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万里符令

朝阳有升,夕暮有落

连绵不绝的山脉间,被层云笼罩,虽不至于黯淡无光,倒也有些难以辨路。直至夜幕降临,山雾退去,眼间的景色才再度清晰。

借着星月的光辉,哭累的魅妖儿才看清了周围,却依旧不认识这是何处。

这时,因那万里符令所造成的疼痛也稍稍减轻,她除了能够轻轻推晃搂护着她的那名昏迷少年,也有了力气将他的手臂掰开,勉强起身。

她知道这样总不是个办法,即便一直哭,少年也不会被她哭醒,总得做些什么。

这名稚嫩少女拖着泥泞的衣裙站起,腿上的伤还很重,一瘸一拐的走到岩沟旁,借着寒石与体温,拘了一捧夜露。

秋夜很凉,完成这件事儿也很慢,但看着不远处那名少年,魅妖儿却又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看着手中很浅的那捧夜露,抿了抿发干的嘴唇,忍住了渴意,重新走到了昏厥的少年身旁。

压下身子,夜露顺着她的手指滑入少年口中,有种淡淡的云松味道。

见花念沉睡的脸色稍缓,魅妖儿才舒展了些眉,看着依旧湿润的掌心,轻轻抿了抿。直到眼眸停在指尖,又想起白日里心急,一时不顾礼教有些轻薄,为他度气之事,绯红才染红了双颊。

这名可爱的稚嫩少女微微托着双颊,静静的看着沉睡的少年,眼眸无比的宁静柔软。

此刻,她的眼睛里住的是天上璀璨的星芒,心里住的是青梅竹马的他。

有夜风起,秋意愈凉。

魅妖儿微微抱住双臂,顿觉衣衫单薄。她看了一眼依旧未醒的花念,微微探了探气,发现对方状况好了不少,才真正放下心。

犹豫片刻,这名稚嫩少女像是猫儿一样,重新钻回了少年怀中,将他的臂膀搭在自己身上,也把自己的裙摆盖在了他的身上。

总不至于那么冷了。

秋色的虫鸣都少了很多,偌大的云山都很安静,即便偶有虫鸣兽啼,魅妖儿也渐渐困倦的睁不开眼睛,刚才取那些夜露,已经用了她全部力气。

沉重的眼皮合上,又是一夜。

直到朝阳再度升起,余辉隔着眼皮扰人清梦,才让魅妖儿从困倦中醒来,微微睁开惺忪的睡眼。

只是睁开眼眸的那一刻,不知是否错觉,身上压着的那条手臂适时轻了些,直至于无。

魅妖儿瞬间感觉冷了一点儿,环抱着身旁的暖物,像是没有睡醒的树袋熊,望了望天上的朝阳。

时辰已经不早。

往昔时候,作为魔尊弟子,她自是稳受礼教,比之寻常宗门的贵小姐还要守礼,不可能这么晚起床。

遗憾的是,昨夜的她睡在云山之上的荒路,并非是床,加之受了不轻的伤,身体疲倦,难以像是平日醒来,于是多睡了些时候。

左右茫然,直到微微抬起头,魅妖儿才记起昨天的事情,一瞬瞬惊险涌上脑海,让她羞愧的脸颊发烫。

险些睡迷糊,竟是连生死大事都忘记了。

唯一让魅妖儿欣喜的是,身旁的少年醒来了,正警惕的看着远方的群山,偶尔看向那万里云雾。

“醒了就放开我。”少年的声音很冷,像是斥责。

这时魅妖儿才发现她的手臂依旧揽着少年的腰身,脸颊一烫便急忙退了一步,她的腿伤还没利落,有些不稳,歪了歪身子险些摔倒。

少年好似没有注意,依旧看着远方,却发现无法看穿这片山脉的云雾,觉得有些离奇。

“这里是哪儿?”他再度问道,只是并不期待回答。

听到少年的问话,魅妖儿勉强着身子恭敬行礼。

“公、公子哥哥,我也不知道……”她的声音有些愧疚,越来越小。

“刚才我也不是故意的……”

