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这样就好

南岭的月辉很亮,映入瑶池的水面,波光粼粼更是好看。

唯有些破坏这份美好的,是漫地的鲜血,血液融入池水,散开微微波纹,破了水中明月。

华服男子静静的坐在宴上,看着远处当年收留在身边的少女,暗叹她为何这般倔强。

映着明月,她站在生死台上。

她没有看向自己,也没有向瑶池的主人请求。

这里终究是南岭,万兽峡虽离瑶池远些,也属于南岭。

所以他没有道理出手,坐在瑶池玉座之上的那水绿衣裙的女子更如此。

生死台上,只有那名娇小少女和那些兽妖。

她只有一个,他们却有很多。

“小凡小弟,在看下去,你带来的那丫头就真没救了。”

玉座之上的女子声音慵懒,眉眼泛着一丝倦意,她伏在椅子上,比月华还要柔媚几分,却无人敢多看一眼。

她说话时,瑶池是静的,便连生死台上都停了下来。

华服男子没有回应,静静起身向生死台走去,有些无礼。

但即便是瑶池与会的那些妖族宿老,也没谁敢指责他的无礼。

静静临至生死台前,便是那些万兽峡的兽妖都看的胆颤,不禁看了眼瑶池这边的玉座。

“您与青帝有约,这里终究是我南岭妖域,便是您……也不能乱来!”

兽妖们畏惧着华服男子,周身都在打颤,他们也知理亏,但在这方南岭,那位大人也不好任由他们死于这位手中。

王小凡没有看向他们,静静的看着生死台上的那个丫头。

就像是当年他从怀城外的芦湖将她捞起一样,浑身是伤,衣衫染血。

有别人的,也有她自己的。

为何总让自己这么狼狈?

少女静静站着,见到王小凡走来,敛去手刀,低垂着头,只是因为重伤与失血,脚有些不稳,意识模糊。

她将唇咬破,提着精神。

月华之下,夜意微凉,生死台上下,没谁敢去打扰,都在静静的等着,恭敬的坐着,他们想知道这位华服男子会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只有那水绿衣裙的女子,坐在整宴的主位玉座之上,闲饮着茶,品着糕饼,觉得魔修好生无趣。

“你可愿拜师于我?”

王小凡突然说道,周围愈加的安静几分,有些难以置信。

便是众多妖族宿老,或是那些随行的魔修大将,都惊讶难言,不解王小凡为何会做这个决定。

他收徒,自然是不一般的。

北疆天门,没有限制魔尊收徒的规矩。

但这位华服男子的性子,又岂会是招惹麻烦的,恐怕他收上一个弟子,已是不易。

魔尊的唯一弟子,自然就是未来的魔尊。

瑶池会上,愈加安静了些。

便是生死台上那些兽妖,都沁出豆大汗珠,暗恨当年做了些何等蠢事。

若她而今只是一介婢女,那便罢了,哪怕她是魔尊的婢女,也没有让他们数族偿命的道理。

弱肉强食,生死有命,本就是丛林的法则,在万兽峡更如此。

但整个天下都知道魔修不爱讲道理,更何况,这名华服男子是北疆最尊贵的魔尊大人。

若她成了魔尊的弟子,北疆天门又哪里会顾及那些道理?

这一刻,便连玉座之上那水绿女子的眼眸也微微亮起,像是觉得有趣,开始剥着桔子吃。

只是她所看向的,是那名重伤狼狈的娇小少女。

“你若点头,我便能替你将万兽峡这些人杀尽。”王小凡顿了顿,指了指远处玉座那水绿女子。

“便是她也没道理在护着他们。”

落叶如水,偶有微声,静的宴席上的人能够听清。

所有人屏住呼吸,生怕漏听些什么,任谁也未曾想到这等变故。

生死台上,娇小少女安静无声,恭顺的立在华服男子身边,眸间没有喜悦。

她沉默着,整个瑶池便等着她。

直到她抬起头,鲜血浸染鬓角,显得有些倔强可怜,但眼眸间没有丝毫的委屈与渴求。

只是静静的,像是秋风入水,再无涟漪。

“公子,我不愿。”

……

……

夜月尽望,不知思落谁家。

洛城夏夜的月,与当年南岭的瑶池倒也甚为相像。

王小凡怔了怔,不知自己为何会想这些蠢的。

天下的月亮本就只有那一个,哪里又能不像。

他看了看腰间系着的香囊,因今日苏桃桃偶然碰落,不禁忆起些当年思绪。

一声公子,王小凡已经记不得那丫头叫了多少年,但这二百三十一年,他却未在听过她唤一次。

也不知是不想听,还是不敢听。

“尊上可是忆着红尘大人了?”

天台之上,魉鬼踏步而出,守在王小凡身旁。

云山那里已然妥当,归来的他自然护佑在王小凡身边,今日苏桃桃姐妹与王小凡那些话,他自然也听着。

魉鬼有些动容,却没有宽惜的打算。

此时见王小凡天台散心,倒也推测出来一二,因为他今日来了天台,却没有看向星空,只是握着那个腰间锦囊。

里面是那颗明月珠。

王小凡看了魉鬼一眼,对方恭敬的低下头,一副任凭责罚的模样让他也不好说什么。

没有责怪魉鬼僭越,王小凡收回了视线,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向着另一边走去,看着星空。

这一次,他只是在看着星空。

“不语丫头还好吧?”他问。

听到王小凡开口,魉鬼的眼眸都亮了些,声音有些激动。

两百三十一年,一直都是他在主动提,王小凡却从未问过一次。

即便不久前,他返归过北疆,又主动给王小凡提了一次,还为那位捎了盒酥饼,王小凡依旧没有表现出太多情绪。

“好、自然好。”魉鬼急忙回应,想多说一些。

但想起花不语之令,禁忌他们对王小凡多言她的一切,便也将那些想说的强行咽了回去。

“红尘大人她……要不您有空,回北疆看看?”

魉鬼提议,觉得有些激动。若是真能如此,很多问题便会得以解决,无论是他还是其他人,也总不至于生生的干着急。

只是话出口,魉鬼却又觉得有些蠢。

王小凡不会离开洛城,那位红尘魔尊也不会过来见他。

二百三十一年前,殒天一别,两人至今便再也没有联系。

王小凡心绪微动,自然不会回去。

理由,便是连他自己都未去深想。

不是想不明白,只是不敢去想。

“挺好就好。”

他轻轻道了一声,又想起今日苏蓁蓁那些话,不禁轻松了些。

“这样就好。”

这句,是他与他自己说的。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卷一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