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父母之命

厨房间香气缭绕,透着些小麦蒸腾的芬芳。

红糖融进糖包子的馅料里,些许瓜子仁与花生碎将笼屉中的小白糖包点缀的更是好看。

苏桃桃一如往常,起的很早。

在洗漱之后,她便开始操持早餐,案板上与笼屉里是她倾心的‘杰作’,一旁的灶台,则在用砂锅浅熬着莲子粥,又是一道美好滋味。

“大晚上的出去……也该回来了吧?”

苏桃桃心念着,不知为何,竟是稍有些不舒服。

她知道那抹不舒服的情绪来源,却又明白那很没道理,因为她连抱怨的资格也没有。

“不管去做些什么,也该饿了。”苏桃桃想了想,又笑了起来。

莲子益气清火,对熬夜的人总是有些好处,能养养心脾。至于那些小糖包,向来是妹妹喜欢的口味,也不知王小凡喜不喜欢。

苏桃桃记的,王小凡好像喜欢五仁酥饼,那这些小糖包,也总不会差太多口味吧?

恰逢其时,叩门声响起

苏桃桃赶忙解下围裙,去开门迎着。

有些心急,有些小小的不快,但更多的自然还是喜欢。

回来就好,没事就好。

能看到他……就好。

可惜的是,门外来人却并非苏桃桃所期待的人,也不是一个人。

是三名老者。

其中的一位老翁与一位老妇,苏桃桃则是记的,他们是金陵杜家的供奉,修为很高,甚至有四阶道修金丹境,便是在那杜族,地位也极为尊崇。

老翁名做杜仁,老妇则叫杜允。

还有一名老妇,地位看起来更高些,站在两人中间,但苏桃桃却从未见过,不知是不是金陵杜家人。

片刻的沉默,苏桃桃的眼眸间泛着些苦涩。

本以为能躲过去,没想到这么快便被找到了,她还是小看了杜族的力量,没想到便是逃到这处偏僻小城,也没办法了断过去,安静的开始新的生活。

“仁老,允婆婆。”

苏桃桃低着头,声音谦和,对方终究不是她有能力抗衡的存在,当年在杜族时,甚至都不会看她一眼。

只是为何这等人物,竟会亲自出手来捉自己?

想着那名已经不知该如何称呼的中年男子,苏桃桃却摇了摇头。

自己没有让他遣人来寻的价值,更何况还是一次出动两位供奉。

那两名老者也没有正眼看苏桃桃,将她推开,便进了屋,像是在寻人。

见屋中暂无男子气息,脸色方才好些。

门外那名叫不出名字的老妪,则是紧紧盯着苏桃桃的眉眼,将她的手腕攥起。

这名老妪的力气很大,苏桃桃挣脱不了,手腕有些发红,好在对方亦是女子,她倒也不太忌讳。

“元阴未破,还好。”

老妪断着苏桃桃的脉搏,眼神犀利的吓人,让苏桃桃本能的厌恶。

屋内的两位老者也松了口气,像是躲过了一劫。

“你这庶女,凤小姐就要大婚,你早已被指配为陪嫁丫头,又怎敢乱跑。”那位被称作允婆婆的老妪甚至想要叫骂。

但看了看紧握着苏桃桃手腕的老妪,终是没有太过分。

便是这庶女只是一个陪嫁通房,未来也终究会是长水剑宗的人。当着长水剑宗的教养婆婆面前,她也不好太放肆。

听到杜允所言,苏桃桃微微皱眉,没有应承。

这是她早已知晓的事情。

长水剑宗的掌门之子柳成阳,择日便要与金陵杜家那位嫡小姐杜凤凰完婚,这是很多年前便定下的婚约。

只是怪异的是,不知为何,那年柳成阳竟是刻意指着她,让她陪嫁才肯娶杜凤凰。

杜族自然不会不肯,姑且不论那作为聘礼,对杜家老祖无比重要的修炼秘典,便是没有秘典,想来也不会为了她这样一个连庶女都算不上的‘野丫头’与长水剑宗闹的不愉快。

苏桃桃自然反对,从一开始便在反对,只是她的反对在所有人看来都没有任何意义。

于是,自很久以前开始,苏桃桃便开始思考如何能够带着妹妹逃出杜家,幸运的是,因被柳成阳指为陪嫁丫头做妾,杜府内虽然苛待于她,倒也不敢太过分。

只要她平日里忍着那杜媚母女的欺辱,倒也不会再有太多下人像以前般挑刺,这让苏桃桃得以喘息,找到了逃离的机会。

于是她带着妹妹逃了,不仅仅是逃开那个作为陪嫁品的命运,更是想与那金陵杜族划开界限,遗忘以前的所有悲伤。

后来,她逃过了很多地方,直到这方小小的洛城。

遇见了王小凡。

“我本就不是杜族的人,为何要嫁?”

苏桃桃很少反驳人,但他们太不讲道理。

她姓苏,不姓杜,亦没有受过杜族的恩惠,有何道理替他杜族讨好长水剑宗?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杜族老妪斥道。

“便是为妾,这也是杜族主的命令,你身为人女,自然得遵。”

听着此言,苏桃桃沉默了,心绪罕见的乱了。

想着那不知该如何称呼的中年男子,想着他那绝情的背影,想着母亲临终时的幽幽一叹,她有些难受。

苏桃桃没哭,从来便不会在他们面前哭。

“家母已逝。”

她的回答很简单,只是如此。

已无长辈,何来父母之命,即非杜族之人,他们又有何道理拿自己的姻缘去讨好长水剑宗。

她不嫁。

面对苏桃桃的执拗,三名老者却是神情淡漠,眉宇间透着些微讽。

“我们何时问过你的意见?”

“难道你以为你是杜族嫡小姐吗,不过是一个寄养的小丫头,连亲父都不肯待见,若非被那位长水剑宗柳公子看上,若非柳公子亲自求长水老祖特指你为陪嫁,你以为你能在杜族完好无损的活到现在?”

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当今杜族主乃是入赘身,在杜族话语权甚至不如那位主母杜媚,更何况杜族尚有老祖,又岂容他人侧卧。

杜媚妒心甚重,当年强收杜世美原配归族,便让人觉得有异,而后那位被她大度收容的苏家女偶得杜世美再度垂怜,又诞一女,产后体质变的极差,竟是在床榻受病痛折磨多年,方才死去,更是令人禁语。

“我不嫁。”

苏桃桃的回答依旧干脆,这是她向来的态度,便是两月前初遇王小凡,受之恩情亦如此。

命可以还,但姻缘不行。

“娘亲说过,我只能嫁给有心人。”

有心,自然便是喜欢。

喜欢对方,被对方所喜欢。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56 父母之命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