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一些烦心事儿

秋风有些冷意,吹动衣衫,让人觉得有些发寒。

魔星揉着脸颊,眼瞳中更是怨恨,恨不得将这位与他流着相同血脉的姐姐杀死。

只要看着对方,他就无法遗忘自己的血脉。

因为他们姐弟都遗传着同一个女人的血脉,那是一个人族女子,只是一个毫无修炼天赋,在寻常凡尘的青楼里卖唱的清倌人。

她只是一个凡人,偶然被当年出游的魔宗少主魔泉看上,花了二十两银钱,便买回去做了侍妾。

无论是母亲作为凡人的血脉,还是她低贱的身份,都让魔星难以接受,甚至有些发狂。

为此,他被北疆的贵少们嘲笑过很久,自儿时起,便一直被以此暗讽。即便因为父亲魔泉的关系,那些宗门贵子没谁敢当面辱骂他,但他却很清楚,那些人的内心没谁看得起他。

或许,如今自己停滞不前的境界也与这该死的血脉有关,若那女人不是一介凡人,只是一介散修,也不至于如此。

看着魔幽,魔星便无法忘怀当年的母亲,两人实在长的很像,尤其是那双如夏露洗过的眼眸,清澈透亮的仿佛什么都知道,让人恼火。

“我戳到你的痛处了吗?”

魔星捂着火辣辣的脸庞,阴冷的笑容透着些快意。

黑裙女子只是冷冷的看着他,如同看着一个蠢货,她有些不明白,为何这样的蠢货会是父亲与母亲的儿子,会是她的弟弟。

若非旁人,恐怕早已经死了不知多少次。

“七十六年前,是你向父亲建议,让我去接近花家弟弟的,我当时就告诉过你,这个办法很蠢。”魔幽轻言道,眼眸间让人看不透情绪。

“他很聪明,一直对我都有防备,我也很明白自己的立场,从没有对他有过好感,我们不过逢场作戏罢了,演演闹闹,结果你这个最初提及此事儿的人,竟是还当真了?”

听到魔幽所言,魔星霎那无语,因为这是事实。

七十六年前,便是他向父亲提议,让姐姐去勾引那花家小公子,为死界天煞魔宗起事,多创造些便利,对那位红尘魔宗更是一步极有力的牵制。

当然,更深层次的理由他没有说过。

那便是做过这种龌龊事的姐姐,以后在天煞魔宗的威望必会大降,如同娼般为人不耻,也没谁会在与他争权。

“不提这些了。”魔星将事情接过,将恨意下压,还是决定先处理些当务之急。

数日前,那花念与魅妖儿在他们的围捕下,用万里符令逃脱,而今不知去向,确实有些麻烦。

虽然捉捕那两人对于天门覆舟殿那边儿的大局没有太大影响,但总归对他个人的功绩极有助力。

“那花家小子逃去哪儿了?”

“中州,洛城。”

魔幽的声音很轻,依旧让人听不出情绪。

听到此言,魔星的眼睛有些亮,颇为庆幸。若是被花念逃到东土或西域,以那两地对花不语的支持度来说,恐怕想捉她儿子还真有些麻烦。

“中州本就无甚强者,那花家小子在哪儿也没有倚靠,天助我也。”

魔星舔了舔嘴唇,眼瞳间展露些残忍的情绪,更多的却是嫉妒。

只是想到魔幽的消息,魔星又疑心多问了一句:“消息可真?”

魔幽没有回答,甚至没有在多看他一眼。

魔星暗自啐了一口,便悻悻的准备带着死界十二煞离开,准备去中州洛城捉捕花不语,或将他残忍的杀死。

但死界十二煞依旧跪在地上,直到魔幽点了点头,他们才敢起身,跟随魔星离去,护佑他的安全。

等待魔星走后,魔幽依旧静静的看着那边的枇杷亭,眼眸微颤。

此刻,只剩龙城城主依旧跪在地上。

“大小姐您不去洛城吗?”

魔幽没有立刻回答,沉默了一小会儿,直到一缕秋风吹起发梢,她才看向北方。

那里是天门的方向。

“之后在看看吧,若是父亲赢了,我自然会去一趟。”然后,她沉默了更久。

“若是父亲输了,我也会去洛城一趟。”

听到魔幽所言,龙城城主自然也极是明晓,此局的胜负,从来就不在魔星与花念,而在于天门覆舟殿那边儿。

魔幽远比魔星看的清楚,无论他们做些什么,终究影响不了那边的局势,而那边的定居,却足以改变他们所做的一切。

只是龙城城主不明白,反正都要去洛城一趟,这位魔幽大小姐为何不现在去?

魔幽没有理会龙城城主,只是觉得心绪有些乱,有些烦。

于是她轻轻蹲下身子,在园中寻了一株野草,她无比熟练的用手刺入泥土,将草拔出,轻轻的掸了掸根须上的泥土。

没有什么犹豫与抗拒,她静静的咬着草根,像是吃着充饥的食物。

这是无比怪异的一幕,怪异到龙城城主都不敢去看。

堂堂死界天煞魔宗的大小姐,竟是如同饥不果腹的流民一样,用草根充饥,偏偏贝齿轻咬草根的模样,没有什么做作,反而如同女童天真自然。

龙城城主没敢问魔幽,是否需要此刻用膳,只是静静退了下去。

魔幽从始至终都没有理会他,不知在想着什么,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但这名黑裙女子无比的清楚,她有些心烦,所以才会重复儿时的记忆,这些年来,每每心烦的时候,她都会如此。

只是最近七十六年来,心烦的时候少了些,她去吃草根的大多时候,也不再像是过往一般心烦,而是为了去教某人,哪种草根能吃。

静默许久,魔幽再度站起,恭敬的对着枇杷亭行了一礼,便不舍的离开。

她也准备先去中州,虽然未必如魔星一样直达洛城,但总算是在中州。

至于她告诉魔星的消息,自然是真的。

即便万物符令的踪迹很是难查,无论是她还有魔星都查不到。但这份消息的来源依旧可靠,至少真实。

魔幽的怀中有一封信,那是一名月白襦裙的少女寄给她的,魔幽不知那名如梦的女子是谁,但却明白,恐怕便是父亲的境界也未必及的上那人,应该是真正的前辈。

“这一局,父亲跳不出来,我也跳不出来。”

魔幽笑了笑,大抵只是觉得有些好笑。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卷三 犹似当年醉里声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20 一些烦心事儿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