染,感觉遍体生疼,脸颊沁出血丝,如同陷入生死难局。

一声剑啸长吟

只见殿内灵气流转,道道剑意横扫四周,隐隐让大殿有崩塌之势,魉鬼急忙出手,稳固周天,没有让这两人的剑意肆虐。

但即便是他,此刻也不禁有些心灵翻涌,气血逆行。

又是一声铃铛清响,宣告着剑意凝实。

只见小铃铛将她怀中抱着的古剑抛到半空,将剑从剑鞘中抽出,如同一道斩天之龙,银色的璀璨像是星河,将整片天空所掩盖。

那道剑鞘在空中抛旋,她脚踝的铃铛清脆作响,手中的剑此刻便成了满天星河,飞流而下,斩弱水三千!

柳十三长笑一声,苍老的声音却蕴着少年意气,如同逆河的锦鲤,他手中的剑在漫长的星河中起舞,显得微不足道。

一道道星花闪烁,便是一道道剑意对碰

无数道灵力划落在他的身上,他却浑然不查,坚定的挥舞着手中的剑,一如很多年前那名少年挥舞着击鼓的锤子。

只是这次他敲打的不是鼓面,而是他自己。

万千剑意,终究汇聚成一剑。

那名稚嫩的少女将剑偏锋,那道剑鞘还尚未落地,柳十三也迎剑而上,没有一丝闪避!

剑过,星芒陨落。

隐有声,却又无。

锦鲤终究没有越过龙门,故事只是故事。

两人闪身而过,众多宾客看不清他们的剑,甚至魉鬼都有些恍惚,没想到这位长水老祖竟是在最后一刻,拥有此等剑意,连他都看着都有些惊艳。

王小凡看得见,南夕雾看得见,他们却没有去看。

这一剑,有些让人不忍去看。

小铃铛正住身子,收剑倒立,恰好那从天空中转落的剑鞘,倒扣在剑锋之上,一切只不过发生在须臾之间。

剑未染血,出鞘便又收鞘。

她收回了古剑,却没有抱着,连同剑鞘一起刺入在地。她的嘴角隐隐沁血,脚踝上的铃铛也有些微颤。

两人背对而立,她身后的柳十三则是静静的站着,苍老的眼眸间,却如同少年一般开心。

错了一辈子,最后总归是对了一次。

柳十三的思绪有些恍惚,想着刚才那一剑,如饮美酒,那是他这辈子最强的一剑,如同记忆中那名少年击鼓。

浩然,无谓,有意气风发。

可惜,终究是老了。

他不禁想起,不久前初见小铃铛之时,对方所问过的那句话。

你可识得此剑?

此时,他才明白,原来那时这名稚嫩少女所问,不是问他是否知道她是谁,不是让他忆起南大仙子是谁,而是真的在问他,是否识得这柄古剑。

“太白宗……无双神剑,上可斩一方域主,下可斩草民流寇……斩尽天下邪佞,净尽万古清明!”

此剑,天下无双!

迎着夕阳,柳十三的身上瞬间崩裂道道剑痕,鲜血四散,将他的周身染尽,让他的眼瞳也渐渐黯淡。

他笑了笑,如同少年,却蹒跚未倒,勉强支撑着身子,向着殿外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

所有人静静的看着他,不知他要做些什么,却莫名的觉得,这一幕有些熟悉。

南夕雾与王小凡没有去看,为他让开了路。苏桃桃拉着苏蓁蓁也让开了路,若有所思的望着殿外的夕阳。

苏蓁蓁有些担忧的看了小铃铛一眼,觉得她伤的不轻。魉鬼默默叹了口气,也没有说话,对着柳十三的背影拱了拱手。

夕阳落在脚下,鲜血落在脚下,柳十三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走出了殿门。漫天的绯红如火,云霞变幻万千,格外的美丽。

他有些好奇,回头笑了笑:“你刚才想看的,是这道夕阳啊?”

他回头,问的是苏桃桃,殿内众多宾客不明白,他是在问什么。

苏桃桃看着他,明白对方是自己困境的祸首,但此刻却没什么怨恨,认真的笑了笑,有些释然。

“是啊,很好看吧?”

看着苏桃桃释然的笑容,柳十三松了口气,点了点头,继续看着那道夕阳。

“是很好看。”他望着夕阳,渐渐闭上了眼睛。

虽然很久以前,他就忘记了夕阳的美好,但无论他是否忘记,夕阳依旧美好。

今日他重新记起,夕阳如故。

有风徐来,云再起,夕阳落,晚来暮色。

不知何时,柳十三的躯体如同烟尘消散,除了地上的鲜血与那千疮百孔的残剑,再无其他。

殿内,无声,只有铃铛清响。

那名稚嫩少女轻咳了口血,将嘴角的血迹拂袖擦净,她此刻没有抱着剑,而是认真的对着殿外的夕阳拱了拱手。

“道友,走好。”

一声送行,殿内再度重来生机,已然入夜,殿柱之上的烛火,也是拂袖点燃,灯火通明。

苏蓁蓁有些担忧的去搀扶着小铃铛,显然察觉到她状态不佳。

虽然未曾料到这名与她看似同龄的少女,竟是比那长水老祖都强些,但今日未曾料到的事情太多太杂,她倒也不那么惊奇了。

“还好吗?”

苏蓁蓁关切的问了句,替她轻抚着后背。

“没事儿,就一剑的功夫。”小铃铛回应道,让苏蓁蓁安心。

“反正他又不用我埋,我等下多歇会儿就成。”

听到小铃铛的话,一旁的魉鬼则是有些诧异。

东土这些道修做事儿就是磨叽,明明好好的一个妖族小魔女,竟是被教成了这般模样。

“你什么时候杀人还管埋了?”魉鬼听说过这名铃铛少女的故事,所以诧异。

小铃铛回瞪了他一眼:“偶尔。”

魉鬼微微沉默,突然有些自豪,他们魔修就百无禁忌,杀了人几乎不管埋,除了尊上。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魉鬼的神情又有些复杂,他看了王小凡一眼,还没好意思说。

尊上杀人是管埋,就是不知道埋没埋好,天知道会不会有一日,那人再从墓地里蹦跶出来。

魉鬼不知道,他知道王小凡也不知道,包括那位白帝陛下与无名佛祖应该都不知道。

按凡间学说,与那盒子装猫的薛式定理有些相似。

在那人真正从坟墓里蹦跶出来之前,天知道他能不能真的蹦跶出来。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