花念依旧没有理会魅妖儿的话,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见到她裙摆之上的几道剑伤,才想起她之前被剑意波及,伤了腿。

“你那会儿抽的什么疯?为什么要将我拽进来。”花念冷眉呵斥道。

他指的自然是那道由万里符令引动的神奇阵法,能够让人一遁万里,远去他域。

“这个阵法只够一人用,两个人用会出乱子,这次算运气好的,否则我们现在便不是重伤,而是一堆肉骨。”

万里符令乃是南岭一道至宝,烙印着无比神奇的阵法,整个天下也不过南岭才有几道,这是花念出生时,南岭那位青帝赠予的贺礼。

可惜的是,这种能够一遁万里,乃至在万军围首中脱生的神奇符令,也仅够一人使用,否则阵法便会不安定,很容易危及使用者的性命。

听到花念的训斥,魅妖儿缩了缩脖子,像是受了委屈的猫儿眼泪汪汪。

她也想着不久前的危机境况,心里觉得后怕。

那时,她与花念在骨宗界域之外的三里山,被翻脸的魔幽出卖。魔幽里通那骨宗众人与带着死界十二煞的魔星,将她与花念围困在三里山的柳林之中。

花念仿佛瞬间明白了什么,没有犹豫,引动了万里符令,将她推入阵法之中,似乎是要送去东土太白宗,而他自己孤身一人,根本难敌魔幽姐弟,何况还有那骨宗众人与死界十二煞。

眼见花念要受重伤,魅妖儿没有犹豫,一时情急也将花念拉入了阵法之中,竟是忘记了那种可怕的可能性。

重新想起,魅妖儿的眼泪又滴落下来,哭的花念有些心烦,偏开了视线,看向那连绵层山。

“我早就说过,我很烦你,别一直缠在我身边。”花念的声音愈冷,让魅妖儿连哭都不敢在哭。

气氛变的有些冷清,比之秋天的冷意更让人心寒了些。

魅妖儿悄悄的看了花念一眼,像是安慰自己一般嘟囔。

“可您将万里符令给我了……”

看向远方的花念顿了顿,当他转过头时,眼瞳间只是淡漠与讥哨。

“看你这蠢妞可怜罢了,再说魔幽他们捉了我,难不成还敢杀吗?”花念的声音有些冷漠,让魅妖儿愈加委屈。

“我现在觉的留你在身边一无是处,看了更是心烦。”花念继续道,目光则是看着山下。

“你自己下山去吧,找到可信之人,通知他们上来助我,你就别来见我了,滚远远的。”

听到花念绝情的话,魅妖儿低着头委屈的哭,却没有应承,也没走。即便花念总是这样赶她,但她觉得,只要受些骂,等花念火气下去,总不会真赶她走。

可惜这次魅妖儿想错了,花念又是几言,一句比一句绝情,甚至让她哭都哭不出来,满脸通红的跑开,连瘸拐的腿都委屈的不去在意。

见到魅妖儿一步步离开的瘸拐背影,花念眼瞳微动,什么也没有多说,收回看向远处的视线,忍着身子剧痛摸了摸毫无知觉的双腿。

他不知道魅妖儿是否能够走下这座不知名的山,但他知道自己一定走不下去,若是魅妖儿执意留在他身边照顾,恐怕两人都走不下去。

至于等可信之人来相助,花念自己都不相信这句话。

他明白,恐怕为了追击自己与魅妖儿,魔幽与魔星等人已然出手,乃至死界魔宗都可能出遣大半魔修。

在寻到可信之人前,被死界魔宗找到的可能性更大些。

“真烦。”

少年嗞了嗞牙,突然觉得有些腹中难忍。

他突然反应过来才睡醒时所思考的,在面临追兵时如何慷慨赴死的问题似乎就不存在。

因为那之前,他更大的可能是被饿死。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