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 论

药宗阁内的气氛有些沉静,便是连伏案上的熏香都缓慢了许多。

两人捧着瓷杯,饮着药茶,一言不发。

这简短的对话之间,却远远超越了对话中的意思,好在无论是王小凡还是药心谷老祖,都明白这些指的是什么。

尸道

那是太一魔尊当世无敌之后,为了更进一步所修习的禁忌秘法。

这是一种无比残忍的邪法,偏偏却也很神奇,最为神异的一点,便是能够躲过岁月的侵蚀,延长自身的寿命。

看似与诸多道统的修炼目的无异,但却更加有效,更加强大。

无论是东土的道统、西域的佛法、北疆的魔功甚至南岭的妖术,都无法与尸道相比。

后者就像是真正的‘长生’,只要还能够有夺掠命源的生灵于世,尸妖便不会寿终,也极难被杀死。

王小凡如今的境况,自然是诸法不通,除却那最为神诡的尸道外,再也无解。

在药心谷老祖看来,王小凡不应该死,至少不应该因为殒天一战而死去。他以为王小凡是在顾忌些什么,略顿片刻。

“天下该死的邪修很多,若是取了他们的命源做些益事,不算罪过,也应是一份世间功德。”

这便是医者思路,两害相较取其轻。

在药心谷老祖看来,王小凡的生命自然无比的宝贵,有他的存在,天下会更安定,也能因此存活更多的人。

如此,那些本该死去的邪修将被杀死后,本会浪费消散天地的命源提供给他,自然便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这便是从零价值,有了一个增长,对于整个浮生大陆而言,都有着更为积极的意义。

“想来便是白帝与无名阁下,也不会责怪你,天下更没有谁有资格议论你。”

王小凡明白药心谷老祖的意思,但却依旧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

“还是不行。”他的声音没有什么迷惘,这是很早便做出的决定。

“为何?”药心谷老祖不解。

若不是为了顾及那些颜面,若不是为了堵住天下悠悠之口,王小凡这等人物,又还有什么顾忌?

这应该是一件好事。

“那些邪修祸乱天下,自然可以杀。”王小凡望着手中的瓷杯,茶色中浮着几片药材,切口很是好看。

“我可以杀,白帝可以杀,无名可以杀,天下人更可以杀他们,因为这本就是天下人的事情,谁去斩了那些邪修,也终究是天下人的事情。”

“但我不能吃了他们,这终究是两回事儿。”

药心谷老祖微微皱眉,不甚赞同这个观点,就像是过往的很多年,他作为医者,总是注重效率与实际。

天下间的药就那么多,病人总是不够用,总得有人吃不到药而死去。

起初,他也会心软,会怜惜世人。但却也因此犯过无数的错误,延误了很多更加重要的病人。

那些人的死去,或导致一城乱,或是一宗乱,或多或少,都会让更多的地方无法安定,致使更多的天下人死去。

多情未必真豪杰,有时很蠢。

“但你比他们更应该活着,这样天下能够安定的更久,在我看来,这也许有些说不过去,但却是最实际且正确的。”

药心谷老祖如此说道,并没有劝诫与说服的意思,只是在阐述他自己的想法。

在他看来,王小凡与老去的太一魔尊并不相同,至少前者拥有着一颗仁怀天下的心,对待万民真的很好。

王小凡放下手中的茶杯,没有在续茶水 。

他这次依旧在摇头,只是沉默的时间更长了些。

“若是这般算起,莫说是那些邪修,便是尚未有功德在身的蓁蓁,便是各大宗门的修者们,我也吃得起。”

显然,这依旧是很合理的推论。

只要他活着,天下间便能够活更多的人。那么为此,苏蓁蓁死去,或者更多宗派的修行强者们死去,将命源供给给他,对于整个天下而言,自然也是利大于弊。

但世间有些事情,总不能全用利弊来衡量。

人生中也总有一些事情,是明知一无所得,也总得去做的。

“若是这般,天下有万万人,我吃其四九,活五一,是否又是正确?”王小凡认真的看着药心谷老祖。

这便是对方的说法中最大的问题。

药心谷老祖亦是瞬间明悟,不禁心中怅然,又像是苍老了些。

确实如此。

若是天下有一百人遭遇生死安危,为了剩下九十九个人,需要杀死一个,那个人就必须死吗?

从效率主意来说,这是无比正确的决定。

但如果状况无限制的极端下去呢?

当这个比例由一扩大为四十九的话呢?

这般情况下,即便是他也不敢轻言这个决定是绝对的正确,即便是正确,谁又愿意当那四十九个人?

在王小凡看来,他自身亦是如此。

也许他吃一些人,能够活的更久,让这个世界更加安定些许岁月,救活更多的人,但终有一天,这个界限会被打破。

那时的界限又能由谁来确定?

若是真的这样吃下去,活下去,终有一天王小凡会活到无比久远的岁月,将那些邪修吃个干净,然后便是无罪的普通人,然后是有德的修者,直至那些拥有璀璨光辉的英雄……

“有些事情,一步也不能乱走。”王小凡顿了顿,声音很是沉静,这是他曾经与魉鬼说过的话。

“吃一个人与吃万万人,总归都是错,错了便很难回头。”

既然如此,那就永远不再犯错,否则回头的代价实在太过巨大,要远远多于所有的‘获得’。

对此,王小凡曾经有过一次类似的经验,所以不敢再错。

言毕,药心谷老祖已是后背浸湿,并非是在畏惧王小凡,而是险些想错了一些事情。

好在他总算没有做错。

他也放下了茶杯,苍老的笑容有些释然,眼瞳中却早已不像是年轻时精神。

正如药心谷谷主所言,这位老祖的命源所余不多,如今已然步入垂暮时节。

王小凡没有多问,刚才为何药心谷老祖会问那些,有些事情,从来便不必说破,也没有必要。

“其实我也快死了,可能比你死的还早些。”药心谷老祖慨然开口,却也没有太多畏惧。

王小凡很清楚,这需要极大的勇气。

人越是苍老,便会越加畏惧死亡。药心谷老祖不如他年轻,已然被岁月侵袭风霜,自然更加畏惧,这时面对死亡,往往需要更大的勇气。

王小凡认真起身,离开了茶案,他穿着那一身华服很是安静。

直到他站在房间内,正对着那位药心谷老祖,这才深施了后辈礼,以示敬意。

“前辈医道无疆,悬壶济五洲,乃当世大德,天下自当铭记。”

“就是一个糟老头子罢了,有什么好记着的,别给你们这些年轻人添麻烦就好。”

听到此言,王小凡顿了顿,也不禁笑了笑。

“是啊,便是您死了,还有我们,我们死了,这个世界还有更多年轻人。”

世界总该是属于年轻人的。

(话说,诸位读者老爷记得每天追更撒,‘不可能的世界’是根据追更率,换算作者流量分成收入的,今年全勤之类的奖金大砍,作者菌收入锐减,要是流量分成都低到木有……emmmmmm……)

(顺便,别打赏,只求追更,每天追更最新章节,非常重要。毕竟作者菌得从网站得到合理的收益,才能吃饱饭写书。)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卷三 犹似当年醉里声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96 论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