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 东土行

深秋时节,天气愈冷。

洛城的清晨,也渐渐有了降霜,偶有枯叶在山路睡了一夜,醒来时,便会泛些冷寒。

便是连那常年不散的云雾,也重了两分,让人看不透远方,如同层云沉降大地,带着些许水意。

自秋诗离去已有半月,王小凡料算时间,知晓白帝多半也快要临至洛城。

他站在窗前,看着远处已经落的差不多的紫槐树,无趣的细数着大半光秃的枝条。

苏桃桃正在床上收拾被褥,想起昨夜两人新从书上学到的趣法,脸颊不禁微红,她又幽幽的躺在了床上,下意识抱起了枕头,恨不得将头埋进去。

好在她转瞬调整过心情,发现王小凡像是有些心事。

“夫君,光秃秃的紫槐有什么好看的?”

苏桃桃微微偏过头,眼眸中透着些莫名的光彩,就像是在说‘看看我,看看我’。

王小凡不禁扬眉,走到床边坐下,宠溺的揉着她的头发。

苏桃桃见王小凡理解她的意思,便抱着枕头,又枕在了他的腿上,仰着头看着,眼眸间满是情意与幸福。

两人相处的时光,似乎永远也不太够。

苏桃桃如今大致才有些了解,为何总有些人想要一直活下去。

面对那能够让身心沉浸在喜悦中的幸福,便是在久远的岁月,也是不够的。

“那就看你。”王小凡笑道,却被苏桃桃用枕头锤了一下。

窗户已经打开,清晨的凉风袭来,透着些爽快的气息。

苏桃桃也悠悠看了一眼那窗外的紫槐,夏秋之时,满树绚烂,迎风自有怡人香气,很是好看。

如今快要入冬,莫说是那些绚烂槐花,便是连陪衬的叶子也差不多落光了,只剩下些枝条,看着有些萧瑟。

“你刚才在想什么?”

苏桃桃有些好奇,王小凡罕有会露出那种神态,就像是少年恶作剧的模样,透着几分快意与期待。

王小凡将苏桃桃揽在怀中,想的却是另一个人。

当然,他想的那个是男人。

“我在想,若是那人再临洛城的时候,我们已经离开了这里,他又该被气成何种模样。”

王小凡有些可惜,上次白帝不悦的模样,他便没有见到,虽这次依旧有让他来的道理,但总是这样强征对方辛苦,想来即便是那位仙君白帝,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他想留下看看,可惜不行,否则他若在,白帝又岂会展露那种吃瘪的表情。

这是个很矛盾的问题。

苏桃桃眨了眨眼睛,不知该如何回答。

她如今也已经知道,王小凡大概是谁,他的那位朋友,多半指的便是即将前来洛城的仙君白帝。

“既然是朋友,你不好总落个空场子,不一起吃顿饭吗?”

苏桃桃认真的建议道,即便有些不通世事,但她还是了解人与人的相处之道。

显然这次对方是来帮忙的,但若是连个寒暄都不招呼,己方直接离开,总归失了礼数。

王小凡笑了笑,自然明白是这个道理,但是这般,郁闷的便不会是白帝,而是他,反倒不美。

“下次有机会,我在与他说道,这次再让他一个人守次山吧。我们先去东土,不然就该入冬了。”

这当然也是借口,苏桃桃不会戳破,也不甚在意。

反正夫君说的总是对的,至多他被朋友骂时,自己多烹一杯茶,与他一起赔歉好了。

“那我们几时去东土?”

苏桃桃双手握住王小凡宽大的手,轻轻放在脸庞蹭着,感到莫名的暖意,很是舒心,连怀中的枕头都丢在了一边。

“今日收拾行李,明日上路吧。”王小凡思衬片刻,回应道。

这是半月前,自东土而来的秋诗在家中吃饭时,己方便确定下来的行程。

既然白帝将至,那么自己等人便也应该出发前往东土的药心谷。药心谷在东土以西,山脉环绕之地,离中州不算远,但终究跨越两域,也不是多近的行程。

无论是行李还是登门礼,总得提前备好。

听到此言,苏桃桃才怔了怔,觉得行程有些着急。

但既然王小凡已经做好了打算,她自然便不会反驳,于是开始思衬,究竟带些什么行李合适,已经快要入冬,自然得准备些厚衣裳。

一日时光,自己又能做多少糖饼作为干粮?

直到出了房间,在厨房中准备早餐之时,苏桃桃依旧在思索这些。

究竟是换乘马车,率先计划几条路线,还是直接雇艘画船,尽量减少些旅途颠簸?

由洛城前往药心谷,终究是跨越了两域的行程,比之前往金陵的旅途,要远远麻烦,或许需要耗费数十日光景。

厨房内,苏桃桃用砂锅咕嘟着甜粥,烙着白面霜饼,不仅苦思皱眉,神态依旧不自觉的可爱。

……

……

直至早饭之时,苏桃桃才发现她所有的担忧都不是问题,甚至还显得有些呆笨。

餐桌之上,王小凡静静的吃着霜饼,虽然很是可口,但未免又有些甜过头了。

当然,便是如此,他依旧不会有任何不喜,吃完了一个,又吃了一个。

“我们乘剑舟过去,大约五日便可到药心谷。”

王小凡说道,同时思衬着时间。若是剑舟全速飞行,恐怕最多只需三日时光,但考虑到中途或有美景,苏桃桃难免心喜,王小凡便也将游玩的时间算了进去。

听到王小凡的吩咐,魉鬼点了点头:“那我等会儿先去备些灵石,重新看看剑舟的阵法是否稳固。”

事实上,剑舟是否有问题,对于王小凡与魉鬼而言并无影响。便是阵法崩坏,有两人在,苏桃桃姐妹也不可能有事。

但魉鬼清楚,王小凡肯定不愿意见到任何状况发生。

此行前往药心谷,中途沿景游玩,也总归不好坏了气氛。

“剑舟?就是那种能够在天上飞的船?”苏蓁蓁听到后有些期待。

虽然在书中见到过那种法器,但却从未见过实物。就像是她即便知晓姐夫王小凡是何身份,却没有任何实感。

苏桃桃倒是有些失落,没想到她思衬了许久的问题,实际上根本毫无意义。

“那我能帮什么忙吗?”苏桃桃偏着头,有些委屈的看着王小凡。

王小凡不禁觉得有趣,指了指盘中那些很好看的白面霜饼。

“可以再做一些带上,豆沙馅少些,面层的糖霜也少些。”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卷三 犹似当年醉里声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80 东土行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