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 秋去冬来

秋雨渐寒,便是锦瑟山脉的艳红枫叶,也卷起些枯意。

随着那艘从洛城来的剑舟入驻药心谷,已经过了半月有余,看起情况,或许还需要更长的时间。

菊有道随意的坐在绵延山脉偏外的某处凉亭里,将脚撬在石凳上,随意饮了些苦竹酒,亭外秋风吹进细雨,打湿了他的青衫与一双墨黑短靴。

秋日的竹叶涩又苦,没有春日的清香,用来酿酒总有种难言的味道,就像是不太美好的记忆,让人无趣,厌弃,却又弃之可惜。

天意渐寒,他咳了两声,从怀中摸出了那只古旧的算盘,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商人。

算盘之上的木珠看起来有些年头,但被盘的干净,泛着些清亮的色泽。

他透过亭外细雨,又看了一眼远处的药心谷,没有选择接近。

此时他距药心谷,是最易观察,也最不容易被发现的距离,若是在接近些,恐怕无论是王小凡还是那位药心谷老祖,都会察觉到他的存在。

“真烦。”

菊有道又饮了口酒,觉得无趣,也不知公子净让他探查王小凡的动向有何意义。

那座洛城有白帝在,不好强动,也没什么道理去动。

王小凡带着那位仙韵道体的小姑娘出来,寻医问药,自然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要查到那艘剑舟的去向也很简单,因为王小凡等人从来便没有隐藏过行程。

若是一直按兵不动,他还不如不出兵。

何况菊有道清楚,若是那位魉鬼尊者就算了,但他决然打不过王小凡。

莫说那位鸿羲魔尊如今不知恢复到了何种程度,便是真的散尽功力,濒临死亡,谁又敢去惹那等至高大物。

到了那等境界,早已能够灵通天地,便是垂死一击,恐怕也未必不能带走一座千古宗门,任何时候,都无人敢去轻视。

“难不成他们再在这里住上半年,我也要在这里枯坐半年?”

菊有道皱着眉,抖了抖被浸湿的青衫下摆,从石桌上的瓷盘里,吃了最后一块下酒的杏仁糯米糍,便准备离开。

公子净让他守着王小凡的动向,以备不测。

但他觉得无趣且没有意义,所以准备离开转转。

自然,这并不是对公子净的不尊重,菊有道向来是除了月玲珑外,公子净最信任的人,也是万事皆为那位着想的人。

不仅是为了报救命之恩,更多的也是一种理想的追随,是发自内心的真正尊敬。

但即便是公子净的吩咐,他还是觉得盯着那艘剑舟的去向没有意义,至少远不如很多别的事情有意义。

虽然他也不知现在什么事情更有意义,但总比枯坐在这里有趣。

如此,又何必浪费宝贵的时间。

除了是公子净的随从,他亦是一个商人,对于商人而言,货物很值钱,信用很值钱,但时间更值钱。

所以他向来闲不住,总觉得自己得去做些有意义的事情,至少对得起他的名字。

菊有道随手一挥,杯盏泯灭,雨痕润无,这间亭子内外便再没他的踪迹。

他踏在秋雨纷纷的山间泥路,墨黑的短靴沾染些泥土,心情却开朗些。

就像是山村农家踏雨摘果子的野孩子,他轻哼起了黄梅小调,伴着极为欢快的意味。

只是哼唱到一半,小调骤停,他的眼瞳也稍稍泛黯,沉默下来。

他继续向西下山,漫无目的的走着,便是不知道先该做什么有意义的事情,但总得找家不错的镇子,将酒壶满上,在买些可口的卤味与糕饼。

秋雨瑟瑟,打落枯叶,压动树枝,奏响一曲轻快且低沉的旋律。

……

……

秋去冬来,时间向来过的很快。

不知不觉间,便是霜雪纷纷,随着今年的第一场雪落入玉镇,这座离锦瑟山脉很远的小镇,也透着与往时不同的景。

这里是锦瑟山脉之外,自然没有那种温暖的气候,偶尔会呼啸寒风。

家家户户的孩童早已穿上棉衣,等候着新年的岁钱,镇上的精壮男子们,也难得不需顾及农田,三三两两的在客栈里温一壶酒,絮叨些神仙们的故事。

听着偶有去过大城,有些见识的书生在看台上讲书讨钱,客栈里的人们也都侧起了耳朵,便是连喜欢家长里短的妇人们,也都静下了声音。

也许传说中诸如白帝陛下的故事,他们早已耳熟能详,但每每听起,便觉得心潮澎湃。

好男儿自当如此,只是那位白帝陛下孤剑闯万年太白宗,将南大仙子从太白塔接下了数百年,两人至今为何没有子嗣?

那位南岭的青帝陛下,今年又广发了红颜帖,也不知能不能睡到她想要睡的那个人。

天下人都知道这件事儿,但为何唯独那位无名佛祖忘了?

客栈里,人们絮叨着,推杯换盏,气氛越加热烈,还有两位商贾,投给了书生几枚小钱。

“换一个新鲜的故事,北疆那边不是又出事儿了?那位花小公子最后娶的是谁?”

浮生大陆,边域无疆,即便很多故事瞒不过天下,但从一地到往另一地,自然也需要很长时间。

何况凡间的故事,总是有所出入,在口口讲述之间,早已不同。

世人而今已经知晓,北疆不久前发生了一场变故,可惜的是,那位天煞魔宗的宗主终究败了,任谁也没有想到,那位红尘陛下突破了魔修九阶的无劫境界,已然端倪天地。

对于这种战争与变化,世人向来觉得无趣,因为没有什么添头,便是赌坊也不知该用什么开盘。

但那位花小公子却不一样,而今他的母亲已经成了天下间最了不起的人物之一,他的身世便真的没人敢在诋毁,身份水涨船高,甚至成了天煞魔宗的新宗主。

那么谁又会是天煞魔宗下一任宗主夫人,甚至说是下一任北疆尊后?

天下间各大赌坊的盘口,早已炒的火热,世人对此向来乐此不疲。

“我听说那位与花小公子青梅竹马的魅妖儿姑娘呼声最高,很多人都听说过,他们自小相伴,感情甚好,何况原本他们就有红尘陛下赐予的婚约。”

“焚神谷的那位嫡小姐也有可能。她贤惠通达,实有大家风范,何况亦是那位炼无极尊者唯一的子嗣,焚神谷便是她的嫁妆。”

听及此言,客栈中的众人们才纷纷深思,又不禁吵着争着,那位花小公子最终,究竟会是依照真情,迎娶那位魅妖儿姑娘,还是会为了天门妥协,迎娶炼裳儿姑娘,将焚神谷归了天门?

冬日无事,人们闲散的时光就这样被消磨着,在淡茶与粗糕之间,透着些热切且有趣的味道。

……

……

谁也没有发现,小镇之外,有了来客。

那是一群行马公子,锦衣玉佩,烨然若神人,显然是不同于凡尘之人的修者。

他们在镇外停下,骑在最前的那位锦袍公子眉眼俊朗,却有些冷与轻蔑。

“你确定那姑娘是寒冥鬼体?”

他问着,眼瞳中又泛起些残忍与贪婪的意味。

“葛公子您放心,小的早已经查好了,又怎敢让您老人家白跑一趟。”一名同行者献媚说道。

他自然知道,这位第三重楼的嫡公子最喜功勋,恰好近期也缺些钱。

偶然被他看见,从药心谷下来的那个求药的小姑娘,似乎真是寒冥鬼体。

若是能够将其宰了讨赏,自然便是一份添头,用来讨好这位葛彦公子最好不过。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206 秋去冬来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