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慧识堪忧

夜愈深,月光更清明些,映在两名少女周身,像是洒了一层淡淡的余辉。

王小凡知道,这层看似余辉的霜冰却是真实存在,不是月光的影子,也不是夏夜返寒,而是真真切切自那年幼少女体内散发。

她应该不是修者,却有此等天然之体,倒是奇了。

王小凡微微皱眉,一时间竟是也没看出些什么,于是他又走近了两步,在那幼小少女身前蹲下了身子。

怀抱着幼小少女的柔美少女怔了怔,以为王小凡真的发现了什么,不由得将怀中的妹妹搂的更紧,像是生怕被他抢去。

“我妹妹她……她不是……”

“我知道。”

王小凡认真的转过头,回应这位慌乱且无助的少女,神情没有太大变化,但诚挚的让人想去相信。

对于王小凡而言,他自然知道,这位被对方抱在怀中的年幼少女不是寒冥鬼体,并非那种被浮生大陆忌惮的诡异体质。

因为他杀过,所以明白。

更何况若这个年幼丫头真的是寒冥鬼体,恐怕半个洛城的人早已被她发疯吃了,又哪里还会轮到她来护佑。

可她周身这层淡淡的寒霜与因痛苦惨白的面色,却又绝非作伪,便是王小凡的见识,一时竟也没有印象。

可惜,即便王小凡这般言语,柔美少女依旧无法去信,带着妹妹流亡的这些时日,她也见过太多伪君子。

将寒冥鬼体上报的丰厚赏金,莫说生人,恐怕便是真的血脉亲朋,也会忍不住起上贪念。

在那太过丰厚的诱、惑下,人性本就经不起考验。

所以在王小凡准备更近一步看看时,柔美少女拦住了他,用身体挡在妹妹身前,神情有些绝望。

自己本就因这容色被洛城恶少盯上,如今妹妹的身份却又被发现,若是被揭发让东土或西域捉去,便真的再无回天力。

念此,柔美少女不禁哭的梨花带雨,眼泪不住的落下,滚在妹妹身上,却又冻成一粒粒冰珠子,显得极是神奇。

但一旁的王小凡知道,这种神奇的代价绝不好受,这名柔美少女因抱着奇异寒体的妹妹,双手已经通红冻伤,气息也有些乱,若是在这样下去,恐怕她比她怀中的少女死的还要早些。

一时间,进退维谷,但这种僵局,很快被那怀中少女打破了。

幼小的少女颤微着身子,睁开眼眸,睫毛之上竟是散着一些好看的冰霜,可惜她的眸子没有神彩,显然身子的状态差到了极点。

“姐姐,无妨。”她轻轻开口,声音像是猫儿一样温顺。

“恩公若要看看,便看看吧。”幼小的少女说着,语气有些漠然。

原来她刚才便一直都有意识,知晓王小凡将自己姐妹从那两名痞子手中救下,只是因为气力不济,没有开口说话。

柔美少女听到妹妹所言,犹豫点了点头,但也只是微微侧开身子,生怕王小凡将妹妹抢走。

王小凡蹲下身子,视线与幼小少女齐平,却发现对方并未看向自己,眼眸有些灰暗。

他搭起手,放在幼小少女的脉搏之上,听着那血流的律动。

果然,神奇。

王小凡微怔,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种情绪,因为他此刻有些惊讶。

这种情绪随着他道行精深,见识博广,随着经历太多岁月,早已经被渐渐淡忘。

能够让他惊讶的事情,世间几近于无,在这小小的洛城,更不应该碰上。

但他今日,却偏偏碰见了。

王小凡再度看了一眼这名豆蔻年华的少女,神情有些复杂,随即他看向漫天星光,思绪有些乱。

预想有些乱了,他心想着。

下一息,王小凡在心中推演了上百种情况,只是却无一能够与此时接续。在他看来,恐怕即便是太一魔尊复生站在他面前,也未必有这幼小少女的现世来的令人震惊。

思衬了许久,他终是悠悠叹了口气。

或许——

原来是这样啊。

……

……

青年幽幽的替年幼少女把着脉,柔美少女忌惮的看着她,依旧死死的搂着怀中的妹妹,没有在意被冻的发紫的双手。

被抱在怀中的少女则是更沉静些,见王小凡依旧没有言语,便主动开口。

“恩公可是准备去领赏钱了?”她的言语没有讥讽,只是淡淡相问。

领赏钱,自然是拿她去换。

听到这名豆蔻年华的少女出声,王小凡才从思绪回过神来,然后摇头。

“莫说你不是寒冥鬼体,便真的是,我也没这个打算。”

这话,姐妹两人不信,便是说破天,也不敢信。

只是没待柔美少女拦着,那豆蔻少女便抬了抬眸子,尽力使她自己看的精神些,言语多了些力气。

“恩公援手,免我姐妹受辱,便是收些赏钱也是应该的。”她静静的说,同时止住了一旁姐姐的动作。

“即便您真拿我去换那赏钱,我也不敢有任何怨言。只求您别连累家姐,莫要再害了她。”少女言语诚挚,竟是在恳求着。

想来她也明白,此时若是这名青年做些什么,她们姐妹怕是无能为力,如此,便是被送去一死也是无可奈何,只求莫要连累姐姐。

听到妹妹所言,那名哭的梨花带雨的柔美少女则是有些急了,她拦在妹妹身前,竟是向王小凡挥了挥拳头,就像是才刚刚会走的小奶虎吓唬人,急切的模样很是可爱。

“恩、恩公,你、你不许动我妹妹,她不是寒冥鬼体,真的不是!”

见到这位超凶的柔美少女张牙舞爪的模样,王小凡有些忍俊不禁,自然,他不会表现出来,只是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这姑娘,莫不是慧识堪忧?

莫说你的妹妹不是寒冥鬼体,你这般反复提及,倒是真让人想不起念都不行了。

“有这样的姐姐,你也是辛苦。”王小凡说了句玩笑。

两百三十一年来,这是第一次。

暗处保护王小凡的魉鬼有些担忧,莫不是尊上寿元不多,回光返照,精神有些倒错?

可惜对于承接这话的豆蔻少女来说,这个玩笑并不好笑。

即便此刻她通体冰寒,因忍受着巨大痛楚,面色惨白无血,但她还是认真的咬着牙,用尽力气看着王小凡。

“长姐如母,还请恩公莫要这样。”

少女忍受着巨大的痛苦,紧咬着牙关,却还是认真的将话一字一顿说完,这对她很重要。

听到此言,王小凡顿了顿,敛去了轻慢。

“抱歉。”他认真的说。

做错了事情,说错了话,就应该道歉,这是道理。

他至今也没找到当年去杀太一魔尊的道理,却还是明白这个道理。

即便他曾经是魔尊,是天底下最尊贵的数人之一,也不外如是。

谈话间,这名豆蔻少女的通体寒意又重了两分,王小凡不由得皱眉。

真如他所猜测的,就不能这样放着不管。

“你带她随我回去,我应该有办法缓解她的痛苦。”王小凡想了想说道。

“至少不会让她今夜死去。”

听到此言,柔美少女自是不信,却也不忍见妹妹如此痛苦下去,左右为难间,竟是眼泪又开始不住的流。

“姐姐,信他吧。”豆蔻少女轻言,便不在说话。

她很清楚,若是这位青年真的想对她们姐妹不利,恐怕以她们如今的状况在劫难逃,没有任何手段反抗,对方又何必多此一举,像刚才那两个痞子,直接将她们劫走便是。

即便不信,又能如何。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