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旧时怨

山路渐平,少了林木与山岩,多了尘埃与碎屑。

随着秋风起,尘埃与碎屑开始起舞,远不如之前的灿金色的枯叶,而今透着一种萧瑟与寂寥。

那些尘埃与碎屑吹拂在魔星的身上,被逐渐流失的血液黏住,渐渐的,在他的身上覆盖起薄薄一层,就像是天然的坟。

魔星痛苦的喘息着,没想到即便倾尽了最后的底牌,依旧败在了花念手中,而今他就要死了。

他听着花念的那些话,讥哨的笑了笑,却没有任何能够反驳的言语。

即便在如何乖张愚蠢,他也明白,花念所言的那名黑裙女子,他的长姐魔幽,是他永远也无法超越的存在。

就像是北疆十万雪岭的穆峰,是这个世间最高的位置,再也没有那座山崖与峰峦能够越过。

“以尸入道后,我就连你都打不赢,何况是她。”魔星的声音中罕见的遗憾,透着些复杂的情绪。

花念沉默了会儿,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幽姐姐应该教过你许多手段,为何你最终还要堕入尸道?”

花念了解那位天煞魔宗大小姐的性子,便是在如何冷漠,她对于这个弟弟却是极好的,就像是他们的父亲魔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溺爱。

很多时候,若非是魔幽阻拦维护,恐怕这位天煞魔宗的二公子早已捅下了滔天的篓子,不知被送去九刑魔棺几次。

如此,魔幽也应该教给过魔星很多手段,虽未必超凡入圣,但若是魔星肯用些心,他如今的境界必然不会比现在差。

其中的一些正道手段,也未必真的不如尚未大成的‘尸道’。甚至能够让魔星比现在走的更远。

尸道本就不是暴增功力的手段,而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邪法。若是没有那百尺竿头的根基作为积甸,更进那一步的意义终究不大。

事实上,自古以来,真正能够以尸证道,将那邪法运用得当的,也唯有那传说中的禁忌魔尊,对于他人而言,尸道只是罪孽滔天的邪道罢了。

秋风卷过脸颊,些许碎石轻砸。

魔星残破的神情微怔,转而变的狰狞且讥讽。

“她的确教过我不少功法,但我如何敢学?”魔星渐渐灰暗的眼瞳间,泛着些许畏惧与愧疚。

“谁知道她是不是在害我,想要借那些功法要我的命。”

“幽姐姐不屑如此。”花念辩驳。

“不屑如此?”魔星列扯嘴角,眼瞳将依旧是些许癫狂的情绪,像是在说服他自己。

“天知道她会不会,我小时候可是要过她的命,她哪有这么好心?”

魔星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不知是不是临死一刻,他的眼瞳中也回闪过些许儿时的记忆。

那时,北疆动乱,边陲的龙城更是成了人间炼狱。

中州数百的宗派入侵,那些宗门贵子将龙城当做了畜场,从未将北疆之民当成人。

那名他最看不起的青楼女子,也恰巧带着年幼的魔幽与更加年幼的他流亡至此,为了活下去,他们隐了身份,埋了家当,只是换了一些行粮干饼与粗布。

可在如何多的粮食也总有吃完的一天,何况他们的粮食本就不多,正值兵荒马乱,又哪里能让一名弱女子与两名稚童有存活之法。

粮食终于吃尽了,那青楼女子为了养活他们姐弟,用碎石划破了她最引以为傲的脸颊,又将身体割了数道疤痕,这才敢出门,想要讨一些苦力活。

即便如此,生活依旧难以为继,直到那些宗门贵子赛马,某位修者输了灵石,将责任归咎到了养马的她的身上,竟是放出狂马,肆意的踩踏冲去。

这是一个没有任何意外的故事,一名娇弱的青楼女子,又如何跑得过一匹被喂了疯药的马。最终她的肋骨断了五根,腿骨也被踩的粉碎,浑身上下都是马齿撕咬的痕迹。

好在幸运的是,她丑八怪的模样已经引不起任何人的欲望,浑身的褴褛血印更让人倒胃口。

所以年幼的魔幽与他,将那名青楼女子找到,并且费力抬回那所破旧草房时,倒也没人阻拦。

没有谁会踹地上的一堆污泥,那会让人担心脏了鞋。

那时开始,家中便断了粮食,代替那名青楼女子外出劳作的,是年幼的姐姐魔幽。

不知是偷还是抢,每每回来,她总是会遍体鳞伤,就像是与一群疯狗在土堆里争抢过食物一般。

那日,天色还早,她还没回来。

年幼的魔星拿着碎石片,看向床上盖着茅草,苟延残喘的那名青楼女子,眼瞳中满是怨恨与敌意。

“为何你只是个凡人,为何你是这般低贱的身份?”他嘶哑着嗓子质问,稚嫩的脸颊变的狰狞。

“若不是因为你,父亲又何需被魔宗宿老们打压,我又怎么会被人追杀至此,流落如此惨境。”

魔星愤恨的举起了碎石片,似乎想要划破那名青楼女子的喉咙。

怨恨与愤怒,让他近乎失去了理智,也没有听清对方那声微不可闻的对不起,没有见到对方眼角滑过的泪。

躺在床上的青楼女子渐渐闭上了眼睛,却还是不舍的看了他一眼,愧疚为何照顾不好他与魔幽,甚至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唤他们一声……

锋利的碎石片刺下的瞬间,魔星的颈部火辣辣的疼。

只是顷刻,他便被一道纤细泥泞的手臂挥开,倒在了一旁的枯木堆中,浑身刺痛,将那些枯枝压的咯咯作响。

原来是姐姐魔幽回来了,这名稚嫩的少女一如往常,满身泥泞与血污,头发也被生生扯断许多,青稚的脸颊上没什么神彩。

她没有看向被打在一旁的弟弟,在床边伏下身子,替床上的女子重新整理茅草,想要让她暖和些。

这时,见到那女子状态还好,年幼的魔幽才舒了舒眉,轻松了些,眼眸间透着些柔静,想要腻在对方怀中。

“娘亲,吃些东西吧。”

听到魔幽的声音,床上那名青楼女子才微微睁开眼睛,泪水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对不起……”她的声音依旧很轻,见着年幼的女儿像是落败的野狗的惨状,心如刀绞。

这种痛楚,远比刚才那片锋利的碎石片真的落在她的喉咙要疼。

正待年幼的魔幽从碎布兜里将半块满是尘土的高粱饼子拿出,床上女子的眼眸间也泛起些不可置信。

“星儿,住手……”

她的声音有些嘶哑,想要阻止,但站在魔幽身后的那稚嫩少年又怎会停手。

他将那锋利的碎石片刺入魔幽的右肩,刹那,鲜血四涌。

伴随着茅草屋内魔幽的痛叫,魔星抢了那半块高粱饼,夺门而逃。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46 旧时怨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