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她看了她一眼

长水剑宗的迎亲队伍到了杜族,自然受到了热情款待。

出门迎接的是金陵杜族老祖,赘婿族主杜世美与主母杜媚,则是恭敬的侍候在一旁。

长水剑宗柳十三,道修六阶出窍境界,素有‘长水剑鬼’的诨名,一身修为道法精深,金陵杜族无人可比,自然敬畏。

只是迎亲队伍临至,金陵众人却愈是不解。

为何那名长水老祖竟随侍在象辂旁,那躺在象辂上,无趣打着瞌睡的稚嫩少女又是何人?

“你们去给这位姑娘做一碗莲子羹,要精细些。”

长水老祖与金陵杜老祖点头致意后,这是他对金陵杜族众人说的第一句话。

既不是寒暄,也没直入联姻正题,反倒是要了这样一种街边随处可见的小食儿。

只是那碗莲子羹,在长水老祖看来,似乎比这次姻亲还要贵重。

随后几语,在杜族老祖将他们引进门时,他向众人告知了那名稚嫩少女的身份,谨慎叮嘱,不可怠慢。

顷刻间,众人拜倒,只是象辂上的小铃铛依旧在小睡,谁也没理。

无奈下,金陵老祖亲自安排了一间最好的厢房,抬着这位小姑奶奶过去,杜族主母则是亲身到了厨房,看着那些名厨做好莲子羹,一道工序也不敢怠慢,而后由她亲自端去。

小铃铛挥袖开门,那碗莲子羹进房,人却被她晾在外头。

当然,谁都不敢生气,也没生气。

……

……

入夜,东侧厢房,长水老祖安静下榻。

这里离金陵老祖的居处很近,离小铃铛的居处很远。

有敲门声,灯火摇曳。

“进。”

不在那位小姑奶奶面前,他自然最大,更何况深夜拜访的并非杜族老祖,而是孙辈柳成阳。

“祖父。”

柳成阳进门,恭敬行礼,眼瞳中有些深意。

“那位仙子姑娘……”

“掌嘴。”未等柳成阳说完,长水老祖便沉声呵斥,没有留情。

他何尝看不出来,一路之上这个孙辈偶有的看向小铃铛的目光。那是什么意思,他很清楚,但这实在太蠢。

柳成阳怔了怔,扇了自己一巴掌,却有些不服。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想来若是让那位小姑娘爱上我,便是南大仙子都说不得什么。”

柳成阳自然心动了,本是因为小铃铛的钟灵秀美,谁曾想她还有那么深厚的背景,恐怕真要能娶,进而得到南大仙子与太白宗的拂照,未必会比娶到阴阳合欢体差多少。

甚至比后者更稳妥些,毕竟修行路上,便是得天材地宝,易筋改髓,也未必能活到最后,成为一方强者。但已有的强大势力宗门,却是板上钉钉。

“南大仙子与太白宗的地位毋庸置疑,您认出那把古剑为真,自然也应该明白,能将那把传说中的古剑交与那位小姑娘,南大仙子对其是有多疼爱。”

柳成阳所说之言,长水老祖自然明晓,比他知道的更多。

“传说中,南大仙子剑不离身,没有子嗣,如今将那把无双神剑传与这位……自然便是将她当成亲女儿看待。”长水老祖亦是点头。

听到祖父赞同了自己的观点,柳成阳的眼睛有些发亮。

若是他真能讨得那位小姑娘的欢心,与她私定终身,那岂不成了南大仙子的女婿?

这天下又还有谁敢对他对长水剑宗不敬,莫说不得到那阴阳合欢体,便是不在修炼,这天下也无人敢轻视。

“那祖父为何阻止我……”

“你何德何能?”

长水老祖看了柳成阳一样,不知为何,觉得这个平日精明的孙辈,今夜看来竟有些蠢。

南大仙子视若己出的弟子,怎会看上凡俗之人?

因那些虚妄的甜言蜜语?还是花田月下的纸鸢与首饰?

“便是你能将我长水剑宗双手奉上,那位小仙子也未必肯要。”

长水老祖如此说道,心中却是明白。

不是未必肯要,是一定不要。

到并非矜持或护誉,恐怕只是最单纯的……看不上。

若是自己这位嫡孙真敢去孟浪,被打个半死还算好,多半也会牵连长水剑宗。

多做多错,不做不错。

“别把你那一套搬出来现眼。”长水老祖警告道。

听到此言,柳成阳虽不太服气,却也是汗流浃背,不敢违逆。

在他看来,那位持剑的稚嫩少女不外乎就是个刁蛮的小姑娘,又能懂什么?

正是花田月下,春心萌动的年纪,对他这个花丛老手来说,还不是信手捏来?

但柳成阳还是暂时压下了心思,没敢在眼前表露出来。

“那祖父……我此行迎亲之事?”

听闻此言,长水老祖才略微沉吟,像是在思衬些什么。

“既然南大仙子走了,便照常行事。”老者顿了顿,像是在说服他自己一般。

“有两族婚书为凭,父母媒妁做聘,嫁娶周详,又非是欺男霸女,只是给你娶一妻一妾,没什么错的。”

听到此言,柳成阳恭敬守礼,倒是没什么意外。

便是他也明白,娶到那位阴阳合欢体的女子,便能以其为炉鼎,洗练筋骨,助他未来拥有比祖父柳十三更高的境界与实力。

那可是长水剑宗在鼎盛数百年,乃至繁荣千年的不可忽缺的机会,近在眼前,自然不需要犹豫。

他之所以这样多问一句,也只是因为听闻那位苏姓女子不太肯嫁,想来祖父也是忧虑此事,担心为那位小仙子所知,造成些不好的印象。

但一个弱女子而已,想要掩盖住她的意愿,让她闭口不言,实在有太多办法,不足为虑。

“但也记住,别让那位小姑娘去杜族后院,伺候好了便赶快送走。”

长水老祖嘱咐道,显然还是颇有些在意,让柳成阳做事谨慎些。

……

……

月光如水,夏夜微凉。

被禁足的苏桃桃不许离开院子,此时正在屋内缝制嫁衣,手指有些僵硬,针脚不太走心,很是随意。

苏蓁蓁也被安排在了同一座小院子内,因无事可做,便出了屋子,摘些桑葚。

院内有两株低矮的桑树,上面结的桑葚已经熟红,看起来透着些甜意与芳香。

这两天,金陵杜族倒是没有找她们姐妹的麻烦,大概是婚期将至,他们也担心激怒姐姐苏桃桃,惹些乱子麻烦,便给了她们清净。

一名稚嫩少女坐在院落的墙上,晃悠的脚丫。

她纤细稚嫩的玉足很是好看,莫说靴履,甚至连足衣也没有穿,皎洁的脚踝上,响动着一串金铃,发出清脆微鸣,很是好听。

正在摘桑葚的苏蓁蓁抬头,看到了她,她也看了过来。

视线同样的清澈,各自透着些好奇。

那名铃铛少女端着一碗莲子羹,坐在墙上,偏了偏头,她晃了晃手中的碗。

“你想吃?”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