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这人得有多无聊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在两名少女前往厨房后,给茶壶添了些水的花念也重归客厅,坐到了王小凡的身旁,为他的杯盏续了一些。

这是续过水的茶,味道稍微浅些,花念便顺口多问了句。

“要不要添些茶叶?”

事实上花念并不需要,他比较喜欢喝淡茶,或者说静静的将一壶茶喝残,不停的续加沸水,由浓至淡。

或许在喜茶的人眼中,这种喝法很是奇怪,不懂风雅,偏偏他就是喜欢喜欢这种感觉,像是印刻在骨子里,如同静静的躺在竹筏上,随风而飘,宁静的一览两岸山色湖光。

“不用了,茶壶里有茶,只添些沸水也挺好。”王小凡淡淡回答。

听到此言,花念的眼瞳微亮,他看得出王小凡应该是个常喝茶的人,为何与他喝茶的习惯这么近似?都有些不合茶友的习惯。

虽无甚意义,却让他有种遇见知音的心喜。

“前辈你也喜欢那种悠闲的喝法?”花念好奇问道。

王小凡则是抬了抬眉,不知他在说些什么。

“只是习惯了。”王小凡的言语依旧平淡。

这是他早年养成的习惯,那时孤身一人行走天下,无人为他烹茶,他自然只是简单用沸水煮煮就好,否则来回换茶洗茶太麻烦。

最初这样喝茶的原因,只是因为他比较懒。

直到后来在南岭的怀城,找到那名花妖少女,他才不在懒,衣食起居也有了人照料,总算讲究了些。

唯一的问题是,那名勤快的少女最开始也误会了这件事情,他并非不想添茶叶,只是懒得去换。

她以为他喜欢将茶喝残喝淡,便一直尊重着他的习惯,也这样陪着他喝茶。

又是因为懒,王小凡从未开口解释过这件事儿,便成了两人喝茶的习惯。

直到当今,岁月早已将这个习惯刻在了骨子里,便成了真的,即便是如今照顾他的苏桃桃,也是这般为他泡茶。

只添新水,不另加茶叶,直到将一壶喝残,再换一壶新茶。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又聊起来,因为刚才的打断,花念也没兴致去管王小凡正在绘刻的是何物,随意提些北疆与中州的风俗民景。

这是很无意义的事情,对王小凡而言更是如此。

过往的岁月里,他早就养成了无比沉默的性子,若非是苏桃桃出现在他的生活中,他可能数天也未必需要说一句话。

他不擅长聊天,也不怎么喜欢聊天。

但有些奇怪的是,此刻的王小凡,并不反感这名少年为了熟络而熟络的聊天,即便他聊的还是那些地理或风俗图志上一眼便能记住的知识,王小凡倒也觉得稍有意思。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大抵是因为这少年是故人之子,所以有种熟悉感吧?

王小凡心中想着,也不知是遗憾还是怅然,最终却还是化成那句祝福。

这样也挺好的。

“对了,你既然疼惜那名少女,为何又总冷落她?”

王小凡指的自然是魅妖儿,他能猜到那丫头的真名,便没有唤花念告诉他的假名。

听到王小凡毫无征兆的询问,花念怔了怔,正喝着茶水的嗓子稍稍呛着,咳嗽了两声。

他将目光看向茶水中,确认身后无人,不会发生故事中那种常见的,让对方伤心的俗套情节之后,才偏开视线回应。

“前辈说笑了,我何时喜欢过那丫头。”

这是否认,也是认真的回答。

花念刚才从茶水中确认,魅妖儿没有在他身后,便是害怕那丫头听到此言难过。

当然,如果对方真的在他的身后,他可能会选择再说的委婉一些。

对于花念的回答,王小凡只是静静的看了他一眼。

这是实话,还是少年的倔强?

“可你在山上的时候,便是昏迷时也在护着她。”王小凡沉默了会儿,又说道。

随着他这一句,花念的眼瞳中泛着些不可思议的目光。

“前辈你何时在山上发现我们的?”

这一刻,花念才意识到这个很严肃的问题,他本以为是在那日清晨,魅妖儿摘着山果回来之后,王小凡才出现在山岩之上。

现在想来,或许王小凡出现的时候比他想象的更早些?

“在你们到达那座山上的时候。”王小凡安静回答,仿佛理所应当。

他留在洛城的任务,本就是看守那座云山,既然云山之上去了人,他自然不能放任不管,得立即去看上一眼。

这一眼,便看了一天。

花念的眼瞳睁的愈大,那抹不可思议渐渐变成了震惊。

这人……这么无聊的吗?

难道他就没事儿可做,竟是能看人昏迷一天?

念及此,花念心中对于王小凡的感激与怀疑,统统开始消散,转变为一种更为复杂的情绪。

简单来说,还是复杂。

不过如此,花念明白,想必王小凡也应该看见了他醒来时,将魅妖儿搂在怀里护着的一幕。

他见到自己那般举动,加之魅妖儿对自己的态度,若是如此料想,也合情理。

至于更深层次的问题,此人是否对自己与魅妖儿的身份存疑,花念已经不再去考虑,既然此人早已在山上观察,想必应该已经猜到自己与魅妖儿与他说的是假身份。

既然对方没有提,他便也不会提。反正许下的报酬只会多,不会少。此人也已经用实际证明过,他没有加害之心。

“其实我自小把妖儿当成妹妹看待,虽愿意疼惜她、爱护她,对她却并没什么男女之情。”

这一次在王小凡面前,花念没有在称呼魅妖儿为‘魅儿’,他唤的是他常叫的那个称呼。

既然王小凡已经点出那种隐瞒的可能性,花念也不好再完全假装,这一点称呼的变更,便是双方间对于身份的一定妥协。

唯一的问题是,花念还不确定王小凡是否真的猜准了他的身份,他更是不曾知晓王小凡的身份。

花念的解释很普通,就像是那些通俗故事中,常见的拒绝戏码,标准到找不出缺点。

王小凡则是沉默了片刻,然后看向他。

“你喜欢这种调调?”他依旧觉得花念在说谎。

“……”

花念沉默着,不知该怎么回答,脸色有些难看。

王小凡察觉到花念的情绪变化,微微抬眉,有些不解:“刚才我这个笑话不好笑?”

对这个故人之子,王小凡的话难得有些多,甚至想开个玩笑。这是以前魉鬼说过的,适当的玩笑能够拉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感。

问题是——

“前辈,你是哪儿的人?你能告诉我哪儿的人开玩笑的时候,一点儿都不笑的吗?还用这种阐述事实的认真反问语气。”

花念的情绪有些糟糕,即便是他也觉得与此人交流实在费劲。

这人为何至今还没被人打死?

又是怎么娶到妻子的?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卷三 犹似当年醉里声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22 这人得有多无聊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