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庭有枇杷树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入夜,小榭风廊内,竟是透着流水潺潺的响声。

秋夜的风与小溪流水,像是一曲温婉的奏鸣,让窝在书房里的那只肥雁也展了展翅。

一声清鸣,那只肥雁才发现,花念不在书房之内,书案上的那些文书,则是处理的井井有条,整齐的放在那里,在静静的灯火照耀下有些孤单。

离小溪不远的地方,那名华服少年正在用双手挖着泥土,他丝毫没有介意手与衣摆变的脏兮兮的,偶尔还会用袖子擦擦脸上的汗。

寻游护卫的辰武发现院子内有异动,便即刻前往,防止有人对新宗主不利。

只是当辰武赶到之时,却意外的发现,那异动正是新宗主花念。

他有些不解,尤其是看着花念挖着泥土的狼狈模样,顿觉难言。

“您有什么事情,尽可吩咐我们去做。”辰武如此说道,不知花念是否对这院落不满。

花念看出对方的想法,不禁笑着摇头。

“只是种一棵树罢了,幽姐姐以前提过,她也挺喜欢枇杷树的,就是旧时的小榭风廊没有,她担心魔泉前辈难过,也就没敢种。”

听到花念的话语,辰武这才发现,花念身旁有株枇杷幼苗,他正栽进泥坑中,又很细心的埋好了土。

辰武不好帮手,只得静静的护卫在一旁,看着浩瀚夜空。

今天的夜很晴朗,也罕有的安静,没有前来闹事儿的人。

大抵是这样的好夜色,便是那些对花念不满的人,也都安居在家,享受着和乐的时光,总不好一直倔强不停,偶尔也得有个歇息。

许久后,花念栽种完了那株幼树,便在小溪旁净手洗脸,倒也不太讲究。

“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我的境界又不弱,寻常人哪里害的了我。”

对于辰武的尽责,花念并不奇怪,想来也是他念着魔泉父女的恩情,在忠实的履行着魔幽信中的请求。

对此,花念自然也是感谢,尽量让步体谅。

辰武沉默片刻,行礼准备告退,但他却有一件事情想问,也在心中疑惑了许久。

“以您的眼光,当时为何会落入我们的局中?”

这是辰武至今疑惑不解的事情,花念显然慧识过人,思量深远,寻常算计的谋局又哪里会害的了他?

但在最初的时候,他为何那般轻易的落入了己方的圈套,被逼的用了‘万里符令’逃往到中州洛城?

若是不落入这个局中,他倒也不至于吃这么多苦。

听到此言,花念怔了怔,这才想起那时的事儿,不禁念着魔幽,笑容中有些苦涩。

原来从那时开始,她竟是连‘万物符令’会落在洛城都算到了。

只是就算提前知晓一切,进而重来一次,他依旧不会犹豫,会为魔幽取来那枚‘骨戒’。

“幽姐姐这个局确实有趣,我自然知道她让我闯骨宗是场算计,但我还是得去。”

听到此言,辰武愈加疑惑。

为何明知是局,还往里跳?

“因为她想要那枚骨戒,我得取来给她。”

花念的言语很是简单,却又透着些难以言喻的宠溺,唯独眼瞳间的缅怀,透着两分再也无法抹平的痛楚。

这是很简单的回答,简单到让人无法反驳。

“二十九年前,我与她同游万枯骨山,有所机遇,寻到了一处密藏。”

就像是寻常传说中很常见的禁地遇宝,这对于修者而言是奇遇,但其实也不算太过罕见的事情。

或前辈隐世洞府,或先人遇难险地,偶有闯游修者,倒也会寻得一些前人的功法丹药或神兵法器。

“那是您与大小姐的天赐福缘。”辰武如此回应。

在辰武看来,大小姐人很好,自然应该受到上天眷顾,有所因缘际遇,自然是理所应当。

花念想着,听到辰武的话,却也笑出声来。

“其实那处密藏里面有些功法与兵器,但不算太值钱,至少对我与幽姐姐而言,没什么用处。”

听到此言,辰武也怔了怔,不禁觉得好笑。

他倒是把这点给忘了。

这两位都是世所罕见的宗门贵子,一位是红尘魔尊的独子,一位是天煞魔宗备受敬爱的大小姐,都是受宠至极的人物。

这两人又哪里会缺少资源,恐怕寻常修者眼中的滔天密藏,对他们而言也不过尔尔,随手便可得来。

即便世间真有些隐世大修,没来得及交代传承便坐化洞府,留给后人以密藏。但又哪里能贵重到与北疆天门和天煞魔宗相比。

“但那里面有一个故事,是坐化的前辈,临死前刻在石壁上的。”提及那时,花念的眼瞳中有些认真,也有些同情。

他知道,那刻在万枯骨山内,密藏石壁上的那个故事,或许也是个让人惋惜,令人遗憾的故事。

尤其是魔幽,更是听过某个传说,知晓某个被骨宗泯灭在历史中的真相,所以她告诉他,那个故事是真的。

“我不会与你讲那个故事,我没有那个心情。”

花念半开玩笑道,但辰武却觉得花念的笑容有些勉强,不自觉低下头暗自叹气。

“那时,石壁上除了那个故事,还有一行字。那位前辈希望继承了她所留下的功法与兵器的后人,能够替她夺回那枚骨戒,至少不要永远落在骨宗手中。”

听到此,辰武才明白,原来其中还有这么一段故事。

看来多半那时,收走那些洞府密藏的人是自家大小姐,她从小便爱管很多闲事儿。

否则没有这段因果,花念便是红尘魔尊之子,又怎能毫无道理强闯骨宗。

那骨戒,本来便不是骨宗之物。

“所以那时她说想要骨宗的那枚骨戒,我便立刻去拿给她。”花念笑道。

“当然对我而言,最重要还是她想要。”

小榭风廊之内,夜风吹动溪水潺潺,刚刚被花念种下的枇杷幼树,也将根脉与泥土紧紧契合。

可惜的是,那位黑裙女子终究是看不见了。

辰武不好在打扰花念,躬身行礼告辞,临别之际,他目光一瞥而过,竟是看见这名华服少年,有了些白发。

“宗主,我吩咐厨房为您准备些宵夜?”

花念怔了怔,然后认真道谢。

“多谢,我正好有些饿了。”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卷三 犹似当年醉里声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78 庭有枇杷树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