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苦糖

白驹过隙,一晃便是数年。

年幼的苏桃桃稍长大了些,也明白了那位入赘杜族的家主,便是她的父亲,娘亲曾经的夫君。

数年间,亦发生了很多事情,自然不仅仅是来自杜族的折辱与欺凌,还有一些意外。

就像是四年前,那位杜族主醉酒后,忆起当年事儿,不知是不是心中不快,发了什么疯,强行侮辱了苏莺莺,让苏桃桃多了个妹妹。

所以苏桃桃很不喜欢这个妹妹,甚至有些厌烦。她知道,那时母亲因屈辱与绝望嘶嚎的哭声痛彻心扉,也知道母亲平日强颜欢笑下的心痛。

这些自然不是年幼妹妹的错,但苏桃桃实在喜欢不起来她。

亦是因为妹妹的出生,那位杜族主母愈加的苛待母亲,甚至有时会公开羞辱,让她跪在府门前,用藤条不停抽打。

每次都是那么恰到好处,不会像是其她侍女一样被打死,只是皮开肉绽,勉强到能治好的程度,未待伤愈,又是虐待。

苏桃桃照料着病床上的母亲,悉心的为她擦拭着胳膊。

在生下妹妹之后,苏莺莺的身体愈加虚弱,每每服下杜媚遣人送来的补药,更是没有任何好转,甚至开始咳血。

苏桃桃建议母亲,不要在喝那些补药,苏莺莺没有答应过。

只有这样,那位杜家主母的心气才畅快些,不会去找她的两个女儿的麻烦。

那一天,照料着病床上的母亲,苏桃桃总有些心神不宁。

屋顶的破洞早已经堵上,虽然看不到星星了,但能够遮风挡雨,比曾经保暖许些,可母亲的手却越来越凉。

“记得照顾好妹妹,你是姐姐。”苏莺莺喝着药,脸色苍白难言。

便是如此病弱,身子有些枯瘦,但她依旧很静,眉目留着神韵,比很多人美,在苏桃桃看来,更美丽些。

“我当然会照顾她,除了娘亲,蓁蓁便是我唯一的家人。”无论是否喜欢,苏桃桃自然不会抛弃苏蓁蓁。

只是她有些奇怪,娘亲今日为何会说这些话?

“也照顾好你自己。”苏莺莺认真的看着苏桃桃,吝惜着说每一个字的力气。

她轻轻抚着苏桃桃的脸颊,就像是儿时一般宠溺,眼眸间泛着疼惜。

“你的生命还很长,好好活着。”她顿了顿,笑着继续说道。

“人的生命也很短,尽力活的幸福些,不要去想那些坏事儿,忘记那些让你难过悲伤的事儿。”

苏桃桃愈加的不解,却认真点头应承。

娘亲说的话,她自然是听的,从来便不会违逆。

苏莺莺看着苏桃桃依旧稚嫩的脸颊,即便是过了几年,在她的眼中依旧是个孩子,像是刚出生那时,可爱的让她心暖。

像是要将大女儿的模样印在脑海中,苏莺莺抚摸着苏桃桃的脸颊。

直到许久,她才悠悠叹气,笑着说道。

“我想喝些水,记得加点蜜糖。”

苏桃桃自然麻利的烧起了水,只是小屋中没有蜜糖,她还得去厨房讨些。

母亲想吃,她自然会去办。

大不了在被厨房那些人戏弄罢了,总不会少块肉。

好求歹求,苏桃桃求了些蜜糖,没有犹豫,她几乎都融在了温水里,稍稍留了一点,那是用来哄爱哭的妹妹的。

回到那间破旧的房子内,不知为何罕见的安静。

就连平日里总爱哭闹的妹妹,也安静的站在床边,小小的她想要爬上去,却只能勉强拉住床上母亲的手。

“别胡闹,娘亲好不容易睡着。”

苏桃桃连忙将水碗放在桌上,去制止妹妹摇晃母亲的手,只是触及的那一刻,冰凉的温度却让苏桃桃发怔。

她没有说话,静静的坐在床边,身子有些颤。

“娘亲?”她轻轻唤着,像是怕吵醒苏莺莺。

不知唤了几声,她开始轻轻的摇着被子,声音也大了些。

苏桃桃的头有些昏,下意识的为床上的母亲压着被角,却依旧留不住那些温度。

等到回过神来,泪水已经模糊眼眸,嗓子已经沙哑。

房外的太阳慢慢的走着,映在地上的斜影从上午的炙烈,渐渐被绯红的余晖所浸染,最终又归于黯淡。

那是夜晚的颜色,很安静。

连哭声也没有的安静。

苏桃桃就这样坐在床边,不知坐了多久,像是一只木偶,房间的另一旁,那名年幼的小小少女则是不安的站着。

她的眸子清澈且茫然,无法理解眼前发生了什么,不敢哭泣,却觉得心里满是悲伤。

终于,苏桃桃动了,木然的站起身子,让那一直看着的小小少女有些畏惧,不住的打颤。

下了床,准备出门的苏桃桃提上了柴刀,那是厨房安排她做砍柴杂活儿的时候,配给的锈刀。很钝,往往砍柴的时候极费劲,还会将她的手震伤。

只是不知为何,此时将那把刀提在手中,苏桃桃却觉得很合手,能让她做很多事情。

正要出门,却被那小小少女拉住了衣袖。

苏桃桃怔了怔,看见那双清澈且茫然的眼眸,却愈加的觉的心烦。

她粗暴的推开了妹妹,将年幼的少女推在地上。

用的气力很大,那名幼小的少女撞到了床边,将手臂擦破,流了些血。

苏桃桃呆滞的看着,思绪变的很僵硬,有些后悔,想去将妹妹扶起来,却不知道该怎么动身子。

奇异的是,年幼爱哭的苏蓁蓁这次没有哭,没有流一滴泪,只是委屈的蜷缩起身子,拼命的忍着磕破的手臂的疼痛。

她稍稍抬起头,映入苏桃桃眼眸的,是一种惊慌与不舍。

“姐、姐姐……不要走好不好。”

不要像娘亲一样离开。

年幼的眼眸间,只是那种最单纯的情绪,是对至亲的留恋与不舍。

就像是不久前的她,痴痴的凝望着床上的母亲,所想对她说的那些没有说完,却再也没机会说的话。

“我刚刚做了什么蠢事。”苏桃桃木然出声。

这才想起母亲的那些话,隐约明白了母亲这些年所背负的情绪。

她缓缓的将柴刀放回柴垛,小心翼翼的走到年幼的苏蓁蓁身边,为妹妹清理着伤口,不停安慰。

安静的情绪终于压抑不住,年幼的苏蓁蓁扑在苏桃桃怀中痛哭,即便年纪幼小,她也隐约明白,今天究竟失去了什么。

那是一生中再也不会重复拥有的美好与温暖。

人生中拥有无数美好,却从来都不会第二次获得,没有人能踏入同一条河流两次。

失去了,就没有了。

……

……

夜深了,年幼的苏蓁蓁饿了,苏桃桃便将放在桌上的糖水热了热,又取了些粟米,准备蒸一点儿。

“姐姐,你也喝,甜甜的。”年幼的苏蓁蓁说不清话,断断续续的,却娇憨的端着碗,走到苏桃桃身边。

苏桃桃勉强情绪,却终究忘记了怎么笑,只是点了点头,蹲下身子抿了一口。

像是碱水一样干涩,有点辣意。

还有些苦。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卷三 犹似当年醉里声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61 苦糖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