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情意

剑舟飞过千层云海,凡尘已跃万重青山。

又过了三日时光,旅途自然安稳无忧。

事实上,剑舟有魉鬼护道,便是径直从某处名门大宗掠过,那些宗门的护山大阵也未必敢拦,任谁也看得出这所剑舟不凡,乘坐其间的人恐怕更是不凡。

如此也没谁敢借饶了宗门威势的名头,收什么过路钱,找什么麻烦。

修界自从二百三十一年前的殒天之战后,便一直都很安定,至少明面上大致很安定,没有谁敢在挑衅当年天下三君定下的约则,更没有那处宗门,敢脱离当今天下四大域主的制约。

剑舟中,生活亦是如常。

不得不说,剑舟与凡尘的家中生活无异,便是连施展厨艺的厨房,在船舱之内也有单独的隔间,极是奢华。

王小凡与苏桃桃住在船舱的最里间,屋内依旧宽阔开朗,并没有任何憋屈的压抑感,船板用的木料亦是讲究,透着些干净与硬朗的质感。

苏桃桃昨夜与王小凡观星赏月,今日有些轻微受寒,于是正盖着被子,才喝了些烹煮的草药。

“夫君……糖。”

苏桃桃吃药苦的有些委屈,对着王小凡肆意的撒娇,心中却是满满的暖意。似乎这种依赖的情绪便是重复在多次,她都不会减弱满足感,会觉得无比幸福。

王小凡有些哭笑不得,端着桌边的话梅糖,递到了床边。

“少吃些吧。”

他自然也明白,或许苏桃桃并不是想要吃糖,只是想让他喂她吃,于是便捏了一粒给她。

这些都是很无意义且很琐碎的小事,但无论是对王小凡还是苏桃桃,却也都从未感到过厌烦。

因为这对于他们而言,无论是王小凡漫长且忙碌的生命,还是苏桃桃短暂且艰辛的生命里,都是罕有的幸福与宁静。

含着话梅糖的苏桃桃也更甜了些,幽幽靠在了王小凡身上,只是想腻在他身边。

王小凡轻轻将手放在苏桃桃头上,觉得还有些热,却也不明白为何苏桃桃只肯吃些草药。

虽然苏桃桃体质颇弱,但王小凡不乏灵药,对于凡尘病症,自然极快治愈。

可惜苏桃桃坚持不吃那些灵药,只是让剑舟停了停,随意寻了家药铺,抓了些凡尘治疗伤寒的草药。

“不如停下歇息两天?”王小凡想了想,问道。

“剑舟比客栈舒服多了,哪里用得着停下。”苏桃桃摇了摇头,没有同意。

王小凡依旧有些不解,以为苏桃桃担心误了时辰。

“时间还够,便是我们晚些去也无妨,蓁蓁的问题暂时不大,何况此行时间本就充裕。”

事实上,原本计划的五日行程,王小凡本就预留了一日时光,是担心苏桃桃旅途烦腻,预备带她观览名山大川的。

有剑舟启行,每处停留数个时辰,再回返剑舟休息,大约每天都有些游玩的时间。

然而苏桃桃除了停了两个时辰,寻了家药铺抓些草药,倒也没有刻意要求在何处停留,她对于天地景色,倒是无甚兴趣。

“没事儿。”

