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 交易

山神庙内,篝火将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

这是玉茗与菊有道的第一次对话,却显得有些冰冷,还有些市侩。

既不像是凡尘常见的那些侠客小说,也没有任何令很多人心驰神往的桥段,更让庙中的山神石像都泛起些寒霜。

对于对方的拒绝,玉茗并不意外,这自然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路见不平,替她杀死那些行凶之人,已经是大恩,顺手将她搭入山神庙,救了她与兄嫂的孩子,更是无以为报的恩德。

如此,她又哪里有道理要求更多。

让这位青衫公子为了她去杀那些余孽修者,去得罪他们身后的宗门势力,本就是一件不讲道理的事情。

玉茗想了想,又磕头数次,便准备离去。

即便才将将死里逃生,但她依旧要返回玉镇,若是那些修者还有人在,便是拼尽所有,也要拉着对方坠下深渊。

见到玉茗如此决然,菊有道也眉毛微挑,有些好奇。

“你才醒来,便要寻死,那为何不在这里自尽,尸体总还好看些。你的仇敌似乎不少,我觉得以你的实力并不足以杀死他们,反倒他们杀死你后,更能逍遥快活。”

以菊有道的眼力,自然看得出玉茗身上的众多伤口,其中有很多刀剑斩伤,也有匕首与铁戟的刺伤。

但刚才他杀死的那些人中,似乎并没有佩戴匕首与铁戟的修者,换句话说,追杀玉茗的那些修者,只是她仇敌的一部分。

何况从玉茗的眼眸中,菊有道也能够看得出来,她的大仇还未得报,心中郁结未解。

听到菊有道的话,本想去拼尽性命,多杀死几名仇敌的玉茗也怔了怔,有些痛苦且犹豫。

她自然明白,即便她的寒冥鬼体已然疯魔,拥有不俗的战力,但依旧不足以杀死多少人。

何况她是凡人之躯,力竭终有尽,不久前能够杀死数位修者,重伤那些人,也只是葛彦与陈莫等人一时慌乱,无措应对罢了。

如今那些修者冷静下来,沉着应战,若要此时再战,在将那些人全部杀死之前,更大的可能是她自己先被斩杀,再也无法做到任何事情。

这让玉茗有些不甘心,更有些痛苦。

兄嫂的惨死,镇民们的嘶嚎依旧回荡在眼前,只要想到那些禽兽豺狼,还能够存活于世逍遥快活,她便心如刀绞。

“可我也只能如此。”玉茗的声音有些绝望与自责。

显然,因为自身连累了兄嫂,甚至牵连了整个小镇的人们,一念及此,玉茗便恨不得自尽,以偿罪孽。

若非那个婴孩还活着,若非那些禽兽还活着,她早已被死志泯灭,选择自我了断。

菊有道看出了玉茗眼中的死志,却没有任何安慰。

他很清楚,这种时候任何安慰的话语都没有意义,想来这名少女的心中而今只剩仇恨与绝望。

更重要是,他也没有安慰人的兴趣。

“说说看,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对于那些修者的作为,菊有道还是颇为好奇。

虽然这种好奇并非是好奇发生了什么故事,只是单纯的想要听些什么。

历史总是相似的,大抵是因为人总是相似的。

夜幕之下,从来便没有什么新鲜事,即便是玉茗的遭遇,也与过往的很多事例没有太大区别。

或许最大的不同,便是一个在这边儿,一个在那边儿。

天下间,岁月里,总有无数重复且单调的故事。

山神庙外,风雪不停,山神庙内,篝火愈盛。

菊有道听着玉茗的叙述,知晓了大体的经过,然后眉毛不禁扬起,就像是过往很多次遇到这种事儿,并没有什么惊讶。

两人依旧在沉默着,玉茗也在等待。

她隐约觉得,菊有道将她叫下,或许会有什么变化。

“若我真肯为你杀了那些人,你能给我什么?”菊有道沉思着,像是在自问。

随之,他才认真的打量着玉茗,从她微乱的秀发,直到染血的衣裙,就像是打量着一件商品。

玉茗静静的站着,没有遮掩与羞怯,眼眸中只有淡漠与不甚在意的情绪。

“你的这具身子倒是不错。”

菊有道沉默片刻,声音却没有什么贪欲与淫邪,只是很安静的评判,真的就像是看着一件商品或是货物,没有什么情感。

听到此言,玉茗的身体终于僵了僵,微不可查,但她掩饰的很好,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下一刻,没有等菊有道开口,甚至没有让对方在多要求,她便褪下了染血的衣裙。

山神庙内的篝火旁,她已然如同染血的羊儿,白皙肌肤与鲜红的伤口相互浸染,透着一份惊心动魄的美感,偏偏稚嫩清秀的脸颊上,透着些决然的情绪,让人不禁想要征服。

衣裙褪去,与里衣散落在地上。

玉茗一丝不、挂的站在菊有道身前,就像是一个可以随意摆弄的人偶,气息平静,没有怨恨与轻蔑,仿佛泯灭了所有感情。

这就是她的态度,也是她能够付出的代价。

奇怪的是,菊有道并没有动,即便刚才确实是他自己提出的这个要求。

他静静的打量着玉茗,只是这一次却不那么在意,也没有像是之前仔细。

最终菊有道将目光停留在了玉茗的眼眸之间,泛着些无趣的情绪,笑容也有些冷意。

“你真的很聪明,能够瞬间曲解我的意思,也能够狠下心肠,不计任何代价。”

菊有道静静站起,随意挥手,那件染血的衣裙重新披在了玉茗肩上,显然他对此不感兴趣。

“你应该明白,你自己的身子不值什么钱,何谈买下那些修炼者们的性命,我刚才指的是你的寒冥鬼体。”

“还有,收回你的爪子,我不是那些蠢货,你的指甲杀不死我。”

听到此言,玉茗绷着的神情才愈加绝望,脸色也有些苍白。

她当然知道菊有道这样的强者,看不上她这具身子,又哪里值得了数个修者性命的价码。

她也隐约猜到,在菊有道第一次打量她时,说不定也发现了她寒冥鬼体的身份,这在她刚才为菊有道叙述过往时,被刻意隐瞒。

但想来还是引起了怀疑,让菊有道察觉出来。

所以玉茗才刻意曲解了菊有道的意思,想要让这个男人误会,顺水推舟,再在他最大意的时候,将他制服。

玉茗并没有杀死菊有道的打算,但她不确定对方知道她是寒冥鬼体后,会不会立刻杀死她。

她自然不畏惧死亡,只是现在还不能死。

无论是因为没有完成的复仇,还是没有安置好兄嫂的孩子。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215 交易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