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 风雪山神庙

雪愈加急了些,夜风也更冷。

吹动那名商人打扮的青衫男子的衣襟,让他也感觉有些冷,当然更多的还是麻木与无趣。

“凡人吗?”他不禁笑了笑,隐约猜到了事情的因果。

这种事情他已经见过太多次,所以觉得无趣且有些令人生厌。

正是因为掌控力量,正是因为凡人太过弱小无法反抗,所以修者才会如此,就像是强大者与之弱小者,便是在如何声称平等,也总是不同的。

这种不同并不会因为某一方的善念得以调和,也并不会因为规则得以完全束缚。

当年那位盖压万古的禁忌魔尊,年少之时的作为,便是最好的例证。只是而今知晓当年事的人,已然极少。

他听公子净讲过,所以知道,也愈加觉得悲凉。

“其实我真是路过的,也懒的出手。”这名青衫男子笑了笑,笑容中又有些讽刺。

天下的恩怨情仇,是是非非实在太多,没谁管得过来,他也懒得去管。

何况是非对错,在不明真相之时,也总不好胡乱出手。

“但若这是你们随意杀死凡人的理由,我觉得不行。”

不知为何,这人明明在笑,眼瞳中却有些比冰雪更冷的寒意。

“虽然我接下来也不会与你们讲道理,也会有些无耻,但你们对我无可奈何,就像是凡人与之修者。”

凡人与之修者,弱小者与之强大者,其实只是‘量’的区别,在这名青衫男子眼中,本质却并无不同。

他再度轻轻踏步,每一个步子都像是一个烙印,踏在深厚的雪层中,比玉茗踏出的红梅更加鲜艳。

只是这些脚印上的鲜血不属于他,在满天的风雪中,也不过片刻,便又被风雪淹没。

随着这名青衫男子的每一步,周围便有一道哀嚎声,就像是五脏尽裂,躯体如同瓷碗般碎裂崩开,发出一声浑鸣。

漫天大雪里,盛开了一朵朵红梅,有些残忍且冷漠的意味。

那些尽数隐藏的,让寻常修者微不可闻的杀意,也泯灭在这些血色落雪之中,再也不见。

天虽寒,陈莫却已经是满头大汗,眼瞳中是无言的畏惧与恐怖,就像是见到了真正的死神。

要知道他的同伴们虽不是天骄,但也是宗门贵子,境界不凡,实力颇为强劲。

但此人又是何等怪物,竟是能够在大雪漫天中,如此准确的找到他们精心藏匿的位置?

他又是如何杀死了他们,竟是如同走路一般随意?

他似乎一直向着这里走来,没有去别处,但那些血花迸发的位置,却又异常的规律,将他与玉茗的四周,渐渐浇灌成了鲜艳的血红。

“你、你到底是何人?”

陈莫也惊恐的叫喊起来,手中握着的道剑也早已经乱了方寸,毫无章法的挥向那名商人打扮的青衫男子。

青衫男子默然的看了陈莫一眼,眼瞳中没有太多情绪,他终究见过了很多类似的事情,也杀过很多类似的人。

“菊有道。”

他的声音很轻,但眼瞳中却有些无趣的情绪。

伴随着漫天大雪,陈莫的脖颈出血如泉涌,头颅在雪夜中抛出一道鲜艳的红线。

……

……

风雪依旧很大,那处满是厚雪的山路之上,盛开了无数朵血梅。

无论是陈莫还是其他埋伏的修行者,已经尽数死去,大多数没有留下尸体,而陈莫没有留下头颅。

菊有道早已经不见,玉茗与她怀抱的近乎冻僵的婴孩,也随之不见。

夜愈深,玉镇不远处的山神庙内篝火燃起。

在满是风雪呼啸,再无别声的夜里,这处篝火是罕有的暖色,可惜依旧照不亮满山漆黑。

山神庙内,菊有道坐在篝火旁,随意填着干草,加之灵力驱使,火焰倒是颇为旺盛,泛着阵阵暖意。

本已经快要冻僵的玉茗与婴孩,也渐渐复苏,多了些生息,大抵是因为融入残酒的那颗灵药起了作用。

篝火依旧在燃烧,将他清俊的面庞照耀的很是明亮。

他也喝了口酒,觉得无趣,却不明白为何会顺手将这二人也搭进山神庙内避雪。

渐渐的,玉茗也已经醒来。

这名略显稚嫩的少女,缓缓睁开的眼眸中透着些茫然与遗忘,但转瞬,她稍微清醒,便又想起了什么,惘然如梦。

但怀中的婴孩却让她明白,这一切都不是噩梦,而是无比残酷的真实。

毫无预兆的,她哭了许久。

没有人安慰,就连婴孩都还在昏迷,山神庙内,除却菊有道偶尔向篝火中添加干草的燃鸣声,与庙外传来的风雪呼啸声,便格外的安静。

这时,玉茗也才想起刚才的事情,望向篝火旁的菊有道。

她大致也明白,大概是这个过路的修者救了她与孩子,将那些恶人斩杀殆尽,就像是民间故事里最常见的那种侠客。

对此,她心有感激,但却还是难以抑制悲伤与痛苦。

哭够了,玉茗勉强将那股悲凉的情绪压在心中,又对着菊有道与篝火磕了几个头,便再无话。

她不知说些什么,也不知想些什么。

直到玉茗又呆滞了许久,才恍惚看向菊有道,觉得他的境界好生厉害,便是那些强大残忍修者也能够随意杀死。

若是他的话,能够将那些尚在玉镇的屠戮镇子的修者们杀死吗?

若是他的话,能够将那个为首的背景深厚的葛彦杀死吗?

若是他……

玉茗心念,便不再犹豫,将怀中的婴孩小心放在篝火旁,不至于烫伤,也不至于冻着。

然后她再度起身,认真的对着菊有道跪下,眼眸中泛着些从未有过的情绪。

这些情绪自然不是针对菊有道,而是那些她想要杀死的修者们。

“恩公,我有一事相求,您若肯应允,我愿为您当牛做马。”

玉茗的声音很清冷,透着些决然的悲怆与坚定的恨意。

菊有道自然明白对方想要请自己做些什么,也明白对方言语中究竟是何种意思,但他却觉得没有意义。

菊有道静静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玉茗,也没有将对方扶起来,声音有些冷漠无情。

“牛与马其实并不值钱。”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214 风雪山神庙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