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水鸳鸯

灯火在纱罩下,光线愈加柔和。

小铃铛的视线有些无辜,没料到苏桃桃竟是与苏蓁蓁突然诀别。

问题是,她还在这儿呢。

“你不怕我告密?”

小铃铛微微扬起嘴角,眼眸间泛着些笑意,但笑容看起来却有些冷。

即便她不是金陵杜族的人,在这对姐妹眼中只是借宿杜族的散修,但短暂相处,对方也未免太过信任她了。

苏桃桃歉意的笑了笑,没有解释什么。

她将另一只玉匣推了过来,恭敬的放在小铃铛面前。

从杜世美那里得来的魂草有两株,一株交给了妹妹苏蓁蓁,另一株现在被她给了小铃铛。

“魂草主疗神魂道伤,对你或许有些鸡肋,但总算是道灵药,多少有些价值。”

苏桃桃的声音没有什么惋惜,只是安静与期待。

迎着苏桃桃的目光,小铃铛挑了挑眉,笑容愈盛。

“你想让我帮那丫头逃出去?”

苏桃桃点了点头:“如果你愿意的话。”

显然,苏桃桃在得到魂草之后,便在盘算如何让苏蓁蓁逃走,但这所小院看守太严,即便她才是主要目标,能够吸引众人注意,但只要随意有几人看着妹妹苏蓁蓁,妹妹独自便很难逃脱。

但如果有人相助,成功的机会则会大很多。

可惜的是,这所小院周围大多是金陵杜族之人,苏桃桃根本没可能策反他们,她手中没有足够的利益。

但今日这名娇俏的借宿少女的出现,却让苏桃桃眼前亮了一亮,对方说不定能够趁着她嫁娶之时,趁乱将妹妹救出去。

当然,这件事儿很危险,苏桃桃得尊重小铃铛的意愿。

听到苏桃桃的话,小铃铛觉得有些意思,顺手接过了那只玉匣。

“你就不怕我出卖你们?”

苏桃桃摇了摇头,视线中罕有的认真:“那不太理智,你应该听说过金陵杜族名声不太好,总是有道理的。”

在苏桃桃看来,若是小铃铛这样做,恐怕不仅连这株魂草也得不到,还会被金陵杜族当做危险肃清。

对于这些借宿的散修,金陵杜族虽会博个好名声,但偶尔也总有例外,会暗中对一些身怀重宝,或心思有异的下黑手。

苏桃桃将这利害说清,也是希望这名娇俏少女不要一时失了心智,将她自己推入虎口。

小铃铛沉默了会儿,觉得这话有些道理。

假设她真的是普通借宿散修,趁机去告发苏桃桃姐妹,以金陵杜族对苏桃桃的重视程度,莫说给她奖励,恐怕会直接出手抹去,不在让苏桃桃起一点心思。

“有些道理,况且就算我出卖了你们,你们的境况也不会更差。”小铃铛也想清楚,苏桃桃是想搏上一搏。

若是她能够趁机助苏蓁蓁逃出杜族最好,即便失败,这对姐妹的境况也不会更差,这座小院外的看守究竟是数十人还是再翻倍,对她们而言都无破解之法,没什么区别。

苏桃桃见小铃铛收下玉匣,准备再次道谢,心中也多少松了口气。

“还有一个问题。”小铃铛忽然觉得有趣,清澈的视线间泛着些恶作剧的意味。

“我自然可以趁你出嫁,杜族最乱的那时候,将这丫头救出去,但你怎么能保证我之后不会杀人夺宝?”

小铃铛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苏蓁蓁怀中的玉匣,微微扬起的嘴角让人有些泛寒。

玉匣有两只,一只在小铃铛手中,另一只在苏蓁蓁手中。对于小铃铛这个‘借宿散修’而言,苏蓁蓁几乎算是毫无还手之力的孩童。

而失去了金陵杜族这重枷锁,苏蓁蓁也同样没有了保护。那株魂草的确对大部分修者而言无用,但终究是灵草。

人的贪心向来是无下限的,苏桃桃又如何能够保证自己不去伤害苏蓁蓁?

苏桃桃微微闭着眸子,似乎也想到了此事儿,她没有什么犹豫,准备跪下。

小铃铛微惊,伸手拦住了她,将她扶回椅子上。

苏桃桃有所感激,眼眸间却泛着认真。

“如果你真的将蓁蓁救出去,你的那株魂草自不必说。蓁蓁手中的……若你还想要,拿去便是,请给她留条生路,别伤害她。”苏桃桃顿了顿,看向妹妹。

“蓁蓁也不会记恨,可以起誓永不寻仇,只当没发生过。”

显然,苏桃桃这一句是与苏蓁蓁说的。

如果小铃铛真的在救了她之后准备杀人夺宝,如此也可,性命为上。

苏蓁蓁沉默着,算是认同了姐姐苏桃桃的话。

“那样儿,我也不必去找小凡哥哥了吧?”苏蓁蓁询问姐姐。

苏桃桃沉默着,这也是一种回答。

这时,苏桃桃已经开始思衬,房间里究竟还有什么稍值些钱的东西,能让妹妹带走,足够她不至于忍饥挨饿。

小铃铛定了定心情,愈加觉得这对姐妹有意思。

“没必要想多余的后路,我做事儿还没那么龌、龊,只拿一株魂草。”

听到此言,苏桃桃再度舒展笑颜,大大的松了口气。

小铃铛神情没由来的复杂。

“一句话而已,你这么简单就信了?”

“反正信不信没两样,情况也不会更差些,信了便信了。”苏桃桃的笑容泛着些柔意,像是思念。

“娘亲说过,世间事儿便是这样。好坏参半,若是全信成好的,说不定会有一半好的。但若是全看成坏的,那原本好的便也成了坏的。”苏桃桃细细言着,突然又顿了顿。

“当然,有些一看就是坏人的人,做着一看就是坏事儿的事儿,便不要去信了,否则那不是‘相信’,是傻。”

提到那些坏人坏事儿,苏桃桃便想起了金陵杜族的很多人,想起了长水剑宗的很多人,想起了洛城万药的很多人。

她只是不聪明,但又不傻。

小铃铛沉默着,眼眸间却泛着笑意 ,倒真是个妙人。

……

……

芳草连天,晨曦微动,云诡波谲的层层雾霭与朝光间,渐渐浮起一轮红日。

随着红日升起的第一缕清风,两道人影被拉的很长,在雾意间清晰凝形。

走在前方的是一名华服男子,穿着平日里罕见的衣着,颇有北疆异族风格,透着一抹尊贵与儒静,但却不奢华,不夺目。

他站在那里,所有人便都会知道他在那里,没人能忽视他,却也仅此而已。

跟随在这名华服男子身后的,自然是魉鬼,恭敬如常。

“尊上,快到金陵了,但这对镯子?”

魉鬼将捧着的匣子打开,里面是一对风脉的银矿打制的镯子,对他而言,是廉价到扔在地上,都不愿捡起的便宜货。但对数月前,那苏家姐妹而言,却是身上仅有的值钱物件儿。

那时,苏桃桃抵给王小凡的只有一只水鸯的镯子。

现在赎回了另一只水鸳的,成了一对儿。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75 水鸳鸯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