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暗中人

稍远处坐着的王小凡也察觉到了这里的变化,不禁罕见的有些凝重。

即便不用去看那玉匣内里,王小凡也知道玉匣之内究竟装着何物。

天下间值得白帝以剑意封存的东西不多,能够透着这般浑圆深厚的魔息之物,更是举世罕见。

何况对于这股凶煞气息,天下间罕有人比他更熟悉了。

“他竟是将此物送来与我?”

便是王小凡也没有想到,白帝竟是做了这个决定,眼瞳间泛着些哭笑不得的情绪。

这哪里算是新婚贺礼,简直是个烫手山芋。

虽然王小凡早已料到白帝对他不久前的行为颇为微词,但却也没想到对方会这般小家子气。

听到王小凡开口,秋诗这才转过身来,恭敬行礼。

她自然在一进屋时,便察觉到了王小凡的存在。但那时王小凡看似在思考事情,她便也不好上前打扰,于是静静等着。

此刻王小凡主动问话,自然便是有了功夫,她得认真回应。

“姑爷说,天底下没谁比您更合适收着这东西。”秋诗转述着白帝告知王小凡的言语。

“何况他还要去各地寻游,再找新的,不然先被别人寻完了,也是一件麻烦事儿。”

“反正他也不方便将这东西带在身上,也不想劳烦姑娘替他看着,还不如直接送与您。”

听到秋诗的话语,王小凡的情绪颇有些复杂,最终却是无奈一笑。

东西既然送来,也总没有不收的道理。不过听秋诗所言,似乎倒也有些别的意思。

“还有谁也在寻这东西?”

王小凡顿了顿,不禁轻皱眉头,开始思索。

这玉匣内的东西,自然举世无双,但对于天下众生而言,却应该算是百害无用。

除却自二百三十一年前,开始寻游天下,将流落在浮生大陆四处的同类此物收集封印的白帝,竟是还有他人在寻找?

听到王小凡的询问,秋诗没有回应,只是有些歉意的低着身子。

事实上,这亦是白帝的嘱咐,也是白帝让她送来此物,顺便想要询问的疑惑。

“姑爷也想问您一句,是否对此有些猜料。”

王小凡沉默了会儿,示意魉鬼将玉匣递给他。

魉鬼自然恭敬的走来,只是捧着手中玉匣的胳膊越来越僵,听到两人言语,他更是落实了刚才的心中猜测。

若真是那东西,便是在如何小心与警惕也不算过分。

“尊上,这东西为何不毁掉?”

魉鬼额头依旧沁着汗水,看向那只玉匣子的眼瞳中有些犹豫,然后如此建议。

“自然是不好毁掉。”

王小凡接过玉匣,言语间是理所当然。

就像是他们三人当年围杀太一魔尊,为何无法确认对方真的被完全杀死?

自然是确定不了。

这是在简单不过的理由,做不到的事情,自然做不到。若是强行去做,也许能够成功,但依旧会延伸出许多更麻烦的问题。

尤其是毁掉玉匣内里的这种东西,他们曾经并非没有做过,但却出了难以想象的乱子。

这种事情,吃一次亏就好,总不能总往坑里跳。

“暂时只能收起来,让它们不再见天日。”

听到王小凡所言,魉鬼若有所思,只是神情更加凝重。

虽一直听闻当年那位禁忌魔尊境界盖压万古,可斩同辈仙君,诛杀了那时的古佛祖,但魉鬼至今,却也没有太过清晰的概念。

那位禁忌魔尊究竟强横到了何种地步?

竟是在他死后,而今的几位域主,都不敢放松大意。

王小凡没有在意魉鬼在想些什么,就算知道,也难以回答。因为即便是他,也难以估量当年那位太一魔尊的实力。

那年殒天之战,他与白帝、无名,历经万难,才将太一魔尊从中州的某处禁域逼出,而那时的太一魔尊,依旧未愈当年道伤。

他不仅输给了仙韵道体半招,却也输了一辈子,道伤蹉跎着他的修为,磨损着他的命源,从未间断。

所以他们三人将太一魔尊逼迫出战时,对方虽然已经掠夺了万万道命源,但依旧是重伤垂死的状态,与传说中的巅峰相距甚远。

即便如此,他们三人也险些溃败,若非南岭来的那场晴天雨,多半要被重伤的太一魔尊反杀。

……

……

王小凡静静的将那只玉匣捧在手中,不知在思量些什么。

就如同看着浩瀚云山中的那道坟墓,眼瞳中是罕有的无奈与忌惮,最终他轻轻叹了口气,还是选择将玉匣打开。

有他在此,自然不需要白帝的剑意封印。

玉匣轻启,房间内顷刻间充盈着某种煞意,这种让人战栗的煞意,浸着磅礴的血气与战意,如同千军万马,如同殒天的威压。

秋诗以境界护着心脉,没有受到影响。

魉鬼也将苏蓁蓁护在身后,不至于让苏蓁蓁受伤。

王小凡自然更不会受到分毫影响,只是沉默的看着玉匣之内那些漆黑的玉石,心绪有些复杂。

那些玉石是罕见的幽暗之色,透着一种与世间格格不入的诡异。玉石之中,如同灵力流转,游走着道道暗痕。

像是虚浮在暗夜中的魂灵,弥漫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玉石周围,便是天地间的灵力也隐隐凝结,像是火焰遇到寒冰,纷纷有些溃散之意。

“天底下还能有谁在寻此物?”

王小凡不禁挑眉,实在想象不出此物究竟还有何种用处。除非是他这般层次的人物,想要重走那位太一魔尊的老路……

念及此,王小凡不禁想起初遇苏桃桃的第二个月。

那时,他带苏桃桃姐妹去了一趟云山,在那云山的深山里,他遇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人,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若是曾经那位和他一起下棋的古怪公子呢?

王小凡突然觉得有些意思,心中继续思量着对方的身份,眼瞳中也有些不一样的情绪。

秋诗也站来王小凡身旁,不禁好奇的问道。

“您猜着那人是谁了?”

显然,这件事情是大事儿,白帝特别嘱咐过她,一定不要忘记询问王小凡。

王小凡顿了顿,点了点头。

“我想到了一个有些可能的人,我虽没见过,但却也听过他的故事。”王小凡不禁扬眉,想着北疆流传的某个传说。

那时的他还不是北疆的魔尊,只是个魔修,也没有得到那《天魔大化》。

“但听说他死了,很早就应该被太一前辈杀了。”

传说中,那位儒雅温和的公子,是太一魔尊唯一的弟子。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卷二 沧海月明珠有泪

卷三 犹似当年醉里声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74 暗中人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