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睡梦难求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时光翩然,人生如睡梦

红衫女子轻伏在大殿的书案前小憩,眉间有些疲惫,直到梦到些什么,才流露些温婉笑意。

她早已不似当年那般青涩,便是小睡休憩,身姿依旧端雅,事事不肯做错。

书案之上,除却笔墨纸砚,还有一些文书,一幅尚未画完的画卷。

大殿之内,古色生香,明珠玉石,透着一份威严帝气,让人心生敬意与畏惧。

这里本就是北疆天门的议事殿,名唤覆舟殿。

红日初升,将殿内的路地面照耀的光彩洁净,透着一份柔柔暖意。

些许余晖洒在脸庞,花不语也姗姗醒来,睁开眸子,依旧是那份睡梦中流转的潺潺思念。

只是她将这份情绪藏的很好,顷刻敛去,就连身旁的侍女都没有察觉出来。

“尊上,您才睡了两个时辰,要不在歇会儿?”一旁的侍女画秋提醒道,让她都有些心疼。

虽境界高深的修者,早已不需要像是凡尘之人一般日日睡眠,得以修整,但她很清楚,花不语的身体有些隐疾。

不知因由,但大抵是怀上小公子时所留下的,谁也不知那时发生了什么,但花不语自那时起,命源便去了一大半,生息较之寻常修者,都隐隐有些微弱。

每日休憩安眠,自然有助于她调理身子,得到些好转。但今时北疆事务繁忙,这名红衫女子又已不眠不休十余日,直到昨夜寅时,才终于小憩入睡。

“奴婢安排您回房,这些事务便是耽搁半天,也不如您身子打紧。”

花不语听到画秋的关切,浅浅的笑了笑,如同春风,很是好看。

“我没事儿。”她的声音很轻,让人安心。

就如同过往的二百三十年,北疆经历了无数风雨,有她在,天门便无事,北疆便无事,万民便无事。

侍女画秋有些犹豫,还想说些什么,却终究不忍心开口。

花不语醒后,微微看了看殿外的朝阳,觉得有些羡慕,但却没有说任何话语,继续批阅着文书。

她轻轻执笔,红衫拂袖甚至好看,写在文书上的簪花小楷更好看,一笔一划,无数思绪凝练在文字里,她看着整个北疆。

每一笔,每一字,每一书都可能决定着万千人的生路,她提着笔感觉手都在打颤,便是习惯了二百三十年,依旧无法习惯。

但这件事情 ,总得有人去做。

处理完手中重要的事儿,殿外的朝阳已经变成暮色,身旁的侍女也已经换了三波,直到又换回来画秋,为她添茶,带了些糕点。

“你晨时似乎有话要说?”

花不语回想起来,不由得问道。

相处多年,她自然也知道侍女们的性子,若是真有大事,她们不会隐瞒。而她也从不会罚她们,按理不应有任何顾忌才是。

画秋犹豫片刻,见到花不语眉间的疲惫,更是不太忍心,但事情已至,死界骨宗上书弹劾,她又如何敢将那文书压下。

“禀尊上,死界骨宗太上长老,上书弹劾小公子。”画秋顿了顿,心疼的说道。

“他称,不日前小公子游玩死界,一时兴起便盗了他骨宗的镇宗骨戒,毁了他们太上经阁,还放了一把火……”

一言言,一语语,让侍女画秋都有些心疼。

便连画秋都很清楚,这些事情多半是真的,不仅仅是因为小公子平日里就品性顽劣,难以管束,更重要的是,若无真凭实据,谁又敢在花不语这里状告她的孩子。

这本来就是一纸针对她的文书。

听着这些话语,花不语渐渐皱起眉,眼眸间有些黯色,似乎她想要斥责些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我不是一个好母亲吧?”她问。

侍女画秋更是犹豫,略微思索回应。

“尊上为了北疆倾尽心力,乃是万民之母,若您不称职,还有谁称职。”她咬了咬牙,继续说道。

“小公子之过,乃是……乃是其父之过,养而不教,那人是、是个……”

画秋终究没有将混蛋这两个字说出来,也不知小公子的父亲究竟是谁。

这是北疆天门向来的禁语,真正知晓小公子身世的,也只有如同花不语偶尔造访的友人,诸如南大仙子等人,亦或者被她真正信任的天门四将。

但毋庸置疑的是,小公子乃是自家尊上怀胎十月,拖着本就遵弱无比的身子,拼命生下来的,若是她对那负心男子无情,又何需如此。

便是画秋想起,也不禁咬牙做恨,哪怕花不语可能惩戒,也想骂上两句。

没待画秋骂完,花不语便暗暗叹了一声,示意打断了画秋的话。

她沉默了会儿,眼眸间水意微动,轻轻攥着衣袖,就像是曾几何时,偶尔伸手牵着那人的衣袖一般。

“怀上念儿是个意外,但将他生下是我存了一些私心,你莫要怪那人,坏了他的名声。”

听到花不语围护,侍女画秋微怔不语,心中更是替主子心疼。

世人连小公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坏的又是谁的名声?连骂那个藏头畏尾的混蛋一句,尊上都舍不得吗。

画秋没有在纠结这个问题,继续添了些茶,思考着之前提的事儿。

“尊上,奴婢觉得此事尚有诸多疑点,以小公子之力,虽足以自保,但若是强闯那千年骨宗,恐怕还欠些火候。”

事实上,这才是最让人奇怪的一点。

往时小公子胡闹,大都是为了给尊上添堵,但总有些道理,但这次的过分事儿,却不合理处诸多。

比如他是如何闯过那骨宗的护宗大阵?又如何能够在骨宗太上长老与宗主手下脱逃?

侍女自知境界未必及的上小公子花念,但她却也清楚,即便小公子在强一些,也绝对无法无声无息做到这些事情。

难不成在小公子使坏的时候,骨宗撤去了护宗大阵,那些骨宗的魔修强者就都在暗中看着,任由他胡作非为不成?

画秋能够想到,花不语自然能够想到。

她刚才便已经思索过此事,却终究没有说太多。

“腿长在念儿的身上,若是他不去做,谁又能逼迫他些什么?我还没死。”花不语沉眉说道,声音愈是难过,眼眸如水。

“无论是否有人监管,或有人卖了破绽,终究是他自己做错了。”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卷三 犹似当年醉里声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10 睡梦难求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