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素裙

大殿内,小铃铛踏着步子走入,铃铛声清脆作响。

只是这铃铛声回荡在大殿内,却成了唯一的声音,众多宾客有识得此剑之人,已然颤抖俯首,又哪里敢有一丝不敬。

便是那主位之上气息萎靡的柳十三,眼瞳中也隐隐不定,像是在疑惑,唯有那杜族老祖惶恐如鼠,不知在想些什么,恨不得立刻逃走。

铃铛声停了,少女的脚步也停了。

她对着苏桃桃看了一眼,无奈言道:“你妹妹非要回来,说死也得和你死在一起,不愿苟且离开,我没办法,就只得带她回来了。”

小铃铛确实打算先将苏蓁蓁带走,安顿下来,但没想到苏蓁蓁还是放不下姐姐苏桃桃,选择回来。

于是小铃铛便带苏蓁蓁回来了,反正只要在她身边,无论是否离开杜族,杜族与长水剑宗都伤不了苏蓁蓁,回来也罢离开也好,都不是问题。

唯让小铃铛觉得有意思的是,隐隐戏弄苏蓁蓁时,对方着急的神情很有趣。

小铃铛自然知晓苏桃桃无事,但苏蓁蓁却是不知,加之苏蓁蓁无比清楚,苏桃桃那晚临托之言,便是诀别语,死志已生。

一路归来,苏蓁蓁心中自然急切。直到杜族外,她才准备独自进来,让小铃铛先行离开,不想牵连到她,却未曾想,小铃铛什么也没说,便径直领着她走进来。

听到小铃铛所言,苏桃桃连声道谢,然后去将妹妹揽在怀中,有些心疼,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傻丫头,逃出去多好,何苦回来犯险。”

“长姐如母,蓁蓁怎能背弃。”苏蓁蓁认真的回应,然后腻在了苏桃桃怀中,看到姐姐无事,她才心安。

这是年幼的苏蓁蓁一直记得的事情,那时母亲尚在,姐姐也还很小,她们或许都觉得她还不记事,但她却记得很清楚。

姐姐苏桃桃本有很多逃出杜族的机会,但为了照料重病的母亲,为了照顾更加年幼的她,一直忍着待着,却从未想过舍弃,而今,她又怎忍心舍姐姐而去。

她离开杜族,也只是找了家镖局,托送他们将那株魂草寄往洛城,便即刻返回。

血脉有时只是纽带,但至亲却从来都不可割舍。

片刻后,等待苏蓁蓁放下心来,重新审视殿内的境况,却又不由得疑惑,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有些不解的看向小铃铛,突然觉得这名铃铛少女有些神秘,似乎不是那么简单。

小铃铛骄傲的笑了笑,却没有回应苏蓁蓁,而是环顾殿内。

等到小铃铛将视线汇聚在王小凡身上时,她顿了顿,有些犹豫。

纠结片刻后,小铃铛放下了她怀中的古剑,将其连剑鞘一同刺入在地,腾出了双手。

她向着王小凡踏近两步,有些不悦的行了个晚辈礼,神情好似有些嫌弃。

“您好。”

小铃铛终究不知该怎么称呼王小凡,只是简单打了个招呼,便没有多言。

她自然清楚,对方是参功造化的人物,是于世间有大恩情的豪雄,值得她敬佩礼遇。

按照道理,就如同她称呼西域那位佛祖为‘伯伯’一样,王小凡亦算是她的叔伯辈,可她却就是叫不出口。

就像是她在提到那位白帝陛下一般,小铃铛对这二人从无好感。

见到这名稚嫩少女行后辈礼,王小凡也正了身子,认真回应。

他自然也认得那柄古剑,知晓它的传说比大殿之内的人们更多。

“南仙子竟是将这柄剑传于你了。”王小凡有些感慨,沉默了会儿。

待稍理心中思虑,王小凡又仔细看了小铃铛一眼,了然点头。

“昊天剑体,确实了不起。”

听到王小凡此言,一旁的魉鬼则是神色微异,看向那名铃铛少女。他自然也听说过南大仙子收了这名弟子,上次他返回北疆,还有缘见过一面。

能够入得南大仙子眼的,自然非凡,魉鬼从不怀疑这点。但而今连王小凡都给予这等评价,那便是真的最了不起。

魉鬼清楚,数百年来,若不去算那‘仙韵道体’,能够单从天资论,让王小凡觉得了不起的也只有唯二。

仙君白帝的剑道,与那位禁忌老怪的尸道。

在王小凡眼中,便是连他自己与妖主青帝的天资也不过‘还好’。

听到王小凡的夸赞,小铃铛轻哼了一声,模样却是有些开心。她悠扬的重新将古剑抱起,显得有些神气。

“师尊的眼光自然极好,又怎用你来评价。”

这句眼光极好,夸得却还是她自己。

一旁的魉鬼神色微异,心情有些复杂,用剑的都这么自恋吗?

那位白帝陛下也好,这位铃铛姑娘也罢,仿佛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谦虚。而且这呛人的语气……

“我家尊上欠你钱了?”魉鬼没忍住,斥了她一句。

小铃铛怔了怔,微微皱起眉,眼眸间有些煞意。

“呵,男人。”

随着小铃铛微讽的语气,魉鬼的心情越加难受,总觉得今日诸事不顺,但他却终究不好对这名稚嫩少女出手。

不仅是因为实力与关系,更重要的是,她已经抱起了那把剑。

此时,即便是一方域主想出手杀她,也需要慎重考虑。

殿门外,有音悠扬

渐落的夕阳泛着余晖,天光与云之间,夹着一道金辉。

细细听去,那像是有人在吹柳叶,奏着一道毫无平仄的旋律。虽无音味,却意境深远悠长。

云海成波,泛着水的柔意。

天夜混色,透着亮的寂静。

这道柳叶的声音很浅,却刚刚好能被所有人听到,或远或近,萦在耳边的声响几近无异,却泛着淡淡的无奈韵意。

有人来了,是一名素裙女子。

正如同王小凡之前进殿一般,她来了,众人方才察觉她的到来。

她走的很慢,但时间变的更慢。

“劣徒无礼,莫要见怪。”

这名素裙女子停下步子时,恰好在小铃铛身前,悠悠的拍了拍小铃铛的头,也不知是惩戒还是宠溺。

听到女子略有歉意的声音,殿内众人方才回过神来,神色各是有异。

魉鬼最先,半跪在地,请礼以示尊敬。小铃铛在受到斥责后,亦是恭敬行后辈礼,为师尊见礼。

苏蓁蓁被小铃铛看了一眼,不知为何,有些奇异。于是她又看了王小凡一眼,王小凡点头,她亦是学着小铃铛的模样,向这位素裙女子持礼。

苏桃桃在一旁看着,却只是觉得这名素裙女子真是好看,恐怕天下便再也无人能出其右。

长发随意落着,素裙随意落着,却透着一抹极静的韵意,她不说话,天地便不在说话。

“南仙子。”

王小凡亦认真持礼,只是他持的是平辈礼。

苏桃桃觉得有些新鲜,她还是头一次见到王小凡会主动与人持礼,但夫君如此,她也不好落面,亦是见礼。

素裙女子浅笑着,认真回礼。

“小凡道友,苏姑娘。”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