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自古甜咸不两立

洛城三十里外,云山连绵,恰逢梅雨初晴,游客渐盛。

唯有山边的那处骨汤锅菜,因地处偏僻,倒是暂无居客,于是被一儒服男子包下,煮了一大锅菜。

浓郁的牛骨熬成的汤汁泛着香味,葱花与姜蒜的味道融在汤中,随着各种时蔬与海鲜的加入,汤汁更加浓郁诱人。

几根苦菊被煮软,肉片翻滚在柔嫩的豆腐之上,香味萦绕,菜色干净,令人垂涎。

儒服男子接过老板递来的碗筷,认真的道了声谢,便亲自调着芝麻酱,他一共调了六碗,也并不嫌这些琐事无趣。

正在他饶有兴味的为各个碗中撒着韭菜花的时候,一名月白襦裙的稚嫩少女走来,步子很静,也看不出什么表情。

按理这等眉目如画的谪仙少女,走在这样的小食街上,很容易引起众人注意,但奇异的是,所有人仿佛未曾注意到她的存在。

倒并非是完全看不见,只是看得见身形与模样,转瞬却又会顷刻忘记,好似不存在记忆里。

于是便没有人在意她,即便她一直都在慢慢着。

她束着长发,衣裙柔媚,手中还拿着一串盐芝麻,想来是从隔壁街才买的。

临至骨汤锅菜的小摊儿前,这名月白襦裙的稚嫩少女微微皱眉,显得有些不满。

“公子,这些事儿交给我便好。”

说罢,襦裙少女便放下了手中的盐芝麻串,也不顾那儒服男子反对,便接过了那些碗。

“只是觉得自己动手有些意思罢了,你来就你来吧。”儒服男子回应,看着这名月白襦裙的少女笑道。

少女闻了闻盛着调料的碗,察觉其中一只碗里放了不少糖,瞬间觉得不喜,又稍稍加了点儿盐。

“吃火锅加糖做什么?笋儿那丫头还小,公子也别惯着她,老爱吃甜食像什么话。”

青年听到少女所言,苦笑着点了点头,默默为竹笋儿的吃食默哀了会儿,便又无事可做。

有这丫头在身旁,他自然便没有什么需要忙碌的,而等人亦是有些无趣,想了想,他取出了随身的棋盘。

那是一张玉石棋盘,上面有着如同平常围棋的黑白两子,他用左手与右手捏着棋子,随意的打发时间。

偶尔,白棋下的快些,黑棋劣势,他便会不喜皱眉。怪之的是,黑棋下的快些,白棋劣势,他依旧不喜皱眉。

“公子,反正都是您的棋,黑白子谁赢不是赢?”

调好味料,那名月白襦裙的少女轻轻坐在他身边,拉扯着他的衣袖默默看棋。

“玲珑,这不一样。”

青年烦忧片刻,因头疼想要捏眉心,身旁的那名少女却早已熟悉他的习惯,起身站在身后,为他捏头解乏。

他顿了顿,没有拒绝。月玲珑则是一如既往,手指用的恰到好处的力道,很是舒适。

此刻,即便月玲珑不善展露表情,但眼眸间依旧泛着些柔色,看向青年的视线中,是没有遮掩的柔顺情意。

唯独她再看向那玉盘之上的棋子之时,才不由得再皱起眉。

因为那些棋盘上的棋子,无论是黑子还是白子,都错落在格子里,并非错落在纵横线的交点之上。

这对于围棋而言,无疑是错到极点的下法。

犹豫片刻,月玲珑指出了这个问题,眼眸间满是认真之色。

听到少女轻柔美好的声音,青年微微怔了怔,亦是回看向她。

“这是我的棋。”

这已经不是青年第一次回答这个问题了,不久前尚在云山之际,他亦是如此回答过某人。

听到自家公子这般言语,月玲珑无甚表情的眼眸却泛着些诧异。

她微微鼓起脸颊,眼眸间有些小小的复杂。

“您的棋就不是棋了?”

这是儒服男子与上次听到的,截然不同的回答,偏偏他也没有任何反驳的道理。

因为这丫头说的很有道理。

“我的棋也是棋。”

儒服男子有些无奈的摸了摸鼻子,便随手一挥,整盘棋子都错移半个格子,重新归落在交叉线上。

他顿了顿,有些郁闷。

“其实我这样下,偶尔也是有人赞同的……”

儒服男子想着不久前在云山之上,与那人下过的那盘棋,不由得扬起嘴角,觉得有趣,正想与少女吹嘘几番。

“那人傻,您也傻?”月玲珑回应道。

儒服男子将满心的话咽回肚子,愈加郁闷了些,他已经没有什么可吹嘘的了。

不知何时,替儒服男子揉捏完头的月玲珑,又静静的坐在了他身旁,轻轻牵住他的衣袖。

仿佛这名月白襦裙的少女手中,握着的不是吃食儿,便是他,如同生命中最重要的两种东西。

炭火煮着铜锅,浓汤翻滚,豆腐煮的都有些发虚,锅中的土豆片与山药用筷子轻轻一戳,便成了软泥。

正是恰到好处,等的人也来了。

有两名男子,和一名更加稚嫩的少女。

两名男子临至,一五大三粗,如入海蛮牛,一虚浮困倦,显得病怏怏的。

两人恭敬半跪在地,请礼问候:“主上安好。”

儒服男子随手摆了摆,示意他们无需多礼,坐下先吃东西。

那名更加稚嫩的少女,见着她碗里的芝麻酱没有放糖,不由得泪眼涟涟,粉雕玉琢的面颊微瘪,透着让人疼惜的委屈。

“净公子哥哥……”她轻唤着,却被那儒服男子身旁的月玲珑瞪了一眼。

“火锅不许放糖,不然饿你三个时辰。”

被月玲珑凶了一句,稚嫩的少女愈加委屈,看向儒服男子求救的胆识也被吓没。

好在那儒服男子收起了棋盘,打着圆场。

“笋儿快吃吧,不然等会儿玲珑下筷子,你连咸的都没得吃。”

突然,公子净有些好奇,因为这六百年来,月玲珑似乎不仅仅是吃火锅要吃咸的,便是连平常的吃食也很少放糖。

“你就这么讨厌甜口?”

见着公子净的笑容,月玲珑神色柔顺,又哪里有刚才凶竹笋儿的模样,眼眸柔柔,然后认真的点头。

人以食为天,妖也一样。

即便她是月华成妖,也不碍着她吃火锅,除非火锅里被人恶意放了很多糖与蜂蜜,难吃的实在下咽。

“自古甜咸不两立。”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06 自古甜咸不两立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