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书中有人

阴雨连绵,便是入夜,星月的光辉也黯淡不见。

洛城万药的地宫主室之内,燃着通亮的烛火。

雨落的声音传不到这里,反是有些异样的嘶嚎传自地下,像是人声,又有些不像。

很多,很杂,很乱。

如同被烹煮的活禽,声音却没有丝毫生气。

除却那些令人心悸的嘶吼声,地宫的主室却静的可怕,连喘息都微不可闻。

一名眉宇阴沉的中年男子双瞳泛血,已然很久没有这么愤怒痛苦。

他负着手,带着些冷寂的味道,让周围的人不敢出声,静静的看着地上惨死的二儿子的尸体,烛火映在他的脸上,都像是透了层霜。

除却大儿子周霍达,此刻没人敢伴在他身旁,任谁也不敢在此时激怒这位洛城的霸者。

烛火微摇,周浩天终是闭上了眼睛。

他叹气,鬓角霜白,似乎老了许多。

“然儿死了,你们为何还活着?”

他看着与周霍然随行的那些打手侍从,都是不错的二阶修为,对于洛城万药而言,也是一股战力。

但他不想留,看着心烦。

没有太多的话,不需要太多的忧思。到了他此等地位,决定一些人的生死,往往也不过一句话的事情。

没有想象中的反抗与争打,甚至连咒骂都没有一句。

在很多人反应过来之前,他们就死了。

洛城万药的地宫内霎时间多出来很多尸体,使得那位周二公子已然渐凉的尸身不在那么孤单。

“父亲,二弟这回……走眼了。”周霍达不禁皱眉提醒。

便是他也没想到,小小的洛城内,竟然还有那样一块铁板,好巧不巧,周霍然竟是踢在了那人的身上。

听之前手下的复禀,那人说不得是四阶金丹修为,恐怕便是父亲周浩天出手,都不容易对付。

“那他也得死。”

周浩天的视线阴冷,已然宣告了王小凡的死刑。他今夜便遣人去查,那杀子之仇的贼子居所何处,若是快些,便不会让对方见到明早的太阳,至于那苏氏姐妹,也自有下场。

夜晚,总是带着太多不那么美好的情绪。

他如此,对方便也必须如此。

顿了顿,周浩天想起了什么,敛去怒容,看向大儿子周霍达。

“好好安葬然儿,至于那些地上的废物,扔去魂池。”

终究是不少的二阶修者,便是尸体,也总不能浪费。

吩咐好这些事情,周浩天便重新回往内室,那里有着一隔雅层,烛火耀耀下,便是地宫之内,竟也有山水陵园,溪流灌木。

清澈的溪流旁,站着一名中年文士,看上去比周浩天还年轻些,但眉宇间却是一种岁月的沉甸,就像是他手中的那卷古籍,便是保存的再好,也散不去沧桑的意味。

看着那名样貌寻常的文士,周浩天恭敬跪拜,守在门外。

未得许可,他自然不敢擅自进门,这些年随着境界的提升,他也越发明白,年少时遇到的这名中年文士,究竟有多么神异。

知晓的越多,往往便越是敬畏。

“先生,刚有家事,还望海涵。”

正是不久前,周浩天在听文士讲书时,下属敲门禀告,他才惶恐离开,却未曾想到听的却是丧子噩耗。

文士负手,没有再去看手中的那卷书,他静静的看着周浩天,看着对方两鬓的霜白,不由的叹了口气。

“节哀。”

周浩天依旧没有起身,向中年文士行礼。

“我得去报仇,先生所托之事,得晚些在办。”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这在周浩天看来,是天大的事情,否则便是强留于此,也未必能做好这名中年文士的吩咐。

中年文士点了点头,没有太大意外。

人的情绪终究是相同的,他自然理解周浩天的打算。

只是——

“我不建议你去。”中年文士有些犹豫,却说的认真。

听到此言,周浩天面有怪色,抬起头看了中年文士一眼,却不敢多问。

文士也没有多说,这对他而言,没什么意义。

“便是先生您这么说,我也得去。”周浩天咬牙坚持。

他不知道中年文士劝阻的理由,但却不想听。即便这名中年文士对他而言犹若神明,但丧子之仇的痛苦,对他而言实在难忍。

便是那位杀子之敌真的有什么让人不可动的身份,他也想先杀了再说。

中年文士没在阻止,默默转身离开,他依旧静静的在溪水旁站着,透着满地宫的烛火看书。

书中有故事,书中有天地,书中有人。

“去吧。”

中年文士的眉宇有些疲惫,也不再阻止。

他觉得有些可惜,但也只是可惜。

活了太久的岁月,看的可惜之事太多,而今在遇见,也便不觉得像是当年那般可惜。

时间最大的力量,便是平淡,能够漠然到让人习惯很多本不习惯的事情。

周浩天告退,前往外楼,准备等候探子消息,带领众人复仇。

他要让那杀死自己儿子的青年,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

“禀、禀家主。”

来人是洛城万药的主事之一,也是他周家的四位管事中,实力还算不错的一位,前两年已经破了三阶辟谷境界,一双掌法奇强,便是连他都很欣赏。

“找到了?”

周浩天问的自然是,是否找到了王小凡与苏桃桃姐妹的住处,若是确定了,便即刻杀去。

“不,不是。”主事额头有汗,神情古怪。

“他来了。”

……

……

洛城万药之外,阴雨连绵。

雨水淅淅沥沥的落在地面,叩响一朵朵好看的水花。

便是夜空尽是乌云,不见星光,地面的水花依旧透亮,让人好奇,它是从哪里偷来的光。

王小凡踏在水面之上,踩着那些水花,却没有止住流水。

他在踏过,也仅仅只是踏过。

每一朵临近的水花溅在他的脚面,却没有沾湿靴子,让人觉得有些奇怪。

当然,更怪的是,他身后有个打伞的人。

那是一个黑衣劲装的男子,只是看去,便让人觉得无法见底,甚至不敢去与那人对视眼神,觉得可怕。

而这等人物,却在为漫步而来的他打伞。

脚步,不紧不慢。

到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卷三 犹似当年醉里声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50 书中有人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