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一件不能被忘记的事情

归家之时,已是深夜,却不是离开的那个深夜。

洛城万药地宫之间,魉鬼与那中年文士缠斗,虽是远远不如,也耗了三个日夜。

这三个日夜,自然不是魉鬼拖住了对方,而是那名中年文士一直在思衬,是否应该对王小凡出手。

最终,他没有选择出手,因为没有自信,进而退走。

王小凡亦没有选择出手,遣魉鬼清理了地宫中的那些尸妖,然后归来。

只是临至归路,他尚有些犹豫。

本以为离开一个夜晚便可,却无故失踪两个昼夜,总得解释些什么。

思衬这些的王小凡,却忘记了很重要的一件事情,他一生行事又如需向人解释?

直到真正归家,见到空静静的房间,王小凡才发现不对劲。

屋子里太空,没有任何烟火气,至少两日间大概是没有的,就像是苏桃桃姐妹来到之前,屋子里总有的冷冽寂静感。

王小凡沉默了片刻,静静的走进门,踏着步子。

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刻意的目的,只是随意走着,让人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客桌上有一张信纸,纸角微卷,像是斟酌过多时,却什么都没有写,只有空白。

厨房内的蒸笼里有十二个小糖包,模样可爱,也真不知那丫头为何会将精力放在这上面,难不成这些日常琐事儿,她就从来不会觉得烦吗?

一旁的砂锅里有冷粥,是莲子粥,放的时间长了,凝固成冻状,便是加水再热,恐怕也失了味道,唯独粥面上结的那层糖霜,很是好看。

王小凡看着那只砂锅,看着粥面的糖霜,想起了什么,罕见的笑了起来。

“那丫头泡茶也罢,做些吃食也好,总爱放这么多糖吗?”

空荡荡的房间内,王小凡笑了,魉鬼却不敢笑。

魉鬼知道,王小凡这话,是由心的感慨,自然也是对他的质问。

王小凡没有看他,他却半跪在地上。

“尊上只吩咐过,我不准动她们,所以我自然不可能害她们。”魉鬼指的是苏桃桃姐妹,他说着这话也很有意思。

不会害她们,却也不代表会帮她们。

若是有人来擒,视而不见,自然也不算动手去害。

事实上,以魉鬼的境界,又何尝不知道前些日子,金陵杜族来人,若是他有心,解决这些麻烦,也不过弹指之间。

但他不喜欢苏桃桃,理由简单而干脆,所以不想管,这一点便是王小凡也不能指责他什么。

听着魉鬼的话,王小凡继续沉默着,顺手从蒸笼里捏起个小糖包。

便是简朴的早餐点心,也被苏桃桃捏成了兔子模样,虽然凉了,腮间点的些玫红,却很好看。

王小凡将糖包撕开,面皮已经放硬,里面的馅料也压在一起。

有花生碎,瓜子仁,还有一些其他的碎果仁与葡萄干,被很细心的用擀面杖碾在一起,形成一层又一层的花样,然后被面皮精致的包裹着,像是给满月孩子的布娃娃,透着温馨。

“像五仁馅?”

王小凡问着,依旧没有看魉鬼,魉鬼则是抬头,看了一眼。

小糖包里面的馅料确实像是五仁的,只是没有王小凡讨厌的青丝与红丝,那丫头竟也记着。

“确实……像。”魉鬼沉默片刻,依旧低着头,身体有些颤抖。

自然不是畏惧,他对王小凡向来只有尊敬,从来便不会畏惧。

那身体为何会颤抖?

大概是后悔了。

后悔了什么事情,便是连魉鬼也有些没想明白,按理他不应该后悔,也不能后悔,因为他没做错什么。

没错,也会后悔?

魉鬼也沉默了下来,半跪在地上不知该应些什么,王小凡则是静静的站着,手中拿着那个撕开的小糖包,轻轻咬了一口。

很甜,但因为凉了,有些腻口。

“还是应该吃热的。”王小凡罕见的有些情绪。

他知道这种情绪源自何方,一开始只是巧合,然后便是熟悉,最后烙印在了习惯里。

很久以前,他有过这种情绪,然后以为自己忘记了,再也不会拥有。

世间没有人能够拥有完全相同的两种情绪。

有时只是一声叹息,一缕光影,一片落叶,便会让一切显得截然不同,自然便不可能再有相同。

但,或许也正因如此,每一缕情绪,才会独一无二。

就像是每一个人在另一个人的心中,或重要或轻浅,或熟悉或陌生,一定会有他自己的一小块儿,不可替代。

直至那个位置变的温暖且熟悉,印刻在对方的习惯之中,成为了对方的生活。

王小凡知道,原来不知不觉间,那名叫苏桃桃的少女闯入了他的生活,就像是很多年前收留的那个小丫头。

这一次,他有些不舍得。

大概是因为苏桃桃不久前说过的那些,他死去时,她不会难过,因为她大概也已经老死了。不会空留一人,沦陷千年殇痛,甚至为情放弃生命。

殉情的故事向来很凄美感人,却更让人难安,尤其是对死去的人,更是难以瞑目的残忍。

王小凡没有迁怒魉鬼,因为那样做很没道理。

但他只是认真的看向魉鬼,在等待对方说些什么。

魉鬼叹了口气,不在沉默,将他所知晓的事情说了出来。

事实上,王小凡不在意苏桃桃姐妹的出身,但他为了王小凡的安全,自然调查过,有些事情知晓的,甚至比那对姐妹还要久远,比如那位杜族主与那名叫做苏莺莺的女子的故事,乃至还有金陵杜族数百年前的辛密往事。

北疆天门的情报网向来很好,要查这些寻常势力的资料,极是简单。

魉鬼简略的向王小凡说着一些事情,却没有任何的遗漏,甚至就连苏桃桃带着妹妹逃离金陵杜族,无钱给妹妹‘治病’时,在哪家当铺,将母亲苏莺莺遗留给她的那只镯子死当,也没有遗漏。

听着魉鬼一点一句的话语,王小凡静静的站在一旁,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但他这次却没有看向北方,而是南方,那里是金陵的方向。

直到魉鬼说完,晨光熹微,窗外透映着鱼肚白的颜色,很是好看。王小凡站在那缕光辉之间,长衣微飘,无比安静。

“没错误,也不一定是对的。”王小凡想到了这件事儿,提醒魉鬼。

“下次注意些。”

听到王小凡的话语,魉鬼微怔,神情有些难以置信。

还有下次?

“尊上您是要?”

“去金陵。”

听到这话,魉鬼愈加的震撼,这在他看来,是极其难想象的事儿。

已有两百三十一年,王小凡未曾离开洛城一步,今日竟是准备离开?可问题是,他又怎能离开?

“替我传书白帝,让他去云山小住三天,我想出去走走。”

王小凡转身开门,偶有微风吹过,衣袂飘动。

他的背影很直,步子很正,声音很静。但却没人能够忽视他,因为他是鸿羲,是那位太一魔尊之外,天下最强的魔修。

整个北疆,都曾属于过他。

“很多人忘记了一件事情。”王小凡迎着晨曦走向南方,背影很是稳静。

忘记的事情,并不代表不存在。

无论忘却与否,事实就是事实。

“我还活着。”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