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非法税务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信仰,姑娘们。”乔治说。

菲兹行星居住空间站上,一座座中继器之间连接着密密麻麻的磁流体风暴——它们是机车骑士们的赛道,也是美利坚在木星的主要交通枢纽。

乔治带着苏绫一行人搭上了城际大巴——远远地看去,巴士的造型像是一只鳐鱼。

乔治坐在靠窗的位置。

他问:“你们信教吗?”

苏绫:“只要能给钱,多少信一点。”

夏夏:“我信过!小时候隔壁配给餐打折,说信主持人的教派有免费鸡蛋!”

玛丽小姐姐摇了摇头。

乔治熟练地给三位小姐姐切开面包,分到盘子里,明晃晃的刀子抹上黄油和牛肉酱,拌上速食干果,一份简单的午餐就这么做好了。

“有人信基督,信上帝。”乔治说着,刃口指着大巴里的其他几个乘客。

他们或多或少都是白人,于是乔治开始讲汉语。

“红脖子们喜欢十字架——他们用一个虚拟的神祇来给自己加油打气,因为人做不到的,神可以替他们做到。”

红脖子是乔治对美国土著的称呼,牛仔们在放牧时喜欢大帽子,但炎热的空气让他们穿着透风发汗的低领衬衫,脖子也会晒伤。

“黑头皮喜欢摩门,拜火教、自然德鲁伊教,还有科学神教,只要行之有效的东西,因为这些神对他们有利。”乔治晃了晃刀刃,对着车厢里的有色人种指指点点。

“不安定环境下,繁殖欲会朝向一夫多妻的教义靠近,自己喜欢小宠物则会倾向动物保护主义,自知痴愚于是去神话科学这种证伪的工程工具。”

乔治又将刀尖指向了黄种人。

“而你们有趣得多。”

刃口闪烁着黄油的辉光,直指苏绫。

苏绫:“我们离目的地还有多远?”

“最近十五英里有一个车行,我们去那里挑马。”乔治作答,随即又开始喋喋不休,“很久很久以前,你们拜伏羲,我知道易经,他是你们的地理老师。”

“后来你们拜孔子,这是你们的文学老师。”

“再后来,你们拜李耳,我也读过道德经,那一位应该是教授仁义礼智信的哲学老师。”

“你们有三清圣人,有十殿阎王,也有托塔天王和生死判官。”

“可他们全都是人——”乔治敲了敲重点,骨节磕在巴士的大桌板上。

“——是真实存在的,普通人。”

这一敲,仿佛是喧闹的夜里,平白无故扯出一声响亮的枪声。

叫乔治用刀子指过的客人们原本忿忿不平,此刻纷纷安然落座,两手放在胸前,敢怒不敢言的模样。

看来,他们都听过乔治的威名。

苏绫倒是好奇起乔治现在的身份——第一印象来看,这位老人家的小屋里,陈列着不少奖杯,但看他的打扮和起居室的装潢却十分朴素,不像个有钱人。

空荡荡的教室,空荡荡牧场。

——仿佛一切都在说,这只是个孤独的空巢老人罢了。

“这很有意思,贪狼。”乔治言归正传,将苏绫游离不定的心神拉了回来。

“不同的意识形态形成了我们的民族文化。而文化又养成了每个个体的行为习惯,最终变成我们将会相信的事,已经完成的事,和即将奔赴的事。

就像是……机车赌博。”

苏绫精神一振。

乔治接着问:“你有多少本钱?”

“四百余万通信货币。”苏绫答。

乔治:“准备赚多少钱?”

“当然是越多越好——”苏绫笑道:“我不是那种嫌钱少的食草系动物。”

“为什么你会相信,并且对此事奉为真理,只要投入了赌注,就会获得丰厚的奖励?为什么?”乔治问。

“因为每个人都相信它……”苏绫也说不出理由。

“因为每个人都相信它。”乔治将刀子插进桌板,吓得夏夏浑身一紧。“那么,作为一位合格的导游,我要向你告知的必要之事就是这个。”

“——在我们到达木星的碎星带之前,它是一片处女地。”

“开垦它的过程十分艰难——但我们坚信,它拥有地球难以匹敌的能源矿藏,只要合理收集利用,我们的国家将会走上一条你们走过的可持续发展的光辉大道。”

“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美利坚从一个海权资本强国,做了将近两百年的货运商务生意,回到基础建设要务时,工人们的工作热情和基础幸福都难以保障。”

“太阳系联邦向我们倾销轻工业与医疗产品,用于夺取木星能源公司的股份和劳动力。”

嘟嘟——

巴士停下了。

一行人匆匆下了车,他们来到了一座钢铁之城,中继能源站在城市的顶端,而整个大城的格局颇有点新纽约港的味道——他们的背后是广袤无垠的星海,面前是钢铁所铸的时代广场。

乔治说:“我们开始和以往一样,为了保持自主权,开始销售‘幸福证券’。”

这玩意叫国债——也是每个美国公民都会接触东西,就像是手头有了一些钱之后,为了逃避通货膨胀的贫穷病带来的困扰,国家发行的理财产品。

“后来我们发现幸福证券依然无法解决失业率和关于调整工作时间的公投。于是我们开始了新的游戏。”

“一开始是彩票。”

他们走过新华尔街,老巷的旧墙上依然能看见一联联开奖公告,这种博彩活动还在继续。

“我们向任何组织售卖能源,每一个年度抽出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三来资助博彩事业,并且设立新的法案,工作六年以上的合法公民,才拥有限量购买彩票的权利。”

百分之三的国民生产总值,这个数字让苏绫惊得目瞪口呆。

“不止这些,后来,机车竞赛诞生了。”乔治带着苏绫几个来到了售彩窗口前。

窗口排着一列列长队,就像是欢度新年那样,每个人眼里都透着一种叫“欲望”的光芒,时而兴奋得不能自已,浑身都在颤抖。

“我们拥有能源,但不知往哪儿输送,远方的星空太遥远,身后的地球太贫瘠。”乔治说:“于是,无处释放的精力成了一场场机车比赛里充沛的燃料。”

玛丽小姐姐眼里也透着那种奇异的光,她扯着夏夏的衣裳。

“你看好哪个?”

夏夏不知所措,也不晓得如何回应。

“只需要一张奖券,我们可以从中继站边上刮着大风的屋子,搬到新纽约城的独栋别墅里。过去踩着你脑袋过日子的工头,他的女儿都会哭着喊着要来嫁给你。”

过了好久好久,才排到乔治一行人。

老头儿向窗口抛去五美分硬币。

“而世上最珍贵的东西,世上最廉价的东西。”

售彩员咬着一张占卜用的八卦图,贼兮兮地探出脑袋,还给乔治一张彩票。

“世上人人都觉得自己拥有的东西。”

“叫做运气。”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七章 非法税务
确 定