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无奈事儿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苏桃桃没有在与杜世美多言,想来对方亦想如此。

“你且归去,安心待嫁。”杜世美不希望这几天出什么岔子。

“三日后,长水剑宗老祖提聘来下,你便与随来的柳公子一同归去吧。”

显然,长水剑宗亦是在意苏桃桃之前逃脱的事儿,担心夜长梦多,变故再起。

于是定亲礼干脆提前,设在三日后。反正在两族老祖看来,不过是一场交易,银货两讫,便是圆满。

长水剑宗出那本秘典,金陵杜族嫁女。

只是至今,整个杜族,包括那位杜族老祖与杜世美,都想不通透,为何柳成阳娶杜凤凰,一定要苏桃桃陪嫁。

似乎‘迎娶’在长水剑宗不算大事儿,反倒是苏桃桃这个‘陪嫁’,他们志在必得。

这亦是这些年来,整个杜族都不敢太过过分对待苏桃桃的原因,倒是阴差阳错,成了她的保护伞。

听到杜世美的话语,苏桃桃眉毛微垂,倒也没有反对。

这已然是注定之事,她阻不了,况且她亦是需要以此为价码,要一些东西。

“一株能治愈道伤的六阶魂草,另外还蓁蓁自由。”

苏桃桃自然记得,王小凡说他受过道伤,药石无灵。但想来那些凡间的伤药,总归不能算作太好。

但若是金陵杜族,多半应该拿得出非凡的灵药,想来应该有机会治好他。

虽然便是治愈好了,自己也没有机会陪伴他,甚至没机会多看他一眼,但他那么好,总能遇到比自己更好的女人,未来能够安然长久的活着,便是极好了。

除却王小凡与苏蓁蓁,苏桃桃便再也没什么可惦记的,也不准备为她自己要什么。

事实上,若是没有活着的人惦记,死人从来都不需要什么东西。

听到苏桃桃的要求,杜世美则是微微挑眉。

对于放苏蓁蓁自由这个要求,他不奇怪,但这丫头要魂草做什么?

事实上,即便是杜世美,也不觉得魂草有什么用。治愈神魂道伤的灵药,珍贵虽珍贵,却是基本用不着的。

这点苏桃桃不懂,但他却稍微了解一些。

虽然并非没有过低阶修者,伤了神魂需要灵药救命的情况,但这种例子很少。因为大多数受过道伤的人,轻伤不需要治,会自愈,但重伤则死的很快,没时间治。

重伤了神魂,损了道蕴,自身无法自愈,基本便等同绝症,药石无灵。极少有人能够等到药石救命,多半尚未寻到灵药,便已经神魂崩散。

就像是他,五阶道修金丹修为,若是受了严重道伤,恐怕至少需要七阶神魂灵药才能治愈。莫说材料难寻,丹药难制,便是真的材料齐备,丹师在侧,也未必能够在三日内炼好药丹。

这段时间,也足够他凉透了。

所以杜世美不解,苏桃桃要治愈道伤的魂草做什么?

真有要救的人,等她拿到魂草也早该死了。若是那人没死,想来应该便是曾经吃过什么,或用过什么手段,亦或是自我恢复,应该治愈了,用魂草没有任何意义。

在杜世美的认知来看,世界上根本不存在那种,身负严重道伤,还正常活着的人,那实在不可思议。

苏桃桃在修行方面,自然没有杜世美的见识,也不知道道伤究竟是何。

她只知道,道伤或许很严重,但应该不像是王小凡说的那般无药可医,若是花足够的钱,应该能够寻得罕见的灵药治好。

苏桃桃觉得,杜族或许有这种底蕴,便开口要出了她所知道的,最贵重的魂草,虽然她也不知道魂草具体是什么,总之……贵就对了。

既然杜族拿她当做交易的筹码,也总得付出些代价。

但愿换来的魂草,能够让王小凡重新生龙活虎,至少不在那么咳血,看了让她心里难受。

虽然……再也见不到了。

至于杜世美想不通透,也懒得去想,隐约觉得,苏桃桃只是成心恶心他一下,借机报复,让杜族出血。

“六阶魂草没有,四阶到有两株。”杜世美犹豫片刻,沉声开口。

苏桃桃没有看他,安静的站着,像是没有听见。

“五阶魂草,六阶真的没有。”杜世美略顿,给出了他的底线。

事实上,魂草一类治愈神魂道伤的灵药,对于大多数氏族与宗门来说,如同鸡肋,确实没有多大作用。

一株五阶魂草的实际价值,甚至还比不上一株三阶阳焰果,后者还能勉强用来炼体,不至于只放在药瓶中,做个摆设。

“就这样吧。”

条件如此,大概也就是她能争取到的上限了。

苏桃桃沉默片刻,没有在多说些什么,转身离开。

王小凡安好,妹妹无事,她此生便无憾了。

……

……

洛城万药,地宫之内。

灯影停止了摇曳,溪水再度流淌。

小桥还是那座小桥,山岩还是那片山岩。

王小凡静静的站着,若有所思,从始至终未曾移动一步。

魉鬼半身血,左臂更是一道极深的剑伤,都是他自己的血与伤。

那名中年文士已经退走,手持书卷,白衣不染尘埃。

就像是魉鬼说的,他打不过那位先生,没想到莫说打不过,便是连还手之力也没有几分。

但让魉鬼诧异的是,那位梅大先生从始至终,也没有对王小凡出手,在与他交手之间,对方似乎是在权衡什么。

在不久之前,更是停止了与他的交锋,让他得以喘息。

那时魉鬼稍退,无比怪异的看着王小凡与那位梅大先生。

两人未曾看向对方,都沉默着,似乎是在考虑。最终那位梅先生叹了口气,竟是有些怅然情绪,便摇头离开。

王小凡依旧静静的站着,神情亦是有些麻烦,但他只是挑了挑眉,没有多言。

“尊上,为何?”魉鬼不解。

他不解的自然不是那位梅先生为何不对王小凡出手,而是王小凡为何也不出手?

“我不确定能留下他,他也没自信杀了我。”

王小凡的话语简单,因为这本就是简单的道理。

双方都有很多要做的事情,也便没有时间浪费,来做一些无意义的事情。

虽然很多事情也只有做了,才知道是否有意义。

就像是对方设洛城万药这一局,就像是他来此走上一遭,总得做过,才知道有没有意义。

事实证明,他与对方都绕了个圈子,做了很多没意义的事情,好在最后,双方没有将这些无意义的试探继续下去。

这一刻,王小凡才隐约明白,这二十余年来,偶尔看向洛城万药,为何会有那种不和谐感。

原来他在凝望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再凝望着他。

听到王小凡的解释,魉鬼则是神情微妙,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那我刚才为什么要与梅大先生交锋 ?”

王小凡沉默片刻:“大概梅先生也无聊,想松宽松宽筋骨。”

略顿,王小凡便回身走离。

“回去吧。”

这次洛城万药无事了,那丫头应该也不会担心被人叨扰。

听到王小凡的话,魉鬼面色微变,算算时候,那杜家人也应该来过洛城了。

他犹豫了会儿,跟上去,暂时没说话。

就像是魉鬼曾经说过很多次的,他不喜欢苏桃桃,没开玩笑。

倒不是那名少女不好,而是因为她太好了。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