苏桃桃轻轻哼了两声,对于王小凡的关切很是开心,不由得扬起嘴角。

可惜王小凡不知道的是,苏桃桃虽然喜欢起程时的日初,喜欢昨夜的漫天星辰,也喜欢剑舟飞过的名山大川,但这些都只是因为王小凡在她身边。

事实上,便在这剑舟内里的房间中,只要有王小凡陪着,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同。

山川景色,日月星辰,纵然是天地美景,但却不如陪在他身边让人开心。

苏桃桃不肯吃那些灵药,也只是因为发现了一件事情。

原来她也不用修行,只要吃些灵药,便能够稳固体内的境界,提升修为,拥有更为久远的寿命。

所以她有些害怕。

若是有一天王小凡寿命终至,垂暮死去,而她还活着,那又是多么令人痛苦的一件事情。

王小凡不知苏桃桃在想什么,但却觉得她笑的很好看。

就像是山间三月末的绚烂桃花,干净中透着几分灿烂的美好,悠悠伸手接住,便是一寸无比靓丽的时光。

他扶她躺下休息,又压好了被角。

“那这次就算了,以后有机会,我再带你赏遍这天下山川江河。”王小凡言语道。

苏桃桃缩在被子里,眨着眼睛,像是泛起些许倦意的小猫儿,却又带着些小小的不满。

“你哪里能随便出来,就会骗我。”

苏桃桃自然不知王小凡守在洛城是为了什么,也没问过。但她知道,那或许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她哪里又敢耽误他了。

何况对苏桃桃而言,陪在他身边宅在那间两人最熟悉的房间里,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比故事中的仙人生活还要幸福。

“大不了再把白帝骗过去守山就成了。”

王小凡扬起嘴角,罕见的泛着些腹黑的情绪,事实上,无论是他算计白帝的时候,还是白帝算计他的时候,从来都不会少。

虽然偶尔他们两人也会联起手来,一同去坑西域那个和尚,让他吃亏很多天喝不到酒,也吃不到肉。

但他自然不会骗苏桃桃。

“我又哪里舍得骗你。”

苏桃桃双手握住王小凡伸来的手,轻放在脸颊上蹭着,就像是小孩子捉住玩具,笑容开心的止不住。

她自然不在意是否能够旅行,但如果王小凡想要她去,她依旧会很开心的去,因为有他陪着。

“我这辈子运气很好的。”苏桃桃不自觉的说着,竟是流露着小小的满足。

“我有天底下最好的娘亲,有天底下最好的妹妹……还有天底下最好的夫君。”她静静的看着王小凡,又觉得活着真是一件好事。

“是不是只差个孩子了?”

王小凡笑了笑,静静的看着她,像是调笑,其实也是一种询问。

最近的一段时间,或许说自从魅妖儿离开那天之后,苏桃桃便矜持了很多。自然是在夜晚的那段时间。

她依旧会与他同房,大都不会拒绝,偶尔也会主动索取,却远没有过往的时候热烈。

甚至少数的日子会拒绝,那些日子正是以凡间女子推论,最适合孕育子嗣的数日时光,那时她会拒绝与王小凡行夫妻事。

苏桃桃听到此言,怔了怔,偏过头轻轻哼了一声,掩饰过了情绪。

“等夫君去过了北疆,若是……若是那位姐姐不讨厌我,不会赶我离开你,我在给你生个孩子。”她的脸颊泛起红意。

这是苏桃桃的态度,她想离开,王小凡不许,那么她便不会离开。

她也不会争抢什么,若是北疆那位想争,她自然愿意让步离开,在苏桃桃看来,终究是自己失了些道理。

如今最好的情况,便是对方也不会争,容得下自己。

那么那人在北疆,自己在洛城,只当相互不知对方的存在,每年时节各伴夫君数月,各自渡过余生,便是最好的解法。

王小凡自然知晓苏桃桃的意思,也明白这丫头很温柔,却也隐隐有着一股谁也劝不住的倔强。

他叹了口气,眼瞳中满是歉意。

就像是他之前说过的,无论花不语与苏桃桃做些什么,说些什么,错的总归是他,那么便是要偿命,也只能由他一人承担责任,她们自然没有任何错,也不应该再受一点儿委屈。

只是

“再多给我一点儿时间,我觉得有些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她。”

王小凡罕见的低头,他是真的在自责,所以心有些乱,不知该怎么去北疆开口,也不知怎么与苏桃桃开口。

他这时才隐约明白,白帝真的很了不起。

当然,那剑人也实在贱的离谱。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83 情意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