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山水青天与她一色

晚风斜来,吹起条条柳枝,如少女齐舞,清雅怡人。

夏日的斜阳,将这处莲池映的通红,就像是燃起了淡淡的火焰,水天一色之间,满满的粉莲不住低摇,将翠叶上的珠水晃成明珠。

一名素裙女子站在船头,顺着明江而下,来到了这处金陵水乡。

莲池清美,水乡偏远,罕有人烟,却成了金陵少见的静美之地。

女子没有看向如火云霞,微微欠下身子,将手扶入池水,任船飘游,触着朵朵莲荷。

远处,隐有歌声传来,像是采莲女的欢趣,时而附和竹笙的脆音,又像是哪家小子,对心爱的姑娘倾吐情意。

船底微微渐起的水花,沾湿了女子的素白衣裙,她没有在意淡淡笑着。

微波的池水映着山水天色,也映着她的容姿,未施粉黛,柔长的青丝仅用一道发带随意束着。

她看着莲池映出的水天一色,也融进了这水天一色。

莲池中偶有游鱼,静静的躲在了莲花下,亲昵的吻着她的指尖,霞光间飞过的百雁也止住了鸣叫,像是怕扰了这份美好。

此刻,水天之间,唯有清风,唯有摇莲,唯有她。

直到一声铃铛轻轻响动,打破了这份静谧与美好。

随着船舱中走出的那名稚嫩少女,铃铛声也越加清脆,原来是她白皙的玉足未着靴履,仅在脚踝之上,系着两串金铃铛。

那两串金铃小巧美好,随着这名稚嫩少女舞动般的步子,奏响着青春的旋律。

“师尊,天晚了,您别着凉。”她见那素裙女子穿的单薄,出来提醒。

只是这名铃铛少女轻快的步子,却突然有些别扭,原来是身前抱着的长剑,不小心绊到了甲板,让她险些摔跤。

不知为何,便是出来两步提醒素裙女子多穿些,她也没有将怀中的那柄剑放在船舱,而是笨拙的抱着,抱着那柄与她近乎一样高的古剑。

素裙女子轻笑着,点了点头。

她静静起身,时间再度开始流转,莲池中的锦鱼不舍的跃动,天空的百雁也在盘旋。

“没事儿,金陵的天气也挺暖的。”素裙女子声音稳静,像是时间洗礼过的玉珠,柔清透亮。

“那也总不如东土,船外还是冷了些。”那名抱着古剑的铃铛少女急忙反驳,似乎一刻也不愿意素裙女子在外面多待。

自然不是怕对方真的着凉,只是她刚才采了不少莲蓬与荷藕,放在船舱里。

素裙女子笑盈盈的看了少女一眼,伸指点了点头她的眉心。

“难道不是小铃铛嘴馋?”

年幼少女委屈的眨了眨眼睛,晶莹剔透的眸子惹人怜爱。

“谁让师尊做的莲子羹太好吃了。”她抱着古剑,低着头,像是因为素裙女子的‘责备’要哭。

素裙女子的笑意越盛,带着柔爱的宠溺,便牵起了她的手。

“船外是有些凉了,进去做些小食儿吃吧。”

听到素裙女子的话,小铃铛的眼睛闪了闪,又欢快了起来,哪里还有一丝要哭的模样。

少顷,有甜香来。

船舱内,一直抱着古剑的小铃铛难得放下古剑,开始吃莲羹,欢快的脚上的两串金铃,也抖起好听的翠音。

吃了许久,她才再度看向那名素裙女子,神情微皱。

“师尊为何心愁?”她自然知晓素裙女子所来金陵何事。

“给花姨说的那漂亮丫头添些嫁妆罢了,遇见添堵的蝼蚁,杀了便是。”小铃铛欢快的踢着脚,清澈的眼瞳中,却是几抹恼意。

金陵杜族与长水剑宗那些人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竟是连那人家收留的丫头也想动。

“虽然那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小铃铛心中嘟囔,有些不喜。

念着,她看向素裙女子,不禁想着随她天南海北转悠,给自己认的几位姨母。

那蠢魉鬼说的是否是真的?

竟有未怎么修炼的小丫头,能够像她们一样好看?

素裙女子未语,悠悠的看着窗外。

夕阳已逝,夜幕降临,整片莲池像是睡去。

她叹了口气。

“教你百年,你的杀心怎么还这么重?”

听到素裙女子的教训,小铃铛委屈的低着头,两只白玉般的小脚丫晃荡着,那两串金铃铛发出不满的脆声。

“可他们该杀。”

这些乡绅宗族,土霸王似的门派,又有几个干净的?

“便是我一天随处找一家,杀他们一窝,也没几个会杀错的。”

听着小铃铛不知算是委屈,还是凶狠的话语,素裙女子无奈的笑了笑,轻轻揉着她的头。

小铃铛嘟着嘴,像是孩子般扑进素裙女子的怀中。

“人非圣贤,总不能错了一次,便一剑打死。”素裙女子声音娓娓。

“便是那位西域的和尚,听闻年少时也荒唐过,最终却不还是成佛。”

听到素裙女子的议论,小铃铛神色严正。

师尊有资格评论那位佛祖,她却不好接话,想了许久,小铃铛才幽幽说道。

“这天下,佛无名伯伯可就一个,还是青青阿姨死命拉回来,才没让他学坏。”

小铃铛想着南岭那位水绿衣裙的女子,想着她给自己剥的橘子很甜,自然觉得她比那和尚更好。

“虽然最后也是个狼心狗肺的,喜欢男人去了。”当然这句,小铃铛也只是在心中诽谤,没敢说出来。

只是她神色不满,气鼓鼓的模样,素裙女子又何尝看不出来,不由得浅笑的刮着她的鼻子。

“吃了青姐姐的橘子,还堵不住你这张嘴。”

“可是金陵这群,现在就错的离谱……”

小铃铛还想说些什么,实在不满师尊为那些杂碎劳心劳神,有这时间,不如调理调理身子,师尊境界幽深,难不成至今还不知道,忧思有损寿元吗?

素裙女子顿了顿,认真的看着小铃铛。

“你以前也错的离谱,难不成你也认为,我百年前一剑将你杀了比较好?”她的声音伴着似有似无的笑意。

听到此言,小铃铛怔怔无语,不再说话。

谁让她碰见了这么个师尊呢,哪儿说理去?

小铃铛恭敬起身,认真的行礼。

“师尊仁善,算他们走运,就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抓住这次运气。”小铃铛的声音又有了些委屈,这次是真的委屈。

素裙女子将她揽在怀中,宠溺的拍了拍头,让她才舒心了些,像是懒猫儿一样眯起眼睛。

“所以你去帮我劝劝,若是他们不再执迷,对所有人都是好事儿。”素裙女子悠悠一叹,有些怜悯。

她曾经见过那位长水剑宗的老祖一面,那已经是三百多年前的事儿。

那年她与前夫君同游广陵,遇见了那少年游侠儿,他在暴雨之中为一对乞儿母女击鼓鸣冤。

简衣,无畏,一身浩然少年气。

“柳十三曾经是个好孩子。”

虽然他现在老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