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 夜幕与晨曦之间

金陵有清风阵阵,吹散层云,吹散夜色,天边隐有鱼肚白的光泽。

天依旧无雨,不知为何,今年的金陵没有梅雨,在昨日之后,便连一片雨云也不再有。

仿佛所有的雨云,都被拦在了远方的洛城。

等待王小凡与苏桃桃收拾完毕,快到了黎明,倒不是着急赶路,只是没必要停留休息。

王小凡与魉鬼不需要,苏桃桃姐妹二人也足以在马车上小憩。

离开金陵前,他们还有一件事情。

苏桃桃姐妹自然不可能忘记,王小凡也不会忘记。

祭墓。

那是苏莺莺的墓。

路上,马车微微作响,魉鬼尽力驾驶的轻慢,王小凡与苏桃桃比肩坐在车厢内,任由苏桃桃依在他的肩旁。

苏蓁蓁在苏桃桃另一侧,靠着车厢小睡,闭着双眸,呼吸平静且规律,仿佛什么也听不见。

撩开车窗,又有清风徐来。

苏桃桃的发丝被吹的有些乱,她看着天边渐渐泛起的鱼肚白色,如同在梦中。

便是此时,她都觉得一切恍若隔世。

直到她微微抬头,迎上王小凡的视线,能够将那平静如海的眼瞳印入心中,才明白,这一切都是那样美好的真实。

“我可没什么嫁妆呀。”苏桃桃低着头,有些羞。

除了做饭的手艺,能够将家里照顾的好好的手艺,她几乎是一贫如洗。这些年来做杂物虽然挣了一些,却也仅够妹妹与她的花销,没有积余。

不知为何,苏桃桃突然有些愧疚。

王小凡怔了怔,不知该安慰些什么。

嫁妆这种东西就像是聘礼,有时候也许双方都不在意,但总有些意义。

便是一把木剑,一曲袖舞,一根佛棍,一个橘子,也足以承托其间的情意。

王小凡曾经没有想过这些婚嫁娶礼,但不代表他没有见过。却没想到如今,他竟也有用上的时候。

犹豫片刻,王小凡从袖中将那只锦盒取出,里面是那对银质的鸳鸯镯子。

一只水鸳,一只水鸯。

他没有说些什么,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但这便是态度。

苏桃桃怔怔的看着那对鸳鸯镯子,眼眸间泛着些泪光,好在天色还暗,她以为王小凡看不见,便低着头,偷偷擦去。

她再抬头,看向了王小凡,满是笑意。

苏桃桃没有问王小凡为何而知,也没有问他如何才能将这镯子找回来,虽然这些都很重要,但此刻又不是最重要。

笑颜间泛着绯色,让夜也明亮了些。

她的眼眸间有些挣扎,忍住心中强烈的羞意,又将脸颊靠近了两分。

王小凡看着她,眼瞳微怔,她却不顾一切闭上了眼睛,将唇印了上去。

两人的身影轻碰,像是蜻蜓点水,却如同过了一个夏天。

夜色再度安静,苏桃桃像是一只被煮红的河虾,透着些烫意,眼眸有些发晕。

“这辈子我欠您的慢慢还着,若是还不完,下辈子继续。”

苏桃桃的声音很轻,有些颤抖,心里乱的像是鹿撞。

这一刻,她才隐约明白,为何那么多人想要长久的活着,因为长久的活着真的很好。

人生数十载,确实有些短了。

苏桃桃有些可惜,但却没有别的想法。

虽可惜,也挺好。

……

……

等到了地方,下了马车,苏桃桃带着苏蓁蓁前去祭墓。

王小凡意外的没有跟着,魉鬼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却没敢多言。一如王小凡一般,恭敬的站在这座矮山之下。

这里离金陵杜族有些距离,因为苏桃桃知晓母亲苏莺莺不喜欢那里,所以自然将她安葬到当年所能到达的最远的地方。

丧葬的钱是向着百家求来的,这些年自然已经一家一家还清,算了些利息,即便不多,但那很重要。

这些年来,除却养育妹妹苏蓁蓁,苏桃桃节衣缩食大抵做的就是这件事情。

在她还完了最后一家的钱后,她便带着妹妹逃出了杜族,才有了如今。

苏桃桃并不觉得辛苦,只是每每来祭拜母亲时,总是会有难过。

即便明知是不可能的事,但看着那孤坟还是会去想,如果她还活着该有多好?

