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金陵有人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两人行走雾霭间,迎着冉冉升起的朝阳。

魉鬼沉吟片刻,见王小凡没有回答,便也不再多问。

在大前日两人归家后,王小凡便命他传书给白帝陛下,约摸着那位到了云山,王小凡便从洛城离开,甚至没有去与老友叙旧一面。

魉鬼随同,与他去将苏桃桃所典当过的那只镯子赎回,这对于魉鬼而言,是很好查的情报。

然后,他们来了,来了金陵。

自始至终,王小凡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一如过往的二百三十一年,沉默的像是木头,偶尔才会想起言语。

但魉鬼知道,这一次注定不会平凡了。

“尊上竟是亲自来了?”

魉鬼至今依旧有些恍惚,甚至难以置信。

无论天下变幻,王小凡已经二百三十一年未曾离开洛城,而今竟是亲自前往金陵。

魉鬼自然明白,是为了那对苏氏姐妹。

如果只是为了那位‘仙韵道体’的妹妹,魉鬼自然举双手双脚赞同,甚至觉得,为了她,就算是天下四大域主齐出,也是情理之内。

但问题是,魉鬼清楚,王小凡此行前往金陵,却是为了那位苏姓姐姐,这便很让他胃疼了。

凭什么?

魉鬼微微垂着眼眸,大概知晓理由,但还是想问这一句。

远方,云雾停了,水流潺潺的声音透过云雾,悦耳至极。

偶有莲荷轻摇,在流转的水面,如同跃跃起舞。

起风,雾散,才见到两人竟是行走于水面之上,脚下是波光粼粼的朝阳,如同一幅画卷。

“金陵有人?”

王小凡突然怔了一句,驻足片刻。

魉鬼挑了挑眉,心说,这不是废话吗?

金陵那么大一座城,怎么会没人,难不成住的都是鬼?

下一息,感受到远处缥缈的琴声,魉鬼才微微震惊,面色变得恭敬守礼。

他这才明白,原来王小凡刚才说的有人,指的是‘熟人’。

魉鬼心里不禁开始嘀咕,有些犯怵。

怎么来的是南大仙子?

上次回返北疆,魉鬼便与红尘魔尊花不语禀告过洛城的一些事情。有关于王小凡的,也有关于那苏氏姐妹的。

那时,花不语在殿前的彼岸花海沉默了许久,最终却只是一句,知道了。

魉鬼那时便已经算到,苏桃桃姐妹或许会被金陵杜族捉走,他自然不会管,期望这对姐妹能离王小凡远远的。

但终究是王小凡所在意的,他也不敢让她们受到伤害,将这些情报禀告给了花不语,想来这位大人也会让人略加拂照,使得苏氏姐妹无险。

魉鬼本以为花不语会派遣一名裨将或者护法前来金陵,或至多让魍怪来看看,总不至于她亲自下场。

北疆红尘魔尊亲临中州金陵,会出大事情,便是天下五域都会引起震动。

但思来想去,魉鬼还是漏算了一人。

那位太白宗的南大仙子与花不语投缘,百余年前结为异姓姐妹,算是花不语的义姐,且身份特殊,想来她人去哪里,做些什么,也罕有人敢声张提及。

“红尘大人托南大仙子前来,甚至比她自己来都要郑重些,是想做些什么?”

……

……

金陵杜族的南侧宅院,绣楼奢华,芙蓉帐暖。

这里是属于杜族嫡女,杜凤凰的宅居,自然远比苏桃桃姐妹那如同下人般的居所好的多。

绣楼外侍女与随从待外传唤,皆是恭垂着身子,仿若未听见绣楼内的动静。

偶有女子轻哼,竟是泛着春宵的媚意。

屋舍内,那华贵的蓝衫与女子的淡红色罗裙交织在地上,一坛玉酒微翻,泛着些刺鼻的醉意。

软塌之上,那柳成阳眉宇间透着一抹煞意,直到看见身下女子辗转承欢,媚态百出,心情才稍好些。

“柳郎怎么这么大火气,谁又能给你气受了?”

柳成阳身下的女子眉眼如媚,透着几分上好胭粉味,初成妇人,身姿之上淡淡的红意更是惹人心火。

此女正是杜族嫡女杜凤凰,眼眸间透着些蕴意。

柳成阳见到这娇媚的人如同蛇般缠着自己,心情才稍好些,压下心中的阴霾。

昨日本对苏桃桃心中意动,却未曾想被对方以死相逼,难不成在她眼中,他堂堂长水剑宗继承人,还不如一介无名散修?

柳成阳罕有受到此种屈辱,心头怒火无处发泄,恰好偶遇这位未婚妻子,小施手段,对方便如此死心塌地的服侍,连礼义廉耻都不在乎。这才让他心头稍好,没对自信产生怀疑。

“是你那蠢庶姐,不识珠玉,有眼无珠。”柳成阳念及此,却又难以压抑心中怒火。

“原来是那贱丫头,柳郎何愁与她气恼,气坏了身子不值得。”说罢,杜凤凰便伏下身子,继续侍奉。

柳成阳微眯起眼,觉得此女倒也懂事,可惜终究不是那‘阴阳合欢体’。

“若您真的看不惯她,我替您打她个半死如何?”杜凤凰微微停口,出言试探。

她微低的眼眸间闪过一抹黯色与狠意,没有被柳成阳察觉。

“不必,小小教训便好,莫要伤了筋骨与面皮,我稀罕她那张脸。”

柳成阳用的依旧是祖父很多年前告诫他的那套说辞,自然不可能告诉金陵杜族之人,苏桃桃是阴阳合欢体。

杜凤凰眼眸微讽,却没有多打听些什么,媚态愈盛。

“您可真是风流。”

……

……

院落内,一名稚嫩少女悠悠南望,像是在看戏。

她的目光便是隔着数座院落,几道庭院,也能触及那方南苑绣楼,故此眉宇间透着几分恶心。

“这种事儿有什么好玩的。”这声音的主人自然是小铃铛,她昨夜未归,留宿在苏桃桃姐妹的房间。

“男人也就那样儿。”

她顺口饮了杯茶,却又不禁扬起眉头。

不过比起那长水剑宗的蠢孙子,这杜族的女儿倒是不傻。

小铃铛自然能够看出,那杜凤凰是在试探柳成阳,借机窥探长水剑宗看重于苏桃桃的秘密。

那杜族嫡女甚至不惜卖蠢,将身子都送了出去,只为取得对方信任,骗取一句轻寥寥的试探,结果自然是失败的,但她却依旧耐着性子,没有表露出一点痕迹。

“这倒是个心狠的,忍性也不错,可惜品性太差,格局太低。”

饮尽杯中茶,小铃铛也将这金陵杜族看了遍,只有那长水剑宗老祖的居所,她刻意选择忽略了一次。

“铃铛姑娘,怎么了?”苏蓁蓁出屋来,叫小铃铛去喝碗粥,苏桃桃才煮好些山药粥,正泛着悠悠香气。

小铃铛摆了摆手,没有应承。

“院里快该来人了,我得藏藏,就先走了,现在被人发现我们来往,不便后事儿。”她随意说了个谎。

事实上,这金陵杜族之内,除了长水剑宗那位柳老祖,也没谁的修为被她看在眼里。更何况那把古剑还在她的手中,便是柳十三也可一剑斩之。

“你和你姐姐这两天也小心些,我观她面相,命犯小人。”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