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我就算被钉在棺材里

两块上品灵石的双倍,大概足够寻常凡尘人家过上不错的生活,衣食住行,便是奢侈些也够了。

王小凡将镯子收起,认真的放在了储物室内,只是找寻玉匣子之时,他不禁难得的想了一些趣事儿。

曾有一些器宗大能铸造墓室之时,会很恶趣味的在一些极品灵匣之中,放些寻常首饰,惹的后人唏嘘很久。

即便那些寻宝后人,将宝匣打开,见着里面的寻常首饰,也只会当自身眼力不足,看不出奇特,根本不敢去想,那些首饰只是普通金银,否则为何会以玄玉匣子保存,封在重重陵墓之内?

王小凡觉得,他将这个银镯子放在储物室内的紫玄玉匣中,大抵如此。

有一天遭了贼,恐怕贼也会将这个镯子当成仙阶宝贝拿回去供着,不敢怠慢丝毫。

遗憾的是,他的屋子,两百余年没来过梁上君子了。

……

……

出了储物室,王小凡再度回到客厅,走向他一直都在躺着的沙发,准备继续雕刻木锥。

这是一件很耗时间的事儿。

他很缺时间,却也仅有时间。

如果能够真的踏上修仙问佛的路,他或许能够比现在多些时间——

然后雕刻更多的木锥,看更久的星空。

他离去的时间不长,但也不短,除去了储物室放存那个镯子,他还洗了洗手,静了静心。

雕刻那些木锥,便是连他都觉得有些耗费心力。

只是,临至沙发前,他停驻了脚步,微挑着眉。

他的情绪有些微妙,这是很少见的情况,但此时便是那个少见的情况。

苏桃桃坐在他刚才的位置,在很认真的拿着他的刻刀,雕着另一根他没有动过的木锥。

“这个木头有些贵。”王小凡下意识的提醒。

他觉得有些贵,便是真的很贵。

无论是凤燎香,血脉玉,还是玄天果,都远不如此刻苏桃桃手上那个细小的木锥贵重,当然也买不到。

便是连王小凡都没有多少,极为珍惜,所以他不想苏桃桃浪费。

听到王小凡的话,苏桃桃怔了怔,歉意的笑了笑。

她自然知道,木雕家用的木头都很值钱,想来王小凡也是个木雕家。但她学过雕刻,以前娘亲教过她许多,那时用的是萝卜。

虽然心识不算聪慧,但她的手很巧,雕刻的萝卜也很好看,此时用在木雕上,总不会浪费。

王小凡帮了她们姐妹许多,她也想帮王小凡一些事情——比如木雕。

虽然她有些奇怪的是,王小凡木雕为什么不选大木头,而用这些细小的木锥,更让她觉得奇怪的是,王小凡并没有削去木雕上的木头,只是在上面绘刻着纷杂古朴的纹路。

看起来很神奇,她想复刻下来,却无法做到。甚至她看着王小凡雕过的木锥比划,却连一幅图案都描不下来——

所以,她按照自己的理解,在雕刻着木锥,比王小凡的简单的多,也萌的多。

见到王小凡微微皱眉,苏桃桃自然也不敢怠慢,连忙将她的木雕递给王小凡,倒是还挺自信。

虽然不如王小凡刻绘的神秘好看,但她雕的小狗图案很萌呀~

想来市场也会很受欢迎,不至于卖不出去。

王小凡有些无奈,接过木锥,正准备告知苏桃桃几句,这不是木雕,你以后不要碰——

但他没说话。

接过木锥的那一刻,王小凡觉得有些古怪,非常的古怪。

于是他挑了挑眉,看了苏桃桃一眼,这是很罕见的情绪,就像是发现仙韵道体时一样奇怪。

“这是你雕的?”

“恩公这话可真怪,难不成客厅里现在除了你我,还有别人?”苏桃桃掩嘴笑着,不知道王小凡为什么这么问。

“怎么,挺好看的吧?”

苏桃桃指着木锥上的萌系小狗,很是自信。

王小凡拿着木锥,反复看了许久,他觉得胸口有些闷,大抵是体内气血又开始翻涌了。

他调整气息,没有像是上次一样吐血,只是眼瞳之间,罕见的有了一丝不解。

“是很好看。”他没有忘记回答苏桃桃,同时将木雕递还给她。

“你继续,我去歇会儿。”

听见王小凡有拜托她的活儿,苏桃桃自然很开心,点头继续。

……

……

客厅中,透着窗外的渐落斜阳,天色再度入暮。

苏桃桃依旧在安静的雕刻着木锥,不知为何,感觉比石刻都要累些,但她没停,很是开心。

王小凡坐在客厅的另一边歇着,偶尔看向苏桃桃,看向她手中的木锥。

他没有说话,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直到苏蓁蓁醒来,进入客厅,这份奇异的沉默才打住。

苏桃桃停下手中的木雕,走向妹妹苏蓁蓁,她自然记得,妹妹已经自昨夜起,便没有吃过东西。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王小凡,虽然有那个银镯子垫资,但总还是厚脸皮些。

王小凡倒是不甚在意,依旧在思考刚才的木雕,便是连他都想不明白。

“冰箱里有些食材,还算新鲜。”王小凡指着冰箱。

他从来就没有做饭的习惯,家务都是魉鬼的,但他倒也知道家里有什么,这也是很重要的习惯。

得到王小凡的许可,苏桃桃开心的走去,撸起袖子准备好好的秀一番厨艺,青春靓丽的模样,很是可爱。

“恩公,你喜欢清淡些的还是别的口味?”苏桃桃问道。

妹妹身体差些,得吃的清淡些,但这些食材毕竟是王小凡的,她也得做些合他口味的菜。

恰好,她的厨艺很好。

川、鲁、粤、苏、浙、闽、湘、徽都学过。

娘亲教的。

依旧坐着沉思的王小凡本不想吃饭,顿了顿,还是回应了句。

“清淡些吧。”

听到王小凡的话,苏桃桃更开心了些。

清淡些自然是好的

妹妹喜欢吃些清淡的,她也习惯了。

王小凡恰好也是。

一个餐桌上,各色菜色没什么不好,但家里吃,统一的颜色与味道,总是更温馨些。

……

……

不久后,吃完饭菜,王小凡也提了些菜带进内室,这是给魉鬼的。

因为苏桃桃姐妹在洗刷碗筷,自然没有看见他提饭菜进屋,更不知内室有人。

至于王小凡将饭带给魉鬼,是因为他觉得好吃。

原来这个慧识堪忧的丫头不仅仅只是长得好看,做的饭也还不错——

不像魉鬼做的,实在难吃。

魉鬼不需要吃饭,王小凡本来也不需要,现在有时需要,所以总是魉鬼来做饭。

但真的很难吃。

进了内室,魉鬼在沉稳的打坐冥思。因为王小凡不许他现身,他自然不敢轻易让苏桃桃姐妹察觉他的存在。

他见到王小凡走来,自然恭敬行礼,只是看到王小凡提的食盒,不由得皱眉。

他知道,这一定是外面那两个女人的手笔,多半是那个阴阳合欢体的女人做的,所以他有些厌烦。

即便这是王小凡提来的,他依旧拒绝。

魉鬼半跪,请罚行礼。

“尊上,今天就算我被您钉在九魔刑棺中,我也要用我忠诚的声音回应您!”

“我魉鬼就是饿死,也不可能吃那个女人做的一口饭!”

当然,他饿不死。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