来到坟前,苏桃桃没有说话,苏蓁蓁亦没有。

该说完的话早已说完了,说不尽的情便是在多言语也说不尽。

姐妹两人静静的站在坟前,恭敬的行礼、叩首、祭拜,一如往年,却终究没有说些什么。

夜与黎明间的鱼肚白色,渐渐更亮了些,天气有些冷意。

苏桃桃看了一眼妹妹,觉得她穿的单薄了些,便让她回去披件衣服。苏蓁蓁犹豫了片刻,再对坟墓叩首,便离开。

离开时,她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姐姐,替她有些心酸。

这些年,失去了母亲,她还有姐姐,但姐姐却是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好在现在,又不同了些。

待苏蓁蓁离去,苏桃桃好像被抽去了所有力气,没有在跪拜,将身子倚靠在墓碑前,额头轻轻的碰在那道名字上。

她的气息渐渐的有些乱,眼泪沁在泥土里,泥土在天边泛起的亮色下,蕴着难言的情绪。

她想要说些什么,言语却无法从嗓子里出来,如鲠在喉。

不知过了多久,天气转暖了些,天边的亮色愈加柔些,撒在她的脸颊之上,她才止住了哭声,挥袖擦去眼泪。

她看着墓碑,努力的笑着,像是很多年前腻在母亲怀里的那样。

“娘亲……我要嫁人了。”

他很好,对我也很好。

又有风起,墓旁的山间林木微摇,青草也在点头。

天色渐亮,照耀在苏桃桃的身上,像是很好看的嫁裙。

黎明到了。

……

……

矮山之下,马车旁,两人依旧站着。

以魉鬼的境界,自然能够听到山上的哭声,便是他都有些不忍。

他看着王小凡:“尊上不去劝劝?”

他确实不愿见此,但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此刻反倒是王小凡的反常,让他极是奇怪。

“劝什么?”王小凡依旧恭敬的站在山下,声音有些木讷。

他看着山,自然也能听到山上的哭声,会心疼。

但有些战斗,注定是一个人的事情,那种时候,等待便是唯一的守护。

“那您?”

魉鬼不太明白,王小凡现在要做些什么。

王小凡隐约也明白了魉鬼的意思,摇了摇头,没必要做多余的事情。

“等着就好。”

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也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等她回来。

说罢,他便一如刚才,恭敬的站在矮山之下,认真的等着苏桃桃回来。

对着那道矮山,王小凡执着后辈礼,无比认真,从开始便是如此。

魉鬼沉默着,没有多言,亦是恭敬的站着。

又过了许久,苏桃桃姐妹才下山来,眼眶有些微红,却勉强用笑意藏着。

苏桃桃怔了怔,见到正在等她的王小凡的模样,心中愈暖,走到了他身旁,挽起手臂。

这次,她没显的太过害羞,只是将脸颊依在王小凡肩旁,感到某种温暖自身间散开,心中也有了归所。

她挽着王小凡,没有立即乘马车离开,而是给他讲了一些儿时琐事儿,这是她从未对别人说过的事情。

不是大事,也不是秘密,只是任何一个孩子都会经历过的无聊日常,在平常不过。

王小凡认真的听着,并不厌烦,甚至觉得有趣。

渐渐的,晨曦已至,那抹天边的鱼肚白终于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浓烈的明亮,独属于温暖的夏季。

“呐,夫君,娘亲同意我嫁给你。”

苏桃桃没由来的一句,透着罕见的狡黠,她想吓王小凡一下,却没想到,这话又有些笨,对方没被惊吓到的意思。

苏桃桃有些失落,鼓起了脸颊。王小凡不知该如何安慰,只是木讷接着刚才的话。

“何时同意的?”

听到王小凡的问题,苏桃桃又笑了起来,虽然没有吓到他,但这依旧是她想告诉他的。

“很多年前,我还很小的时候儿。”苏桃桃有些骄傲的说道。

王小凡怔了怔,泛起笑意,将她搂在怀中。

远处,苏蓁蓁看着金色的朝阳洒在两人身上,两人漫步在矮山碧翠之前,总觉得这一幕很是好看。

有风徐来,树枝微摆,交织成祝福的曲子。

“真好。”

苏蓁蓁笑着说,魉鬼没有反驳。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卷三 犹似当年醉里声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94 夜幕与晨曦之间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