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枇杷树下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龙城在死界边界,也是北疆的边界,河域很少,降水也很少,鲜有大片的植株,大都是如同城外一般的沙土地。

自然,这里便要比其他地域穷些,总要受些钱粮的调度援助。

问题是,龙城即便不算繁华,人口也不算少,便是魔宗竭力调度钱粮,也难免无法顾及所有人。

贫穷的地域从来就不止龙城,吃不上饭的人们还有很多,何况龙城的孩子们还有麻衣可穿。

枇杷亭里,黑裙女子冥心静意,没有在思索那些烦心的事儿。

只有在这龙城的枇杷亭里,她才不再是天煞魔宗的大小姐,而是很多年前,与母亲与弟弟相依为命的懵懂少女。

踏过悠悠的园地,魔幽看着环绕着亭子的枇杷林,正值秋季,枇杷林的叶有些枯黄,枝节上也在孕着来年的花骨。

偶有那么几个夏季未落的枇杷果子,也已经在枝桠上摇摇欲坠,有些枯萎。

魔幽走到枇杷亭中最里面的那棵枇杷树前,静静的跪了下去,她没有吝惜衣裙,也不在意是否有修者会在院外看到。

只有这时,她才会展露与平常的冰冷不同的暖意与笑容,就像是五月的枇杷果,透着些酸甜意。

日光东升西落,将枇杷树的影子与她的影子重合,像是怕晒着她,小心的呵护着,树的枝桠如同将她拦在怀中。

魔幽静静的闭着双目,享受着罕见的宁静。

可惜这种时间总是短暂,不多时便被来人的脚步声打破。

不需要猜测,魔幽也知道进来的是弟弟魔星,这间枇杷园父亲轻易不允许他们姐弟二人之外的人入内。

来人是一名青年,一身黑蟒华服,戴朱缨宝饰之帽,腰间的束袋亦是烫着金与净玉,烨然若神人。

这名珠光宝气,却有些面色冷傲的青年,自然便是魔星,不知为何,总是喜欢打扮的奢华至极,甚至不会去管气质与搭配。

他静静走入园中,见到跪在枇杷树前的长姐魔幽,微微露出不悦的神色,有些唾之以鼻。

若非担心父亲责罚,他早已经将这枇杷亭移成了平地。

“你发现那花家小子的踪迹了?”魔星微仰着头,眼瞳中带着些傲慢之色。

黑裙女子依旧跪在地上,很是认真,闭着双目像是在对那株枇杷树诉说什么故事,她扬了扬嘴角,像是在笑,可惜听到魔星的声音后,笑容不在。

“跪下。”她的言语很轻,却不容置疑。

魔星的面色胀红,眼瞳中泛着些煞意:“若非是你的错,我们那里会放跑那花家小子……”

“别让我说第二次。”

她的声音更冷,因为她已经起身,准备离开枇杷园。

等到魔幽走到魔星身旁,那华贵青年竟是出于畏惧,浑身颤抖,迫不得已单膝下跪,却不服气的强咬着牙关。

“跪一个时辰出来后,再说别的。”

……

……

等待魔幽出了枇杷园,众人在外面等着,有那位龙城城主,有死界十二煞。

见到这名黑裙女子面色冷肃,众人齐齐跪地,莫不敢言。

任谁也知道,这位天煞魔宗的大小姐是出了名的冷血,做事狠辣决绝。

便说数日前在死界骨宗,算计那位花家小公子的时候,都毫不留情面,两人终究是七十余年的朋友。

甚至在北疆大多数人眼中,或许未来她成为尊后的机会,比焚神谷那位嫡小姐,乃至比当代魔尊的嫡传弟子魅妖儿都要高些。

毕竟七十年来,那位花家小公子从未对另外两人表露过爱意,唯有时常与她相约,两人踏雪而歌,乘着秋风画船,令人好生羡慕。

但数日前的变故,北疆诸多大宗已然知晓,寻到那夺命契机,魔幽竟是直下死手,若非那位花小公子有万里符令,早已重伤殒命。

至于天门的覆舟殿,那里更是诸多人关心之处,亦是此次变故的重中之重。

但谁也明白,三宗宗主齐反,覆舟殿沦陷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那位红尘魔尊境界未至巅峰,便是有魑魔与魍怪两位尊者辅佐,又能在三宗宗主的攻势下支撑多久呢?

等待魔星出来,早已因羞恼面目通红,双瞳蕴杀意。

他自然不服魔幽,只是境界与手段远不如对方,无法违逆。

“我终究是未来的魔宗之主,等待父亲退位,我要你好看。”魔星的言语狠厉,魔幽却未当回事,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若你不是我弟弟,我早就打死你了。”魔幽轻叹,却也没多说什么。

她知道儿时很多事情,让魔星放不开执念,所以愿意容忍,就像是父亲对他们姐弟因愧疚,总是处处惯着。

魔星愈加憋屈,却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他更在意那花念何在。

父亲魔泉如今已经大事可期,他只需要在这件名留青史的功勋上在添一笔,便也是改朝重杰,可享万般风光。

只要将那魔幽捉不住的花念捉回或击杀,他便能够为魔宗与父亲证明,他比姐姐更强。

“我也不追究当日你私自放走花念的罪过了,现在只要告诉我他逃到哪儿去了就好。”

听到魔星欲夺功之际,又胡乱给自己安加罪名,黑裙女子竟是气的一笑。

“说的你好像能拦住万里符令似的。”

这个解释很好,好的无懈可击,即便是魔宗的长老也挑不出一点儿毛病。

万里符令乃是至强的传送阵法,天底下也没有几道,能够拦得住万里符令的,恐怕也只有他们父亲那一个级数乃至更为传奇的那些强者。

恐怕死界天煞魔宗的那些长老都做不到,更何况是他们这些年轻一辈。

“但你有骨戒,骨宗的骨戒。”

魔星静静的说着,没有忽略这个细节。他记得很清楚,在动手之前,魔幽从那花念手里,把骨戒骗来。

虽不知那花念为何会轻易将此等重宝异手,像是昏了头,但这枚骨戒终究到了魔幽手中。

她自然拦不下万里符令,骨宗的镇宗骨戒也未必能做到,但留下那两人中的一人,或许还是有极大概率。

偏偏魔幽一个也没留下。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盘算,做你的春秋大梦吧。”魔星嘲笑着,面露讥讽之色。

“未来的尊后?那花家杂种就是把你当成表子玩玩,在他眼里,你这种卑贱的血脉和青楼里的娼没什么区别。”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魔星被扇的有些懵

龙城城主与死界十二煞依旧跪在地上,仿佛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看见。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卷三 犹似当年醉里声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19 枇杷树下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