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 花念凡

这是整个北疆都知道的事情,或者说整个天下的修者大都知道,只是从来没有人敢提起。

就如同那位仙君白帝与南大仙子和离,又娶了南二仙子,事关北疆那位红尘魔尊的往事,亦是天下公知,但却无人敢提的秘密。

那位以妖身入魔,具倾世之姿的红尘仙子,于二百三十一年前执掌北疆,登天门大宝,继魔尊位,成一方域主。

也是那一年,她未曾婚配,却不知怀了谁的孩子。遍受朝政议论与责难,但随后的一些年里,她以雷霆的手段,将那些风言风语打压,直至再也无人敢议,便成了如今,一个半公开的秘密。

好在她所生下的那位小公子天赋极高,虽有顽劣风评,但总是不会去做错事儿,在北疆颇有声望,近些年来,世人也便不在意小公子的父亲是谁。

说不得只是哪位凡尘之人,就像是戏文故事中常写的那般,是那带着浪漫与凄美的仙凡之恋。

亦或者是那位红尘魔尊本就看不上世间男子,只是不知从何处寻了一人,掠了一道元阳,用以繁衍后代。

二百三十一年间,人们早已对当年的事情失去了兴趣,没谁会冒着得罪一方域主的风险,去刻意提起。

何况过去的那些岁月,这件事情早已被一些好事者编纂成了无数种野史,真假难辨,便是某一日真相浮出,又还有谁会去信。

当然,魅妖儿并非世人,也并非那些无知者。

她是花不语的嫡传弟子,如同女儿般被花不语养大,自然无比了解对方的生活与一些因系。

便是花不语从未告诉过她,魅妖儿也隐约能够明白一些事情。

师尊曾经有过喜欢的人,至今依旧在喜欢着,那人或许便是公子哥哥的父亲,只是师尊从不提起,她与花念便都不知。

但她却很清楚,就如同刚才告知王小凡的那些事情。

花不语未曾嫁人,又何来的夫君?又哪里能有人待她好了?

这问题实在是怪,便是那些不曾知晓因系的凡人,也不应该问出来,为何这位前辈,竟是会问出这种怪问题?

听着魅妖儿的回答,见到对方疑惑的视线,王小凡自然便能够明白,她没说谎。

那么,便是当年花不语说谎了。

可她为何要对自己谎称嫁人?还让整个天门的人,乃至整个天下骗了他?

何况那孩子修天魔大化功法,但血脉却有彼岸花的韵意。

王小凡微怔,思考了许多事情。

罕见的,他的心绪有些乱,理不清头绪,算不尽因果。

终于,他沉默了下来,看向了魉鬼。魉鬼没有看他,又解开了那只油纸包,像是想再吃一块儿银杏核桃酥,干脆把他自己辣到说不出话。

房间内,气氛亦是安静了下来,便是苏桃桃都有些不解,忘记了继续吃粥。

苏蓁蓁扬了扬眉,勉强起身,笑着走到魅妖儿身边,说去送送,算是缓解了尴尬。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苏蓁蓁转移了话题,总不至于让屋子里的气氛太僵,便是连她都有些看不下去。

当然,这个问题也确实让她好奇。她视同辈的魅妖儿与花念为朋友,但至今却不曾知晓两人真名。

显然,无论是‘妖魅儿’还是‘花凡’,都只是他们临时的化名。临别之际,总得唤声真名。

听到苏蓁蓁的问题,魅妖儿也亲切的挽住她的手臂,笑着回答。

“我叫‘魅妖儿’,那日云山上偶遇前辈,公子哥哥担心他是坏人,便没让我报真名,担心会遇到一些问题,如今倒是失礼了。”

随着两名少女的交谈,房间内的气氛仿佛也松动许多,刚才的些许问题也像是被遮掩了过去。

至少暂时看来,应该不至于再被提起。

“公子哥哥唤作‘花念’,不过他告诉你们的,倒也不是假名。”

对此,魅妖儿则有些得意,也觉得有些有趣。

这事儿,便是王小凡也有了些好奇。

那时,他在云山的山路上初遇两人之时,花念也对他报了名字。王小凡很清楚,对方说的或许是化名,从魅妖儿的反应就能看出来。

但问题是,那时便是连王小凡自己,也看不穿花念有任何说谎的意味,如同说着真话。

明明报的是化名,但却说的如真话,眼瞳无谎,至今王小凡也没有想通其中关窍。

“可他跟我们说,他叫‘花凡’呀。”苏蓁蓁有些奇怪,为何这不算假名。

“花念哥哥的小字本就是‘凡’,同辈人本就该唤他的字,便是焚城那位炼裳儿姐姐,还总是叫他‘凡弟弟’,叫的亲着哩。”魅妖儿的言语间有些醋意,每每想到这些,总是避免不了。

听到这些话,苏蓁蓁才恍然。这亦是她曾经从书中看见过的知识,北疆一些旧时代的贵公子,往往除却大名,还会有一个同辈唤的‘字’,名与字有所不同,但都会被寄托着某种祝福。

只是这种习惯太麻烦,久而久之,随着天下五大域的交流,便也没人会在这样用了,容易产生误会。

但若是真用,倒也并无不可,无非是友人记起来麻烦些。

所以,花念那时报名号‘花凡’,魅妖儿诧异,是不解花念为她虚说假名,他自己却报真名。

故此,花念说的本就是真话,那么就算是王小凡也不可能从那少年的眼瞳与表情中,探查出什么假意。

真话往往才是最无懈可击的谎言。

“花念、花凡……倒都挺好听的。”苏蓁蓁笑了笑,打趣道。

只是将这名字念了两遍,苏蓁蓁却又突然怔住。

魅妖儿也突然怔住,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

她有些慌乱,也有些手足无措,于是左看了看,右看了看。最终她松开了苏蓁蓁的手臂,向着屋内的王小凡看了看。

仿佛发现了什么一般,魅妖儿的眼眸间愈加慌乱,急的快流出眼泪,似乎得知了某个惊天秘密,担心会被杀了灭口。

“对、对了,我就先走了,下次再来看望你们。”说罢,这名小丫头就手忙脚乱的离开,竟是不敢在多说一句。

苏蓁蓁也像是猜着了什么,视线有些闪躲,终究没敢往屋里看。

“我、我去送送妖儿。”她寻了个借口,也溜出了屋子,留下几响金铃声。

房间内,更加安静,透着几抹奇异的氛围。

魉鬼不知何时,再度将那油纸包打开,吃了一块银杏核桃酥,被辣的泪眼直流,也跑出去找水喝,顷刻残墨无影,他竟是用了移形心法。

房间内,便只剩下了王小凡与苏桃桃二人,愈加安静。

苏桃桃依旧在喝粥。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