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无敌者本就无敌

疾风吹断劲草,无数枯叶卷成飞灰。

原本满是惬意的秋日阳光之下,也泛起了淡淡的血煞之意。

远处的魅妖儿将苏蓁蓁揽在身后,不至于让她受到气劲侵袭。王小凡依旧坐在那方青石之上,只是没有在继续吃饼,连清茶也没有再喝一口。

他也静静的看了眼远处,眼瞳中有些遗憾,最终却悠悠叹了口气。

被王小凡的云山大阵所桎梏身形的死界十二煞们,眼瞳中也都展露诧异,有人愤怒,有些恼火,有人悲哀。

他们自然知晓死界‘尸妖’现世,与自家宗门有关,也知晓此次宗主反叛天门,为此做好了拼命的决意。

但任谁也没有想到,自家的公子竟也落入‘尸道’,他为何要这般?

以尸证道,损天人之气,害众生之命,乃是天下间最大的禁忌,便是邪路之人,也会为之不屑,人人得而诛之。

若是利用倒也罢了,为何自身要浸没此道?

死界十二煞想不明白,便是巳陆与辰武的眼瞳中,也泛着些恨铁不成钢的痛惜。

可惜无论是他们的呐喊还是劝诫,远处的魔星已经听不见了。

随着那份血煞之意渐浓,魔星残存的理智也渐渐消散,开始如同那些尸妖,像是野兽一般嘶吼。

显然,以他的境界还不足以维持理智,但本就境界不低的他,而今却成了更为恐怖的怪物。

“自寻死路。”

对峙的花念轻轻斥道,有些遗憾,也有些复杂。

最终,他没有在顾忌什么,再度睁开眼瞳之时,只有淡然的冷漠与杀意。

“便是借助邪法,修成尸妖之身又如何?你还是没明白那个道理。”

花念也没有在与魔星多言,开始调运体内灵力,重运天魔大化,周身之间,竟是泛起一道道霸道灵力,若螭龙,如蛟蟒。

嗖!

化为尸妖的魔星暴劲而袭,一道拳风带着血煞留影,所残存的气息竟是让周遭的山树都纷纷枯萎裂断。

花念将周身灵力凝成掌风,身若浮萍,径直接下了魔星着足以崩山碎石的一击,他主动倒退三步,借由魔星的拳劲卸除冲力,准备逆身反击。

这时,他却又想起王小凡的话语。

他说过,花不语教给他的天魔大化有些问题,那适合女子修炼,却失了天魔大化原本的霸道与劲力。

花念微微扬眉,顷刻改了战法,没有选择避退,而是运用王小凡的教法,重新调运体内灵力,集中掌间。

伴随着一声猛喝,他倾尽全力的掌劲没有丝毫避退,反是将原本退的三步夺了回来,反身踏前一步,将魔星倒击回去。

刹那,如不可逆的绝望海浪一般,天魔大化的灵力冲击向魔星,折断了他膨胀发青的手臂,骨碎的声响传遍四周。

嘭!

此间灵力的剧烈对碰,竟是引起了一场剧烈的爆炸,劲风若非被王小凡的云山大阵所围泯,恐怕半座云山的山木都要断碎。

但饶是如此,数十丈方圆之内,山石依旧泯灭成了粉尘,树木早已断碎无踪,这段山路,也被灵力浪潮削平,透着两分寂灭感。

稍远处,烟尘散尽。

苏蓁蓁被魅妖儿护着,自然无事。死界十二煞有云山大阵护着,倒也无事。

那篮子酥饼与青瓷茶杯有王小凡护着,连同他坐着的那块青石,成了这片山路上唯一的景致。

花念扫视,见众人无事,便再度走向魔星。

此时的魔星受到那如山海般的灵力侵袭,早已遍体洞穿,透出无数道血洞,鲜血将身上仅有的残衣染的青红。

随着那些掺杂着暗青色的血液流逝,魔星恐怖如魔人的模样,也开始渐渐回转,散去了那些邪异。

直到魔星稍微恢复意识,再度睁开眼瞳。他的眼瞳间透着些绝望与不甘。

为何,即便是付出了这等代价,即便让那几位天煞魔宗的宿老,为他灌入了万人的命源,他依旧不是花念的对手?

花念静静的看着魔星,沉默片刻才开口道。

“正法邪法,都不过是些手段。尸妖的手段虽倒行逆施,算是逆天之法,可让人脱胎换骨,但终究也不过是一种手段。”

言谈间,花念又想起那名黑裙女子的玲珑身影,心中不禁有些郁闷。

“就像是你家长姐,本就拥有天下心,万般手段对她而言,都不过是些可有可无的外物,但凡任意一法在手,她便可逆天而行,世间同辈再无敌手。”

无敌者,不是因为拥有了何种逆天法而无敌,而是他们本身便拥有一颗无敌之心。

修炼之路,手段与法宝终究只是外物,自身能够走的多远,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听到花念的那些话语,稍远处的死界十二煞沉默着,若有所思。魅妖儿不甚在意,因为这与她的修炼之道无关。

苏蓁蓁没有修炼过,但却隐约觉得有些道理。

只有王小凡笑了笑,颇为赞许的点了点头,心中不禁想到殒天之战的那位禁忌魔尊。

他是太一魔尊,是浮生大陆万古以来最强大的魔尊,也是唯一斩过老仙君,诛杀过古佛祖的盖世魔尊。

除却上一位历经天道九劫而不死的仙韵道体,恐怕太一魔尊便是浮生大陆万古以来的至强者。

而那时,他还没有修炼尸道,没有遁入邪法。

这是王小凡这辈人也罕有知晓的事情,但他知道,白帝知道,无名也知道。

那位太一魔尊本就拥有一颗盖世无敌心,斩老仙尊,诛古佛祖,他并非是想要赢过谁,只是需要些磨刀石,超越他自己。

他修炼邪法,以尸证道,掠夺天下万万生灵,也不是为了所谓的境界与实力,或许是想超越天地的法则,逆断岁月的魔咒。

从始至终,他的对手只有他自己。

念及此,王小凡的眼瞳微闪,泛起一些罕见的无奈与苦涩。

便是他们三人,联手去围杀已经重伤蛰伏百年的太一魔尊,竟也是险些身陨,被对方反杀在洛城。

若非及时来自南岭的那场晴天雨,恐怕那场殒天之战的故事,便早已改写。

而那时的他们便明白,无论太一魔尊是否修炼尸道,他们都不是对手。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